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苗疆道事最新章节列表>>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 第二十一章 小哥赐我一死

第二十一章 小哥赐我一死

小说:苗疆道事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在得知了插在自己胸口处的那柄碧绿石剑,竟然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飞剑之时,驼背老头眼中那熊熊燃烧的斗志,在瞬间就被恐惧给浇灭了,整个人的jīng气神都瞬间垮落下来,低下头,喃喃自语道:“飞剑啊,天——这东西的技艺都已经消失几百年了,每一次出现在江湖之上,都是一片腥风血雨,能够死在这样的凶器之下,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只可惜……”

那丑汉子缓步上前,小心翼翼地打量着这个刚才还差点要了自己性命的驼背老头,确认威胁,发现他口鼻之间皆是鲜血,英雄迟暮,一片悲凉,心中不由得一阵软。

我这时已经将胖妞给抱了过来,浑身一通检查,发现它并无大碍,刚才去握住红芒的双手,也是一点儿伤害都没有,这让我想起了两件事情来,第一,自然就是胖妞当日偷了麻衣老头杨二丑从南明古墓之中带来的护魂珠,那玩意本是杨二丑准备用来转世附身的护持之物,最是珍贵,结果就给这猴子吞服了,而后它又将杨二丑最为得意的僵尸大个儿给直接弄死。

这种死,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魂魄全消,能够做到这地步的,不多,可以想得到,吞入护魂珠之后的胖妞,已经不是我理解中的小猴子了。

再一想到当初青衣老道对胖妞的期待,似乎还高过于我,我就觉得这小家伙,真的不简单。

就在我给胖妞检查身体的时候,驼背老头也跟一字剑对起话儿来。那个家伙虽然跟杨二丑一个德性,都不把人当人看,双手血债累累,但是对于自己擅长的领域,却最是关心,趁着自个儿还能够说话,问起那飞剑的来历。一字剑是个实诚人,并不相瞒,说这是他师父所授,他师父的尊号名曰“南海剑魔”,是个化外之人,世人罕有得闻,但那手段却是南宋的传承,这剑也是师门留下来的,据说是先辈采用了一块遗留着先古灵兽血脉的石头,雕琢许久而成。

一字剑虽然容貌长得极丑,但是为人却颇为认真,也不夸大,听到他这般说,那驼背老头的眼中反而有了神采,桀桀怪笑道:“嘿嘿,我就知道,这是古物——飞剑之术断层几百年了,现在怎么可能有人,能够再做得出来呢?”

这话儿说完,他便放下了心中的执念,低下头来,用手去抚摸那石剑之上的符文,仔细感受。结果手一触动,上面竟然如同触电了一般。

这是飞剑自身蕴含的反击,非主之人,一旦抚摸,皆受其害,不过他并没有放开,而是像碰触到了绝世美女的肌肤,而且还是修长美腿一样,如饥似渴地摸着,还问面前这丑汉:“玩剑制器的人,哪个不想做出一把飞剑来,扬名立万?我其实也是尝试着打造一把飞剑来着,可就是先人的笔记太过于晦涩,而且又没有可以参照之物——这飞剑,它内中应有剑灵才对,你是如何驱动,又是如何与之沟通的呢?”

两人刚才还斗得你死我活,现在竟然又聊起了这话题来,如逢知己,让人摸不着头脑,而一字剑先前对这个驼背老头不屑一顾,但是与他制出来的饮血寒光剑交手过后,脸上也有了敬意,跟他恭声说道:“内中的确是有剑灵的,这个需要以气养剑,不断地……”

他说着自己的心得,然而驼背老头却已经没有时间听下去了,那碧绿石剑倏然而至,插在了他的胸口,看着伤口不大,但其实剑气早已经将驼背老头全身的经脉给震碎了,他已然是没有多少时间好活了,瞧见这状况,刚才一直都在后缩的刘老三英勇了,大步冲上前来,一把将明显有些脱力的一字剑给推开,然后俯身捡起了地下的饮血寒光剑来,高高举起,大声喊道:“成就如此凶兵者,为了慰藉此前牺牲的亡灵,主事者在剑成之日,必将已死祭之,这是天命所归,你应该明白这下场的,受死吧!”

刘老三将那把嗡嗡叫个不停的血sè长剑给举起,手腕一转,眼看就要将驼背老头给枭首而下之时,旁边的一字剑突然出声喊道:“不要啊……”

他不愿意看着这个跟他聊得不错的驼背老头,这般屈辱的死去,然而刚才发出了那一记飞剑,明显地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这一把推去,结果并没有阻止到刘老三的剑势,反而将那本来准确无比的一剑,给推歪了。

这一歪,本来就等着一个痛快的驼背老头眼睛一鼓,发现这剑砍到了半边脖子,结果就卡在了骨头那儿。

这上不上、下不下,半死不活的样子,可让本以为能够痛快往生的驼背老头疼得半死,眼泪倏然流下,扯着嗓子开始呐喊起来,刘老三本来也是鼓足了勇气,结果这一剑没死人,他便仓惶地将手放开了,骂一字剑搞啥子鬼,吓得他半死,而一字剑则厉声问道:“他不过就是个有些追求的打铁匠而已,你为何要用这种残酷而羞辱的方式,了结他的一生?”

两人原本就有些嫌隙,此刻一斗上嘴,就对骂起来,刘老三骂一字剑忘恩负义,翻脸不认人,而一字剑则骂刘老三是黄世仁地主佬,两人对掐,刘老三最后说不过了,大声喊道:“这事儿说到底,还不是你们黄家的事情?我不过就是伸了把手而已。”

一字剑火气更甚,揪着刘老三的领口,破口大骂道:“我是我,他们荆门黄家是荆门黄家,老子虽然也姓黄,不过我就是肉联厂一杀猪的,跟那种高门贵阀攀不上半点关系,你要是再不说人话,我日你先人板板,信不信老子以后,都不管你这点破事了啊?”

他说得决绝,刘老三有些心虚了,但终究还是不肯认错,这可苦了被钉在墙上的那位爷了,半边脖子被砍,自该流血而死,结果不知道是那饮血寒光剑的缘故,又或者是别的,反正他就是没死透,嚎叫了一阵子,嗓子都喊哑了,发现自己还没死,这两位爷倒是吵得不亦乐乎,委屈地说道:“两位,你们能不能腾出点功夫来,给老头子我一个痛快啊?妈的,痛死了……”

驼背老头苦苦哀求,然而那两位爷好像吵嘴上了瘾,当做没听到,他无奈,又瞧向了我来,说这位小哥,您见笑了,给我来个痛快的,赐我一死吧?真的,哎哟,太他妈痛了……

手上无数人命官司的邪道头目,居然怕痛?我有些疑惑,不过我有心从他身上得到罗大屌的下落,于是便跟他商量道:“这事儿倒是没难度,只不过我那个朋友,罗大屌的下落……咳咳,你应该懂的。”

我话儿说完,他立刻急促回答道:“我没杀他,那小子根骨不错,我把他交给白纸扇了,希望能够培养出一个后辈来——你别问我白纸扇在哪儿,我若是说了,灵魂将堕入深渊,永世不得安宁的,快来,痛啊……”他扯着嗓子喊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我瞧见他说话倒也实诚,也不忍他再这般痛苦,于是上前,将手握紧了那把血饮寒光剑,感觉那剑柄温凉适度,有着一种十分默契的舒适感。

接着我的手一带,驼背老头的脑袋,便轻轻松松地掉了下来,朝着地上滚落而去。

头颅掉下,满腔热血朝着空处喷涌而起,按理说这血液足以喷出七八米,然而却全数被那饮血寒光剑给吸收了,而这把剑突然就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我吓得想要甩脱,却仿佛黏在了我的手上一样。刘老三和一字剑停止了争吵,扭头过来看我,但见这血剑红光凝聚已久,陡然爆发,一股血光之气,陡然而升,直刺苍穹之上,浩然磅礴之处,简直就是一场神迹。

瞧见面前这番景象,刘老三激动得嘴唇直抖,拉着一字剑的手喊道:“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神兵现世,天有异象生出,这简直就是奇迹啊!”

刘老三兴奋得像个小孩儿,抱着一字剑的手又笑又跳,完全忘记了刚才还和这个又丑又矮的男人吵得不可开交。

在持续了十几秒钟之后,那道血光突然收敛,我也终于将这滚烫得跟发红炭火的长剑给扔在了地上,向后退开,一直退后十几步,不小心就踩到了一具身体上面来,低下头,却见申重一脸郁闷地瞧着我。我当时有些懵了,手忙脚乱地将他给扶起来,问他没事吧?申重先前被驼背老头制住了,不过倒也多大伤势,旁边的老孔和小鲁也都没事。

一切无事,我们走到了刘老三和一字剑面前,连声道谢,感激援手之恩,刘老三心不在焉,随便应付两句之后,将驼背老头的衣服撕下,用布包着那饮血寒光剑匆匆离开,我们送他俩刚到门口,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了剧烈的踹门声。

咚、咚、咚……

喜欢《苗疆道事》吗?喜欢南无袈裟理科佛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一章 小哥赐我一死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