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苗疆道事最新章节列表>>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 第二十六章 机关苦闷生活

第二十六章 机关苦闷生活

小说:苗疆道事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这话儿让我大吃一惊,因为我来到金陵这么久,申重从一开始就对我照顾有加,不但教会了我很多业务上的东西,也教我如何做人,这种亦师亦友的情感,让我们之间超越了同事和上下级的关系。所以若说金陵之中,最让我牵挂的,除了罗大屌、胖妞和张知青一家,也就只有申重了。他的突然离去,让我十分不舍,联想到那日一科罗小涛所说的话语,心中一口怒火就涌上了来:“是不是吴副局长的报复?”

老孔瞧见我一脸怒容,便晓得我想岔了,拍拍我的肩膀,笑着说道:“不是报复,是高升,省里面需要有资历的老侦查员,而正好老申这段时间表现不错,李局又给了推荐,于是就准了。到省局里面去呢,不但眼界会更广,而且工资啊、房子什么的,都有得谈。老申他这几年挺辛苦的,也该升一升了。”

我这才晓得申重调职,是高升,这个我自然替他欢喜,不过想到要跟他分离了,心中有些不舍。

老孔瞧出了我情绪有些低落,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是人之常情,你也别太在意了。真的英雄,重相聚,轻离别,我们别给老申拖后腿,你说是不是?”

我同意老孔的说法,想起一事,问他申重走了之后,我们二科怎么安排?老孔的脸sè有些不好,沉默了一会儿,这才低声说道:“人事问题,向来保密,不过又是谣言四起。现在的说法,是要将黄岐调到我们二科来负责,不过也不一定,我们科长,也要回来了。”

我们二科的科长叫做张北,据说是余扬高邮龙虬镇张家的人,这龙虬张家的祖上,是漕帮的,水里的活计利索得很,后来漕帮分解,化作了青洪,他们家就退隐了,不过却有着祖传的手艺,这一次余扬出事,我们二科调了人手过去,连同张科长带着另外两个科室兄弟,大半年都没有回来。我知道申重对二科科长这个位置有心思,也知道老孔对申重这个负责人有心思,结果申重高升省里,而老孔原地不动,便知道老孔心中,其实也并不好受。

那边上班,二科的所有人都心不在焉的,钢厂的事情是一科在处理,而我则被人叫过去做了两次笔录,事儿我倒也不会隐瞒,只是对于白合这女鬼,我还是搁下了。

就一科那些人的德性,要是晓得白合的存在,说不定要将人家给弄出来研究研究,我可不敢冒险。

下了班,我立刻买了点营养品,去医院探望申重。躺在病床上面的申重并没有对我隐瞒什么,跟我说这次上面要得急,组织上已经跟他谈话了,等到一出院,就要到省里面去报道了。

申重还记得罗大屌的事情,他告诉我,说这事儿他已经跟省钢那个片区的朋友打过招呼了,他们会留意的,一旦有所消息,就会通知我。

他已经把二科的电话号码,以及我的通信地址都留给了派出所。

瞧见我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申重笑了,拍着我的肩膀说道:“二蛋,说实话,我很喜欢你这个小子,一个大山里面来的小孩儿,在城市里不容易,所以平日里也经常照顾你。不过呢,人这一辈子,最值得靠的,只有自己。你是个有本事的人,以后的成就,定会超出我很多,所以我也不担心你。但我想告诉你一点,一个人,真正的成熟,在于他懂得取舍,懂得妥协,有的时候,你觉得世界不公、满腔愤慨,最好先将它收在胸中,当你真正有能力了,再来实现自己胸中的抱负!”

成熟与年纪无关,而在于你对事情的态度。

那天申重跟我聊了很多,关于机关里面的人与事,关于现在和未来,以及如何处理工作中的人与事……他像是交代后事一般,倾囊相授,也不管我听得懂与不懂。这些都是财富,足以让人一生回味的经验,听得我津津有味,都忘记了时间。

离开的时候,我将白合的事情轻声告诉了申重,问她如何处理,申重不知道此事,一脸慎重,让我暂时不要跟别人说,连老孔都不能,他先去找行内的人问一问,到时候再联系我。

这事儿暂且搁下,女鬼白合就一直住在了我的小宝剑中,晚上的时候,没事就出来吓人,她做鬼没多久,在认命之后,倒也感觉新鲜,整夜整夜飘来飘去,搞得我有些jīng神衰弱,总感觉哪儿不对劲,新鬼怎么会是这样?二科没两天就进行了人事调整,一科的黄岐果真调到了二科来,临时负责二科的日常业务。这个家伙是一科罗小涛的心腹,对二科的这些人一向都看不过眼,没事就组织大家学习上面的会议jīng神,然后又严查考勤,搞得大家都有些jīng力交瘁。

我们这个单位,平日里也没有什么事儿,清水衙门,人员也闲散惯了,比如向荣大姐,她上有老下有小,买菜做饭带小孩,迟到早退都已经更习惯了,老孔和小鲁也都差不多,结果怨声载道,难过得不行。

几天之后,申重出院,然后过局里面来调档,中午的时候请大伙儿在外面吃离别宴,他们几个人便满腹怨言,而我因为之前有被打预防针,倒是能够将这闲话吞在肚子里,专心吃饭。

机关单位,人事调整都是上面的决定,下面的人再多怨言,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有苦苦熬着,不过没有两天,二科的科长张北终于回来了。

但是他当初借调出去的时候,带了两个兄弟,这次回来,不但没有带回来,而且连自己的左胳膊都给丢了。

当时的气氛很严肃,我都不知道这事儿,只是瞧见一个留着络腮胡的猛男去局长办公室谈话,才听到老孔跟我介绍,这是我们二科的科长张北。他在三楼待了一下午,然后才来到我们二科,脸很冷,黄岐上前跟他攀谈两句,也没有怎么搭茬,倒是老孔介绍我,说这是今年来的新人,本事不错,这时他才点了点头。张北待了没一会儿,就离开了,不知道是回家,还是去别的地方办手续,而黄岐则也跟着离开了,去探听消息,没多久,回来跟我们谈起了张科长在余扬的事情。

余扬发生的事情还是蛮恐怖的,盛况仅次于马王堆出土,附近都抽调了人手,张科长深谙水性,信心满满,但还是折损了,两个兄弟再也没能回来,自个儿的左臂也断了。

黄岐说得有些兴高采烈,因为如此一来,二科不但可以安插人手,而且说不定张北的位置都不稳了,然而我们科室里面的人却大多没有发言,默然以对。

一个以自己同志牺牲为晋升台阶的家伙,真心是让人觉得面目可憎。

那段日子我过得十分压抑,申重离去了,而张科长左臂断去,显得十分消沉,也不怎么管科室里面的业务,而黄岐虽然表面上很尊重张科长,但是背地里却不断地指手画脚,俨然一副即将登台的小丑模样。

转眼间又到了年尾,科室里补充人员,又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个还是我们巫山后备学校的毕业生,是中班的,听过我的名声,所以在瞧见我的时候,一脸的惊诧,好像见到鬼了一般。黄岐对这三个人极为拉拢,又是谈心,又是吃饭,于是小小的二科就分成了三个派别,一派是我、老孔和小鲁三人,一派是黄岐以及三位新人,张科长撒手不管,而向荣大姐则左右摇摆——庙小妖风大,池浅王八多,这勾心斗角的事儿一多,让我人都老了十来岁。

我没有准备回家,而是将工资都存了起来,一份寄回家过年,另外还有一部分,我以罗大屌的名义,给他爹撵山狗寄了回去。我不敢跟撵山狗说起罗大屌的事情,但每个星期都去那派出所,打听消息,只可惜这家伙像凭空消失了一般,一点儿音讯都没有。

说实话,我在这儿过得一点儿也不开心,行动不自由,机关里面,整日勾心斗角,还需要看别人的脸sè过活,有时候我总是回忆起五姑娘山上的日子,一个小猴儿,一条小白狐,岩壁上的老鬼,和一个冷脸热心的青衣老道。

唯一让我心中觉得温暖的,就是张知青一家,健谈的张知青,热情的一枝花和对我充满依赖的小妮,是我心底里的一抹阳光。

当然,胖妞和突然出现在我生活里面的女鬼白合,也让我感觉到生活有所期待,只可惜,申重询问了好几位行内的人,对于被那法阵拘过魂的鬼灵,都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鸡鸣寺倒是有一位高僧愿意给她超度,但是白合却不愿意虚无飘渺地离开人世。

死亡总是神秘而可怕的,我们习惯了这世间,就害怕别离。

就在我感觉生活实在是太过于烦闷的时候,春节前的一天下午,步行回家的我被一个家伙给拉住了,朝着我嘿嘿笑道:“二蛋,好久不见啊,你还记得欠老夫的那顿大肉饺子吧?”

喜欢《苗疆道事》吗?喜欢南无袈裟理科佛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章 机关苦闷生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