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生物军团

  ……

  九星虫王!

  王守哲嘴角抽搐了几下,这个五妹平常倒是不显山露水的,可私底下却是有些……令人头皮发麻啊。

  “嗡嗡!”

  拳头大小的九星虫王甲壳打开,膜翅飞速扇动着来回应她。

  与此同时,王珞静从腰间掏出了一个翠竹小笛子,凑到唇边吹奏起来,那是一种独特的韵律,声音尖锐而高亢,听在耳朵里颇为刺耳。

  可九星虫王对那声音却十分熟悉,翅膀一震动,发出了连续不断的嗡嗡嗡声。那箱子里的其余小型九星虫纷纷展翅开飞,围绕在九星虫王身侧,就像是一团变幻莫测的云朵。

  随着王珞静的指挥,九星虫王率先向麦田杀去,随后成千上万只虫子形成的虫群如一阵狂风般跟上。虽然同为瓢虫,但是这玄武世界的瓢虫显然更加凶悍一些。

  它们落在一株株尚有些干瘪的麦穗上,逮住一只蚜虫就开始大快朵颐,它们的战斗力远不是草蛉幼虫可以比拟,短短半刻钟,每只九星虫至少干掉了五六只蚜虫。

  如此生物军团一出,当真是所向披靡。

  “珞静,干得好,干得好。”王守哲开心地赞赏不已,“有你这样的本事,我们王氏的粮食有救了。”

  “四哥哥,还不够。”王珞静摇了摇头说,“从麦子灌浆期到成熟,不过才十几天时间。时间越往后拖,越容易减产。”

  她爷爷王宵志一辈子专业务农,她从小耳濡目染对此道颇为熟悉。当即二话不说,又从草蛉虫箱子里,掏出了两只胳膊粗细,浑身枯槁sè的大虫子。

  “四哥哥,这两只草蛉虫王生产虫蛋太多,恐怕已经活不多一个月了。”王珞静有些心疼而愧疚道,“希望它们在最后的时光,为家族再做最后一次努力吧。”

  说着她又奏响了翠竹笛子,这一次的声音和指挥九星虫王时完全不一样,声音十分低沉。两只颜sè枯槁灰败的草蛉虫王蓦地惊醒过来,振翅向远处飞去。

  它们的速度极快,几个呼吸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它们飞行的时候,口器还在不断颤动,发出低频的声音。

  “四哥哥,草蛉虫王有召集伙伴的能力。”王珞静说道,“希望它们能多召集些伙伴回来,现在野外的草蛉虫越来越少了,只有山里面还有一些。”

  对此,王守哲也思考了起来,这大概率是紫府学宫推出的灭虫散的锅,蚜虫的大量减少,也导致了草蛉虫族群的减少。

  如今抗药性蚜虫出现爆发征兆,草蛉虫群却是根不上,恐怕这一次要有大事情发生了。

  一个时辰后,其中一只草蛉虫王已经回归,带回来了千军万马,它们在麦田内飞舞,疯狂地捕食着蚜虫,更可怕的是,它们吃着吃着,就开始在麦穗叶片上产蛋。

  等到天擦黑,又是一只草蛉虫王回归,它带回了更多的同族,那密密麻麻的草蛉虫大军,都让王守哲怀疑着数千亩麦田内的蚜虫够不够它们吃了。

  而且它们产下的大量虫卵,只要数天功夫就能破壳而出,小小幼虫也不容小觑。

  如此壮观的场面,逐渐引起佃农注意,继而禀报了王宵志。等随后赶至的王宵志,了解了那是他孙女王珞静干的好事,真是把他给震惊地连话都说不出来。

  霎时间,他老泪纵横,呢喃不已:“这一次咱们王氏有救了,有救了。”

  “四爷爷,我们另外两个农庄的农作物也不少。”王守哲说道,“具体事宜呢,我就不参与了,四爷爷您自己和珞静商量吧。”蚕庄虽然以蚕桑为主,但是也种了不少麦子。

  “这……”王宵志一听要和孙女商量,还是一个最小的孙女,顿时脸sè有些拉垮。

  “四爷爷,您要是觉着珞静多余,我可以把她带回去,免得她在这里碍手碍脚。”王守哲笑眯眯地说道。

  “不多余,不碍事。”王宵志急忙摇头,老脸一阵扭曲,对王珞静仿佛露出了个讨好般的笑,“珞静啊,咱们还是得想办法救一下另外两个农庄。你有什么要做的,尽管让爷爷去做。”

  王守哲笑了,虽然王宵志这老头子顽固而重男轻女,但是对家族的忠诚度和归属感却是绝无问题,只要观念能扭转过来,还是家族的栋梁之材嘛。

  见王宵志转换了态度,王守哲又将他拉到了一旁,面sè凝重道:“四爷爷,看样子这一次的虫灾,绝非我们王氏一家。不敢说陇左,但是长宁卫附近,总体恐怕至少得减产四五成。”

  “那不是好事吗?”王宵志一愣后,旋即“憨笑”道,“其它家减产,就咱们家丰产……”

  “这世间,好事和坏事往往没有绝对。”王守哲冷声道,“有时候看上去很好的事情,往往会变成坏事。”

  王宵志一凛,旋即反应过来:“守哲你的意思是,其他家族会眼红我们?”

  “若仅仅是眼红倒也罢了。”王守哲表情十分凝重,“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所有人一起受灾自然没得说。若我们王氏一家丰产,别说那些敌对者家族了,便是连关系较好的家族,恐怕也会心生嫌隙。一招不慎,我平安王氏有可能成为众矢之的。”

  “那该怎么办?如今我王氏已经风雨飘摇,若是再……”王宵志一下子急了,他终究只是长期务农的族老,对于此道了解太少。

  “四爷爷莫急,有时候坏事往往又会变成好事。”王守哲自信地笑道,“得看如何运作此事,将局势导向我们有利的一面。我们来盘算一下,首先是长宁徐氏,山阳公孙氏,山yīn柳氏这三族,他们与我们平安王氏长期通婚联姻,彼此关系天然亲近,自然得想办法协助他们。”

  其实这三族之中,王守哲对山阳公孙氏印象最佳,这不单单是他目前嫡母是来自公孙氏的原因,而是公孙氏的族风比较大气爽朗,哪怕对如今比较落魄的平安王氏也并不嫌弃。

  当然这和先前嫡脉间的联姻也颇有关系,如今公孙氏当代族长公孙墨的祖母王玲蝶,便是来自王氏的第四代嫡系。

  而长宁徐氏本身是一个非常强盛的玄武家族,比起平安王氏最强大的时期也不遑多让,那时候双方嫡脉都是互相通婚,彼此关系亲近。

  只可惜后来……

  王宵志表情复杂而痛惜地点头道:“不错,这三家和我们王氏血脉联姻很深。只是珍梅妹妹可惜了……”

  王守哲知道他在说什么。当时王氏家族剧变后,为了巩固和长宁徐氏的关系。在珑烟老祖的运作下,第五代的王氏嫡女王珍梅姑奶奶嫁给了徐氏嫡长子。

  而王珍梅也不负使命,数年后怀上了嫡血,两家关系也达到了最亲近的状态。只可惜,王珍梅姑奶奶竟然莫名难产而死,造成了一尸两命的悲惨结局。

  当时王氏悲恸莫名,宵字辈的兄弟们都去长宁徐家大闹了一场,便是连珑烟老祖也被惊动亲自到场验尸,没有发现任何可疑和蹊跷后才作罢。

  自从那之后,王氏和徐氏的亲密关系发生了裂痕,彼此通婚仅停留在直脉,再不涉及嫡脉。

  同样,山yīn柳氏和王氏的关系也是有些错综复杂,一言难尽。

  只是复杂归复杂,彼此之间的血脉关系却是无法抹灭,关键时刻还得互相拉一把。

  ……

看网友对 第十四章 生物军团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