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四百零四章 年轻人不听劝

他的脸sè当即就沉了下来。
  
  “刘圣鹏,我对你的印象还不错,咱们俩别为那个事情争执,我阿诺自己有手有脚,不需要他的钱,他也用不着以这种方式来买自己的宽心!”
  
  “阿诺,说实话,你的心情我非常理解,但是银子也不是故意的,他也不想这样,谁能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呢,对不对?”
  
  “现在你不想见他,不想再和他有联系,他都同意,但是这么大一笔钱,不要白不要啊,对不对?你就收下吧,不然的话这钱放在我们这里也是真的烫手!”
  
  “更何况,你把你的棺材本儿都给他了,他欠你的,现在用这笔钱来偿还你,也是应该的啊。”
  
  本来现在这会儿的阿诺,就是情绪有点糟糕而已,但是当听见刘圣鹏说棺材本儿这几个字的时候,他瞬间就炸了。
  
  “我让你赶紧出去,你听不懂吗?我们两清了,他的什么我都不要了,我就想从这里安安静静的卖货,自己赚钱,自己花,别再来打扰我了!你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看我这条腿,废了!已经废了,再多的钱能买回来吗?我们家祖孙三代的棺材本儿,他还能再给我赎回来吗?他他妈的该卖的卖了,卖不了的给我捐了!最主要的是他他妈的根本没有到那个地步,他再套路我!知道吗?别他妈的再给我提王赢了!够了!”
  
  阿诺一瘸一拐的扑向了刘圣鹏!火冒三丈,生生的把刘圣鹏推出了商铺,同时冲着门口的所有顾客叫喊了起来。
  
  “今天有事,不营业了!”
  
  阿诺顺手就把边上的大喇叭拿起来直接摔到地上,砸了个粉碎,在抬头看着他合成的那张照片,摘下相框冲着地上“咔嚓!”的就是一下,把相框摔的稀碎,把照片也彻底扯烂了!
  
  “咣!”
  
  就是一声!
  
  大门被狠狠的关上了。
  
  外面不少排队的顾客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脸的懵逼。
  
  胡一林也走了过来。
  
  “怎么又这个样子了,按道理说,他不应该和你这样啊。”
  
  刘圣鹏轻轻的拍了一把自己的嘴。
  
  “这事情也怪我,我一着急,又把阿诺棺材本儿的事情说出口了,结果他就炸了。”
  
  胡一林指着刘圣鹏。
  
  “哎。”了一声。
  
  “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啊?阿诺和一般人不一样,他对于钱财真的不在意!但是对于他的那些棺材本儿其实是非常在意的!你说这王赢也是!你好好的打人家棺材本的主意干啥啊,你又不是没有钱!”
  
  “他那不也是为了关键时刻兜底用吗!能不暴漏就不暴漏!或许他觉得这些事情没什么吧!觉得可以用钱来补偿阿诺吧!”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在乎的东西,他觉得没什么就没什么吗?”
  
  “他现在也挺内疚自责的了。先后好几次上门,都被阿诺赶出去了!这不是因为手上有急事处理,才想着让咱们来帮忙的吗!”
  
  “但是阿诺的棺材本儿确实是没了,再也回不来了。他们那一行,就讲究那些。他的这条腿,也确实是废了,再也跑不起来了。你说他怪银子怪的有问题吗?”
  
  “哎,他们两个的事情,谁都解决不了了啊……”
  
  万向城,赛亚松的府邸。
  
  劳累了一天的赛亚松,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中。
  
  他的妻子赶忙上前帮助他宽衣解带。
  
  “给你放好水了,去泡个热水澡吧。”
  
  赛亚松亲吻了自己妻子的额头。
  
  “我还有些事情要忙,等等吧。”
  
  没等她的妻子开口,赛亚松就回到了书房。
  
  再赛亚松的书桌上,摆放着一张世界地图,还有一个手写的小本本。
  
  小本本上面记录着各种各样的人物关系图谱,盯着这些图谱,他再次陷入了沉思之中。
  
  一眨眼的功夫,已经到了凌晨时分。
  
  他的妻子端着一杯咖啡,走近了房间,摆放在赛亚松的身边。
  
  “我听阿强说,今天难得事情少,怎么还忙到这么晚?”
  
  她顺势瞅了眼赛亚松面前的小本本,发现再中间区域,写着王赢的名字,周边一条一条人物线,标识的非常清晰,周边写满了密密麻麻的文字。
  
  “你这是再写什么啊?”
  
  赛亚松伸了个懒腰。
  
  “银子摆了秘国人这么大一道,这个事情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的,秘国人一定会想方设法的报复银子的。”
  
  “现在他们之所以还没有任何实际行动,是因为他们还没有碰到合适的机会,也没有想到太好的办法。”
  
  “毕竟他们没有正当的理由借口,而且狼盟手上的武器装备也今非昔比,再加上E国的制约,这些因素他们肯定都要考虑进来。”
  
  “但如果哪天稍不小心,哪个环节出现漏洞,给秘国人抓到机会了,狂风暴雨一定会接憧而至,到了那个时候,狼盟肯定就完了。”
  
  “所以我们不能有任何的疏忽大意!”
  
  “我现在就是再换位思考,如果我是秘国人,银子是我的敌人,就现如今王赢的情况,以及狼盟的情况,我应该如何对付他!”
  
  “我写这些,也是再分析银子,以及狼盟,可能产生的漏洞或者可能会被秘国人钻的缝隙,找到它们,然后尽可能的封死这些缝隙!”
  

  “原来你从回家以后,一直再忙这些。”
  
  “是啊,不忙不行啊!现如今狼盟的情况,我若是不给他上点心,不会有人给他真正的这么上心了!”
  
  “那你自己也得注意休息吧,你明天一早还要起来,现在都已经这么晚了。”
  
  “放心吧,我没事,听话,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赛亚松的妻子,一脸心疼的看着赛亚松,沉思了好一会儿,迫于无奈,只能离开了。
  
  赛亚松自己画着小本本,再次陷入了沉思,等着他缓过劲儿来的时候,天都已经亮了。
  
  赛亚松起身,看向了窗外,又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皱了皱眉头,说实话,他也没有想到,这一眨眼的功夫,居然到了这个时候。
  
  “银子啊,银子,你真是太冲动了!这一次马六甲的事情,神仙难救啊!你可愁死我了,这可怎么办啊?”
  
  赛亚松叹了口气,放弃了继续休息的想法!转身往书房外面走,前行了不过五步,突然之间,一阵天旋地转。
  
  赛亚松眼前一黑,整个人“咣!”的一声,就栽倒到了地上,彻底失去了知觉。
  
  也是真的赶得巧,赛亚松前脚刚刚倒下,后面书房的大门就被推开了。
  
  “老公,你又一晚上。”
  
  赛亚松的妻子还没有来得及再说话呢,就看见了倒在地上的赛亚松,她的表情当下就变了,赶忙拿起电话……
  
  次日,面甸,阳光城机场。
  
  一家国际航班缓缓降落。
  
  四个男子推着行李箱走出机场。
  
  他们围在一起,一人点着了一支烟,环视四周。
  
  带头的是一个越国人,带着一副大墨镜,说话的声音有些沙哑。
  
  “朝海就躲在阳光城,具体是什么位置不好说!我们四个各自集合好各自的人,从各自的区域搜查,有消息了,第一时间汇报!”
  
  “是!”
  
  四个人分散开,奔向了四个位置,与此同时,在周边又有些身影,分别向着这四个方向靠拢。
  
  显然他们不仅仅只来了四个人。
  
  只不过都是分散开来的而已。
  
  他们整体行动有序。
  
  阳光城内,在一处很普通的别墅内部。
  
  王赢坐在地下室内,看着正前方的监控屏幕,抬手一指。
  
  “这些人都有份儿吗?”
  
  “带队的这个叫胡鑫,是皮斯的骨干心腹下属之一。那三个是他的手下。这些人都有份儿。”
  
  “这么长时间就是他们再追杀你,对吧?”
  
  “是的。”
  
  “太好了!节省不少时间!你知道我什么要让拜卡想办法把这批人骗到这里来吗?”
  
  “就是为了把这段时间一直再追杀你的这群人单摘出来,特殊对待。”
  
  王赢起身,拍了拍朝海的肩膀。
  
  “等我消息。”
  
  “银子,胡鑫这批人很难对付的,你不要小看骷髅!他们不会比你们任何一直特种部队的成员差!”
  
  王赢嘴角微微上扬。
  
  “他就算是天王老子,现在踩在这块土地上,也得老实的给我立正。”
  
  显然,朝海到现在都不了解,王赢已经发展到了一种什么地步……
  
  夜幕缓缓降临。
  
  阳光城内一家普通的小饭店内,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胡鑫与两个下属坐在一起,正在吃饭。
  
  一个白发男子,突然之间坐在了他们的饭桌上,爽快的笑了起来。
  
  “胡鑫吧?”
  
  胡鑫抬起头,上下打量着这个白发男子,皱着眉头。
  
  “兄弟,你找错人了。”
  
  “怎么可能找错人呢,骷髅八大金刚之一,三队队长胡鑫!”
  
  “身边这两位,薛如林,李以为!一个是三队一组组长,一个是三队五组组长!”
  
  “他们两个的手下,一部分在十方旅店,一部分再泰塔酒店,现在还有一部分再西边的菜市场闲逛呢!准不准,说错管换的!”
  
  王赢一边说,一边豪爽的拍了拍桌子。
  
  胡鑫一行三人的脸sè瞬间都变了,他们互相对视了一眼,薛如林的手明显的就摸到了自己的腰腹处,王赢再江湖上闯荡这么多年,这点还看不出来就白活了。
  
  “小伙子,不要乱动,听见了吗?”
  
  其实薛如林的岁数或许比王赢还大,但是王赢这一声小伙子,叫的确是异常霸气。
  
  薛如林感觉受到了羞辱,猛的一拍桌子,起身掏枪的一瞬间“嘣!”的就是一声枪响,就眼瞅着他的脑袋被打爆,鲜血迸溅的周边到处都是,随之身体也缓缓的倒地。
  
  “哎呀,现在的年轻人怎么一点都不听劝呢,真是,真是的。”
  
  

看网友对 第五千四百零四章 年轻人不听劝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