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东港陈氏

  ……

  除非陈方杰不在东港,否则若是他不来迎接,便是彻底藐视王氏了。

  以双方如此深厚的姻亲关系,这种无礼之事断然不会发生。

  果不其然,在王定海用旗语回应后,对方的船迅速靠了过来。站在船首处的,是一位身穿劲装,英武俊朗的青年。

  以王守哲的目力,隔着老远就认出了那名青年,正是东港陈氏少族长陈方杰。去岁他与王守哲的嫡亲姐姐王珞伊定下亲事后,前来王氏拜访过。

  而王定岳伤逝时,他也代表陈氏过来吊唁。不过因为双方还未正式成亲,依据礼数他也不能披麻戴孝守灵。

  陈方杰显然也见到了王守哲,他脸上露出了笑意,单足船舷上一蹬,身如离弦之矢般飞跃过来,还在空中翻了滚后稳稳落在甲板上。

  笑着向王守哲拱手埋怨说:“守哲你要来东港,竟不早几日通知,我也好直接派船去接你过来。”

  “见过陈兄。”王守哲拱手回礼道,“行程决定地太过匆忙,还请陈兄见谅。”

  没错,这位陈方杰是未来姐夫。但是一日未曾正式成亲,便不能胡乱称呼。

  说话间,王守哲暗暗打量着他,相比于去年,长了一岁的陈方杰英气更盛了几分。便是王守哲的实力,也隐隐看不清楚他的修为。

  十分显然,陈方杰年纪轻轻便已经达到炼气境七层了,还不是初入七层的那种。这已经算得上是非常优秀的青年才俊了,表面上看比起王守哲也是不遑多让。

  不过,王守哲内心却十分坦然自信,陈方杰总体程度至多是和被穿越前的王守哲相当。至于现在的王守哲,有足够的信心到陈方杰这个年龄,修为将超过他一大截。

  与此同时,陈方杰也在暗暗打量王守哲,内心也是惊讶不已。之前看王守哲时,就是觉得他天赋很好修炼非常努力,但是整体气质还有些稚嫩需要打磨。

  却不想这才过了多久,却发现他举手投足间无论气质还是气度都蜕变了。更令他惊奇的是,王守哲的气息隐隐给他造成压力,这是距离突破至炼气境七层不远了吧。

  十八岁的炼气境七层!

  放在整个长宁卫地区中,已算是名列前茅十分难得了。想当初,他也是十九岁了才到炼气境七层。这未来的小舅子,怕是不简单啊。

  一念及此,陈方杰的亲近之意更为浓烈了:“守哲你这是什么话,你我之间何须如此生分?一会见过我父后,我带你在陈港好好玩一阵,权当是散散心。”

  “陈兄,换作平常我倒也不推辞了。”王守哲笑着说,“此次拜会过伯父后,便要赶去百岛卫一趟。”

  虽然他也是族长身份,但是陈氏族长陈德威是他姐姐未来的公公,属于长辈,在路过时于情于理都要去拜会一番的。

  “百岛卫。”陈方杰的表情略微有些凝重,“先前你遣人送来的信件中倒是提过此事,不过守哲啊,我得提醒你一句,百岛卫属于偏远海岛城,陇左郡对那边的影响力偏弱,其中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可不像咱们长宁卫这般有秩序。”

  “陈兄,此事我省得。”王守哲也是郑重地回应,“只是此行需要劳烦陈氏来安排线路了。”

  沿着安江再往前走,出了喇叭口便是东海海域了。

  六叔王定海借来的那艘船,在安江中航行没有什么太大问题。但是要入海的话,那就差太多了。海船不但要大而稳,还得拥有出sè的抵抗风暴能力和在航海上有经验的船工。

  总之,神秘莫测的大海不是那么好去的,尤其是这种玄幻世界的大海。

  “倒也不算麻烦。”陈方杰略微踌躇道,“想必你也是知道的,我们陈氏的商船每个月都会与百岛卫通航一次,不过运输的多半都是各种货品。除开船工房外,还剩下十几个客房专供客人使用,只是总体条件比较简陋。你真要去的话,我挤掉些名额,今日午后就能出发,后天上午便能抵达百岛卫,不过我们的船只能在百岛卫停靠五天。”

  一艘海船那是非常巨大的投资,出海航行一次的耗费也非常高,来回路线,潮水和天气都是要经过计算以及估算的。

  王守哲当然不会无礼到要求陈氏给自己单独开一趟船,当即表示完全能接受,请陈方杰安排三间客房。

  既然明确了行程,陈方杰自然不会多事,应承了下来。

  随后,在接引船的引导下,六叔王定海的船靠了岸,珑烟老祖等暂时继续留在船上。而王守哲则随同陈方杰,按照礼数去拜访了陈氏当代族长陈德威。

  陈德威自然是对王守哲一番相应的礼数接待,并对王氏就蜜虫虫灾爆发一时提前通知而表示感谢。以陈氏而言,主业并非在农业上,家族仅有两个小型农庄拢共三四千亩地,有了提前预警下,总体损失不会太大。

  而陈方杰则是迅速去帮王守哲安排出海事宜,并将此行的几名陈氏族人介绍给了王守哲,嘱托对方好好照顾王守哲一行。

  因王守哲拒绝了他送上船,因此他临行前塞给了王守哲一个小册子,上面记载着百岛卫的各种势力与情报。

  没多久后,东港深水港口,王守哲一行低调地登上那艘名为的海船。此船以陈氏“君耀老祖”的名字命名,可以震慑住一些宵小的杂念。

  登船后,便由一名叫陈方华的陈氏族人客气地领着去了客房。

  陈方华是少族长陈方杰的族兄,年仅二十五岁便是炼气境五层高段了,属于陈氏年轻一代中的精英。

  那三间客房相连在一起,其中一间还是专供贵客的上房。

  如此匆匆能腾出个上房,显然陈方杰对王守哲十分看重,办事不遗余力。

  “陈兄,多谢了。”王守哲对领路的陈方华拱手说道,“接下来一路上,还请陈兄多多照拂。”

  “应该的应该的。”陈方华急忙回礼,“你们是少族长的贵客,便是我们陈氏的贵客。你们先请自便,若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

  说罢,便告辞离去。海船马上要开了,这时候是最忙的时间。

  为了不想弄得人尽皆知,王守哲还是拜托了陈方杰将他身份保密,因此船上的陈氏族人只道那是少族长的贵客。

  等四下无人后。

  王守哲才对珑烟老祖拱手道:“老祖,让您搭乘运货商船,委屈您了。”若要让包一艘船过去,先不提耗费多少钱的事情,事情也不会如此简单直接。

  “无妨,守哲安排得很妥当。”珑烟老祖无喜无悲地平静道,“百岛卫一行,悄无声息地快去快回最为稳妥。”

  “四婶,麻烦您照顾老祖先休息。”王守哲又对徐芷柔说道,“这一次行程需要二十多个时辰,莫要老祖累着了。”

  “守哲你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老祖。”四婶徐芷柔郑重道,随后扶着珑烟老祖进了上房。

  上房分内外两间,可供贵客以及随行人员分开休息。

  王璃慈刚准备屁颠屁颠地跟进去时,却被王守哲叫住:“大丫头先跟我来,有些话要与你说。”

  “是,四叔。”

  王璃慈心肝一颤,这又是犯错了吗,当即如丧考妣地跟进了隔壁房间。

  王守哲看着她那副表情,没好气地弹了一下她额头:“你这是什么表情?我是你四叔,又不是吃人的魔头。”

  王璃慈急忙换脸,挤出了一丝心虚而讨好的干笑。

  ……

  

看网友对 第四十五章 东港陈氏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