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钱氏商行

  ……

  是夜。

  王守哲的马车回了主宅一趟,写了几封信交由各家将派送。

  第一时间提醒一下关系较近的家族,以免他们受灾后对没有遭灾的王氏心生嫌隙。即使万一他们已经有所发掘虫灾迹象,也不妨碍王氏的示好。

  除此之外,王守哲仅带了两个家将骑着马连夜出门。抵达了定蒲渡口后,用家族渔船秘密渡过安江,一路奔袭到长宁卫城时,天sè不过才亮堂了起来。

  长宁城的城廓在阳光下,雄壮而熠熠生辉。

  城墙有十多丈高,通体由浑厚黑石砖砌造,城垛上驻防着一些甲胄弓弩齐全的士卒。每隔数十丈,还布防着一座巨型床弩。

  长宁卫说是级别仅仅是县城,可比起地球上那些著名城池犹要威武霸气。

  没办法,这世界可不是华夏古代。外域险境中,生存着许多强大的妖兽凶物。一旦发生兽潮,高墙坚城是人类唯一的屏障。

  平安镇也有城墙,但是和卫城比起来差了不知凡几。

  王守哲一行三人的马匹在城门前缓缓停下,翻身下马,加入了赶早入城的队伍之中。不过此时赶早进城的,多半都是农户、小商贩、手工业者等平民。

  他们一见到牵着高头大马,衣着华贵的王守哲与家将,就本能地让开表示敬畏。

  在大乾国,玄武世家就是特权阶层,哪怕再落魄的小世家也不是平民能比的。

  东城门口。

  两名甲胄齐全的士卒迎上,检查了王守哲的家族令牌,随后就恭敬地请他进了城。

  他进城后也不耽搁,牵着马直接往行去,钱氏商行生意遍布陇左郡,实力雄浑而且信誉优质。紫府学宫炼制的灭虫散,正是钱氏商行主导打理。

  仅此一项,钱氏商行就赚得盆满钵满,更何况他们的生意远不止灭虫散这一项。

  掏出王氏家族令牌,家将留在门外守候,王守哲被门子引进了商行内的一个偏厅守候,侍女奉上瓜果茶水后退去。

  王守哲淡定地喝着茶,四下打量一番。即便只是一个商行分行的偏厅,依旧是装饰得极尽奢华,各种珍贵木材打造的屏风家居,随意置放的古董摆件等,件件都是价值不菲。

  以王守哲比较“浅薄”的认知,也察觉出这偏厅内的装饰品的价值。就起码数百上千乾金,彰显着钱氏商行的浑厚财力,真不愧是称霸陇左的豪族之一。

  身为穿越者的王守哲,自然明白钱氏商行心理战术的套路。

  等了一刻钟左右。

  一位身材白胖,满脸写着和气生财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平安王氏家主亲自莅临,钱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王守哲眼睛一眯,对方不动声sè的一句客套话,展现出来的信息有些巨大啊。

  他担任族长不过这区区两三天的事情,而且如今平安王氏式微,哪怕族长变动这种事情也引不起太多关注。却不想,钱氏商行非但关注到了。在一刻钟内,便确定了他的身份。

  真不愧是称霸陇左的商业巨头之一,这信息能力非常强大。而且对方姓钱,气质不凡,多半是钱氏的血脉族人。

  “哪里哪里,王某冒昧前来,能让钱主事亲自招待已三生有幸了。”王守哲自然也是客套谦虚地回应。这位姓钱的,自然不可能是掌柜。

  钱氏商行体量极大,就算是长宁分行的掌柜也是大人物,不可能来接待他这个破落家族炼气境族长的。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各自坐下。

  坐下后,也没开始谈正事,那钱主事与王守哲从宙轩老祖谈到珑烟老祖,再谈到他王守哲通过紫府学宫初试的成就,侃侃而谈中显现出了他的功课之出sè。

  而王守哲此行图谋甚大,自然也不能露怯,陪着他闲聊侃大山,不经意间展露一下比土著强大些的逻辑能力与思维能力。

  “可惜啊可惜,以守哲老弟你的学识,如去参加紫府学宫的复试,成为学宫弟子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情。”钱主事不经意间对王守哲更为重视了几分,半捧半感慨道,“紫府学宫可不单单是注重修为天赋,他们同样器重学宫弟子的眼界与格局。我认为王氏在你手里,迟早会重返巅峰,甚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钱老哥可别奚落小弟了。”王守哲摇头苦笑道,“我们平安王氏只求平平安安地生存下来,别无他求。”

  在彼此客客气气下,两人已经开始称兄道弟了起来。

  “过谦过谦了。话说守哲老弟,你这连夜赶来我钱氏商行,莫非是有什么大生意要做?”寒暄了半晌后,钱主事终于有些按捺不住了,将话题拉向了正轨。

  闻言,王守哲将茶杯轻轻一放,眼神中充满了淡定:“说起来此事还真需要钱老哥帮忙,我需要五千袋灭虫散。”

  此言一出,钱主事蓦地手抖了一下,不敢置信地看着王守哲,好半晌后强压下不满道:“守哲老弟莫非是来消遣我?”

  “钱老哥何出此言?”王守哲淡然自若,“诺大的钱氏商行,不会连五千袋灭虫散都没有吧?”

  “老弟啊,你可知五千袋灭虫散是何等之多?灭虫散一袋约百斤,稀释后足够百亩良田所用,而五千袋灭虫散已是五十万亩农田的用量了。”钱主事皱着眉头说道,“咱们长宁卫以及麾下各镇加起来,也不过是一百五十万亩左右的良田。”

  “我知道。”王守哲的脸sè丝毫没有波动,眼神十分认真。

  钱主事表情渐渐变得精彩了起来:“老弟并非开玩笑?”

  “自然不是开玩笑。”王守哲说道,“我平安王氏虽然只是九品末流世家,也不至于会如此不知轻重。”

  “好好好,老弟可真是给愚兄一个天大的惊喜啊,这笔买卖我接了。”钱主事表情愉悦道,“不过,钱氏商行长宁分行中仅有两千袋库存,其余三千袋需要去其它分行调取,至少需要十天时间。”

  “库存为何如此之少?”王守哲略微皱眉。

  “这已经不少了,往年都是库存基本清空的。”钱主事正sè说道,“因涉及到原材料的种植和生产,每年的灭虫散产量都是计划好的。去岁原材料丰收多生产了一成多,原本想低价售给各家族的,却不想只有少数家族才肯花钱囤货。这不,去岁冬天这一批咱们长宁卫还剩下两千袋积压。”

  “老哥,那些家族为何不肯趁着低价囤货?”王守哲漫不经心地随口问道。

  “这个……好吧,此事说起来也不是什么秘密了,很多家族都已经知道,说给老弟听也不违反族规。”钱主事略一犹豫后无奈道,“灭虫散中所用的药材,都是通过很多世家药田种植出来的。因为利益不错,就有越来越多的世家投产药田,最近几年产量是越来越高,而我们也在压价收购原材料。今年冬季这一批灭虫散,产量恐怕……你也知道,越大的家族消息越灵通。”

  呵呵~王守哲明白了,这是产能过剩,市场饱和了。他在经济学上虽然不是什么专业人士,但是在眼界和意识上还是超过这玄幻世界的土著的。

  “既然如此。”王守哲谋算了片刻后说道,“商行库存两千袋现货,以及那三千袋期货我都要了。”

  “这个,守哲老弟啊,何为期货?”钱主事完全不懂这个词,圆胖的脸上充满了疑惑之sè。

  ……

看网友对 第十六章 钱氏商行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