第六十九章 老祖传下的家族底蕴

  ……

  他爆发起来的气势非常不俗,比起前些时候从钱主事身上见到的气势,犹要灼烈数分。

  十分显然,王宵翰的身子骨是颇有底蕴积累的。

  只不过因为曾经失败过,意志太过消沉,满心想着守着二十亩灵田直至老死。

  “呵呵~”王守哲无视了他的气势与暴怒,淡定自若道,“刘氏刘胜豪,赵氏赵道元。这两个名字,六爷爷不陌生吧?”

  王宵翰震惊之余,逐渐收敛起了气势,恢复到了一副老农的模样,表情凝重道:“此两人均是走的灵台之路,有传言不到五年左右,他们都会尝试冲击灵台境,乃是我们家族最大的麻烦。

  “不过守哲你也无需太担心,待你与柳氏千金成亲,诞下子嗣后。如今一门三灵台的柳氏,断然会想办法庇护我们。家族只需要你熬到灵台,便能立稳脚跟了。”

  柳氏那三个灵台老祖,和王氏的血缘关系都很深,尤其是在紫府学宫发展多年的柳萱芙,实力恐怕已到了深不可测的地步。

  而且她与珑烟老祖,还是表姐妹关系。

  呵呵,原来是指着这一茬啊。难怪心安理得地当咸鱼。

  王守哲分析,六老太爷王宵翰是冲关失败后,典型的自责式鸵鸟逃避心态,不敢再扛起任何责任。地球现代社会中,这种人也很常见,例如创业失败信心遭受巨大打击,从此一蹶不振等等。

  对付这种人,最好的办法就是断绝他所有希望,斩断他心理上最后一根赖以慰藉的稻草。

  王守哲嘴角露出了玩味的笑意,把玩着质朴的茶杯:“可惜啊可惜,我已有确切消息。赵氏与刘氏,都已经秘密准备好了,刘胜豪与赵道元,均已经在做最后关头打磨,随时都会向灵台境发起冲击。两家只要有一个成功,便没有了我们王氏的立足之地。”

  “若我是刘氏赵氏家主,一旦家族有了两个灵台境老祖。必然会先隐瞒此事,并寻找机会偷偷冒险出手,将王守哲斩杀于守孝期之内。”王守哲淡然道,“我与柳氏千金不过是仅有婚约在身而已。柳氏即便觉得羞辱愤怒,但多半是不会帮我报仇的。”

  他十分清楚,无论是刘氏还是赵氏,都是视他王守哲为眼中钉。现在不敢动手,不过是时机未到,或是承受不起珑烟老祖反噬而已。

  若一家有两名灵台境老祖齐心协力,又何惧半条腿踏进棺材的珑烟老祖的疯狂报复?

  当然,他们更愿意等珑烟老祖自己支持不住而挂掉,这样风险性更小。

  只是他们的耐心能等到哪一天?谁也未可知。

  一旦家族出现第二个老祖,士气大振的同时,野心必然会蠢蠢欲动。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们怎么可能这么快?”王宵翰满面惊惧绝望之sè,在他看来,王守哲已是家族最后一个希望。

  若是他死了,王氏便真正完了。

  “只要舍得投入资源,加速一下修炼进度也是正常的。”王守哲风淡云轻地喝着茶说道,“若我是刘氏赵氏家主,同样会做如此选择。用烟雾弹迷惑对手,暗中拼命发力本就是常规战术手段而已。”

  “好狠,好狠呐。”王宵翰全身发颤道,但是眼神也渐渐坚定了起来,他猛地站起身来,“为今之计,便只有将家传重宝卖掉,再换一枚吗?那是宙轩老祖的唯一遗物,现在供奉在祠堂内呢。此物若是卖掉,无论成败,家族的魂都会被抽了。”

  “自然不是,宙轩剑乃是立足之象征,岂能卖掉?”此时的王宵翰,全身上下散发着一股锐气,将近二十年的悔恨和隐忍下,这股锐气一直被压制住了。

  但是在家族生死存亡之际,他这股曾经以为被磨灭的锐气再度出鞘,让王守哲都隐隐觉得心悸。真不愧是六老太爷,曾经冲击过灵台境的存在。

  “咱们平安王氏,终究是宙轩老祖一拳一脚,亲自创下的基业。”王宵翰背负双手,言语中充满了自信,“如今虽然衰败蛰伏,但底蕴之深厚依旧不是刘氏赵氏那种,家奴出身的叛贼家族可以比拟。”

  王宵翰经历过当年反叛事件,对刘氏赵氏自然是恨之入骨,尽管人家只是附庸家族而不是家奴。

  原来咱们家还藏着底蕴?

  这让王守哲愈发坚定,先父王定岳去外域寻求机缘而亡,必然只是对外宣传的说辞。甚至,连他这个儿子都瞒着,大娘多半也是被瞒住了。

  “守哲你莫怪,此事原本便想等你哪天来了后,再带你亲眼去看看的。”王宵翰歉然道,“只是你最近太忙,都没这个机会。”

  王守哲对此倒是没放在心上,以前他就是个家族小辈,自不可能事事都让他知道。而且家族秘密底蕴这种东西,当然是越多越好,他恨不得有个十件八样被隐瞒住的底牌呢。

  如此一来,他这个族长压力就能减轻很多,舒舒服服当一条咸鱼未必不是坏事。

  王宵翰领着他绕过二十亩灵田,穿过泊泊流淌的清澈灵泉,就在那山涧旁,他打开了一道伪装成岩石的密门。

  进入其中后,发现两边都是刀刃般岩壁,仅有一条狭长逼仄之路通向尽头,

  跟随王宵翰穿过狭路,视野便豁然开朗了起来。这是一片仿佛洞天福地般的隐秘之地,大片的阳光,透过头顶的洞穴,照射在了这一片隐蔽的内洞穴之中。

  内部环境不算很大,仅有一千几平米,约两亩地的样子。但是家族却为此单独建了一个聚灵阵,聚灵阵中,是两亩散发着氤氲雾气的灵田。

  这两亩灵田,从其灵气聚集的浓郁程度来看,是要远远超过外面那二十亩灵田。而且上面栽种的,也并非是传统的白玉灵米。

  而是一株株珍贵的灵药!!!

  “这两亩灵田,竟然都是中品灵田?”饶是王守哲也忍不住微微吃惊。

  “没错。”王宵翰的脸上微微露出了些自豪的表情,“当年宙轩老祖开辟时,便发现了这个隐蔽独立的山涧空间,而且正好是那条小型灵脉的起点,其中又汇聚出了一个小小的灵穴。随后亲自与几个族人将此处扩展开凿,耗费巨资垫土建阵,引渡灵泉,费了不少力气才辟出了两亩灵田,经过单独聚灵阵的长期滋养,悉心经营,逐渐变成了两亩中品灵田。”

  灵药,多数都是长在灵脉灵穴之处,经过漫长的灵气滋养,逐渐形成草木精华之功效。越是灵气充沛之地,灵药的成长几率就越高。

  总之,王守哲活到那么大,还没在野外碰到过灵药呢。

  “守哲你看,这一片都是十年期的紫叶何首,乃是十年前种下的。这一片是二十年期,三十年期,五十年期。”六爷爷王宵翰指着那规划出来的一亩灵田,其中被分割成了由小到大的五个格子,每一格栽种的都是不同年份的紫叶何首。

  年份越大的紫叶何首,占据的格子面积越大。

  王守哲知道,紫叶何首是一种常见常规,比较容易培植的根茎类灵药。一旦成长到了五十年年份,便能入药炼丹了。

  大名鼎鼎最受欢迎的的主材,便是五十年份的紫叶何首。

  一株五十年年份的紫叶何首,约莫有一斤重,加以其它辅材可以炼制出五到十枚小培元丹,低于五枚者,是不成熟的炼丹师。超过十枚者,那往往都是炼丹大师。

  只是炼制小培元丹利润较薄,很少有炼丹大师穷极无聊去炼制小培元丹。

  因此,若是出售五十年份紫叶何首,价值通常是五十枚乾金。炼丹师一般是炼出六枚算保本,从第七枚开始便是赚钱了。

  “这一亩地如此轮作,每隔十年,咱们家族每隔十年便会有一批五十年份的紫叶何首成熟。”王宵翰自豪地说道,“每十年,平均能收获八十支成熟的紫叶何首。”

  八十支?

  王守哲暗暗吃惊不已,那不是能卖四千乾金左右?这也是一笔巨大收入了。

  而且这还只是一亩中品灵田的产值。

  ……

看网友对 第六十九章 老祖传下的家族底蕴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