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六章 见猎心喜

洛凛音听到王离说没得燃了这四字,他顿时就像一堆干燥的茅草被引燃了。

“你们这群细瘪三!”

伴随着一声愤怒的厉喝,他头顶腾腾的冒出实质般的深红sè火焰,火焰之中,却是显现出十余点银sè星光,就像是十余颗星辰。

几乎同时,嗤的一声爆响,一道银sè的剑光从他身前爆开,直接朝着王离等人劈来。

“你也修剑罡?”

王离倒是瞬间有些惊讶。

这道剑光完全凝成实质,通体散发着浓厚的金铁气息,但金铁气息之中,却又散发着浓烈的星辰元气的味道,这种气息,他可是熟悉的很。

这不就是玄天剑罡的味道?

唰!

他也是见猎心喜,几乎是下意识的回敬了一道剑罡。

啪!

他的灵毒剑罡往前一冲,和这道银sè的剑罡迎头相撞,两道剑罡都如同寒冬腊月里的冰棱相撞一般嘎嘣脆,一声爆响之中,两道剑罡居然都是节节崩碎。

“你这剑罡不赖啊!”王离瞬间有些惊喜。

“你这是什么剑罡?”

洛凛音之前看着王离身上的法衣就以为王离是天鬼圣宗的修士,现在王离用出这一道剑罡,而且威力竟然能够和他的剑罡威能相当,这顿时让他大吃一惊。

“真.玄天剑罡。”王离说道。

“那接下来你岂不是还要说你就是玄天宗王离?”洛凛音顿时冷笑起来。

“的确是啊。”王离看着洛凛音,觉得他神sè不对,“怎么,难道你还不相信?”

“细瘪三,消遣你大爷?我让你直接变短命鬼!”

洛凛音脑门上方的火焰腾腾的暴涨,他的双目都变得红彤彤。

“你再接我一剑试试!”

嗤!

一声爆响之中,剑气四溢,同样的一道银sè剑罡朝着王离斩来。

“剑罡威能竟然变厉害了?”

王离瞪大了眼睛,他虽然也再次激发灵毒剑罡,但同时也已经演化得自水龙猿的大道异相。他已经直觉出对方的这道剑罡威能比方才强出不少。

啪!

他的感知并没有错误,一声脆响之中,他的灵毒剑罡爆碎,但这道银sè剑罡却是余威不止,和他身外的大道异相冲击,让他身外气浪不断翻滚。

“怒火星罡!”

颜嫣的声音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

“这是一门已经失传了很久的强大法门,心中怒火越胜,这凝聚的星罡就越为强大。”

她也是十分震惊,没有想到洛凛音竟然还身具这种堪称禁术的法门。

“竟然是怒火星罡?那这也不算什么剑罡法门,这是将星罡寄托在了某种剑罡法门上,更加增加了破坏力?”

王离倒是忍不住叫出了声。

无巧不巧,这“怒火星罡”他在玄天宗的藏经殿中也正好见过记载。

这是一等一的奇经。

但接下来,那记载之中的片段在他脑海之中闪现,他却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了声来。

他这反应让洛凛音倒是一

怔。

万夜河也顿时有点懵,“大哥,这怒火星罡是什么,很厉害么?”

“十分厉害,只要心中怒意不断升腾,怒火中烧,便能凝聚更加强大的星罡,眼下此人将这星罡依附在某种剑罡之上,威力更强。”王离有一说一,认真解释道。

“那这….”万夜河听得更加不懂了,他疑惑的看着王离,“怒意便能提升这剑罡威能,那只要越发生气,剑罡威能便能愈发提升?”

王离点了点头,“记载中是如此。”

“那这么厉害,威能感觉都脱离修行境界,如此变态和厉害的法门,大哥你笑什么?”万夜河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觉得王离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因为这法门理论上似乎能够无穷无尽的提升威能,但其实从没有人能够做到如此。”王离忍不住哈哈一笑。

“为毛啊?”万夜河心痒难耐。

“因为往往这些人生气生气,太过生气,最后直接把自己给气死了。”王离认真的说道。

“噗嗤!”万夜河也顿时乐了,他笑得合不拢嘴,“大哥你说这记载是真的,真不是你胡诌?”

“真的不是我胡诌,反正我见过的记载是如此说的。这法门虽然厉害,但是不容易生气的人修了没有用,但容易生气的人,却真的容易把自己都活生生气死。”王离乐不可支,看着脸sè不断变化的洛凛音就问,“洛道友请问你是哪一种?”

“你个细棺材!”

洛凛音气得嘴都差点歪了,他头顶上的怒火瞬间腾起三丈高,怒火之中星罡闪烁,一道银sè的剑罡嗤啦一声,将虚空都似乎要划开一道裂口。

“大哥,你明知道这剑罡威能随着怒意提升,这样揭人家短是不是有点不对?”万夜河虽然看上去特别挫,但感知能力惊人,他吓得直接就往王离身后躲,他直觉凭借自己根本无法和这道剑罡抗衡。

王离却是眼睛发亮。

他直接祭出了承天雨露铜盘,与此同时,他也是再次激发灵毒剑罡。

对方以这种星罡法门对敌,虽然都是隔空互轰,自己这灵毒剑罡之中的灵毒恐怕无法对他造成威胁,但关键在于,他现在这剑罡每碎裂一次,再度凝结的时候,剑胎的强度就会增强一分。

他正愁没有合适的对手可以不断击碎灵毒剑罡,而且现在让他更感兴趣的是,他想看看洛凛音是不是会真的气死。

颜嫣的面sè变得很古怪。

她轻而易举就猜出了王离心中的想法。

王离看到的记载绝对不是什么无中生有的胡乱猜测,她所看到的记载之中也是一样,这种法门之所以最终失传,主要就是修炼这种星罡的人真的往往容易把自己给气死。

洛凛音怒火三丈,他此时激发的剑罡再次击碎灵毒剑罡,而且冲击在承天雨露铜盘激发的威能上,引起的威能冲击,都让众人身周的空气不断剧烈震荡。

“可以啊!”

王离真诚的赞叹,现在洛凛音体内气海震荡剧烈,隐隐有丹光透出,那丹光并没有特别的灵动之感,这说明这丹光还未孕育元婴胎息,那肯定就是金丹五层以下的修为。但对方金丹

五层都不到的修为,这一击都已经至少拥有接近元婴两层的修士的威能,这让他真的很吃惊。

洛凛音此人,也绝对可以算是准道子之中的异数了。

“大家都是准道子,为什么你就好像和别人差得太多?”王离忍不住又对着万夜河发出感慨,“我感觉你无形之中拉低了我对准道子这个阶层的判断。”

“现在这个金丹期、元婴期的时候厉害没用啊。”万夜河心虚的叫屈道:“关键要能活得长啊,他们此种准道子看起来虽然厉害,但往往在金丹期和元婴期就和人争锋斗气而陨落,那我活得长,到时候我肯定比死了的他们厉害啊。”

听他这么一说,王离都被气得笑了,“万胆小,按你这么说,这胆小还算是天赋异能了?天鬼圣宗选你做准道子,修行资源都向你倾斜,难道就是因为你比较胆小,不容易死?”

“或许不无这种可能啊。”万夜河道:“我们黑风老祖也是异常胆小谨慎,但不妨碍他修到寂灭期啊。和我们黑风老祖同时代的那些准道子级人物,十停之中已经死了九停,但我们黑风老祖好好的活着啊。他现在说不定还是胆小谨慎,但谁敢轻易惹他啊。”

罡气冲撞之间,洛凛音倒是听不见王离和万夜河在说什么,但是他看得出王离和万夜河在交谈。

他的脸sè顿时都有些铁青,“你们这群猪猡,竟然看不起我?居然和我斗法时还在闲聊?”

“哈?”

王离又乐了,他倒是发现了一个有趣的地方,“洛生气,你好像很喜欢换着词骂人?但是好像你这‘猪猡’已经用过了啊。”

“小浮尸!”

洛凛音头上怒火再冲高三丈,他的七窍之中都冒出烟气,银sè剑罡再现。

当!

此次他这银sè剑罡一击之下,竟然连王离祭出的承天雨露铜盘胎体之中都发出一声清脆的震鸣。

他这一击的威能,至少已经相当于元婴四层修士全力一击的水准。

“大哥,你真的要不断刺激他么?这样真的好么?”

万夜河脸都白了。

“算了,看看他的防御威能再说。”

王离倒是不紧张。

这剑罡攻击威能虽强,但洛凛音自身毕竟只是金丹五层以下的修士,他的攻击力虽强,但王离的攻击力也强啊,他的防御力若是不行,那王离也可以一击将他击溃。

“洛道友,看看我的大手印?”

他施展冥棺大手印,一掌朝着洛凛音按去。

“什么!”

洛凛音只觉得一个黑黝黝的掌印飞来,他初时觉得没有什么,但近到身前,他却感到了一种根本无法抵御的气息,他骇然闪避。

噗的一声轻响。

他的身影化为杏黄sè流光堪堪避开,但他身后那匹奔腾的绿马,却是被这一掌黯灭。

“你这是什么法门!”

洛凛音浑身寒意充盈,他呼吸都彻底停顿了。

这一个貌不惊人的掌印之中蕴含的元气法则,竟然凌驾于他这天赋神通牵动的元气法则之上。

看网友对 第四百二十六章 见猎心喜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