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苗疆道事最新章节列表>>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 第十九章 饮血寒光剑,铁齿神算刘

第十九章 饮血寒光剑,铁齿神算刘

小说:苗疆道事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漆黑而封闭的厂房中,突然破空声起,一道碧绿光华从无中生有,将驼背老头打向女鬼白合的珠子给荡开了去。

听到这猥琐而得意的声音,我浑身一震,这可不就是我先前想要去找的算命先生,刘老三么?

我瞧见那道白影仓惶无措,竟然朝着我这边扑来,眼睁睁地瞧见我们就要撞到一起,结果那玩意竟然朝着我手上的剑上面钻了进去。这什么节奏?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突然又瞧见头顶上面一阵光芒四射,接着有十二盏灯光,陆续亮起,将整个车间给照得透亮。这会儿我瞧见了,闯入这禁闭空间中来的,还真的是算命先生刘老三,此刻的他拢着袖子,正蹲在空中一根粗大的管道上面,看着下方。

他那根布幡招牌竖在旁边,有yīn风吹动,猎猎作响。

这出场,简直就是帅爆了,然而瞧见他灰头土脑的模样,也不知道从哪儿钻过来的,一副落魄,跟这骤然而出现的高手风范,十分不搭。

灯光的亮起,让我瞧见了滚落一旁的小鲁、老孔和申重,也看到了驼背老头,这家伙被突然闯入的刘老三给吓了一跳,人竟然已经退到了十米开外,一脸谨慎地看着头顶上的刘老三,脸sè数变之后,这才寒声问道:“你是谁?”刘老三得意洋洋地抬起头来,手指着旁边的那杆旗幡,对着上面的五个字念道:“认不认识字?老夫叫做——铁、齿、神、算、刘!”

驼背老头一脸茫然,说:“铁齿神算刘,哪个犄角旮旯蹦出来的小角sè?你怎么进来的?”

刘老三站了起来,提着幡布招牌,往着上面的铁架子楼梯走,转了下来,大声地说道:“孤陋寡闻啊,孤陋寡闻!我们其实是见过的,刘大侉子,我师父曾经给你兄长算过命,说他戾气过重,性格无常,年少易折,当时我在场,你也在场,当时你们都不信,你看看现在,他不是躺地下面去了么?你们这家传的手艺,太残暴了,邪门外道,总是活不长的。实话说吧,我从西郊的瓦浪山过来,那儿的聚邪敛魂阵,是不是你布下的?”

驼背老头面无表情,双手反复地搓着,然后反问道:“哦,原来是麻衣世家的人,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这事儿重要么?”

刘老三嘿然而笑,说:“这太有关系了,你知道你惹到了谁么?对,我们这伙人,学得是文功夫,推算测字,算的就是一个命,跟你们这些武行出身的人不能比,不过黄养神虽然是我的师弟,但他是黄家远支,知道黄家么?就是荆门黄家,如今黄家的人死在了你手里,莫说是你,就算是你们集云社的大档头、白纸扇,都扛不住的……”

“荆门黄家的?”驼背老头一脸严肃,眼睛似乎左右转了一下,然后试探着说道:“刚才出手的不是你吧,让那人出来,我见识见识。”

说话间,刘老三已经走到了地面来,不理他,而是自我感觉良好地跟我打招呼:“嘿,二蛋,又见面了,是不是有一种很惊讶的感觉啊?我说过了,水库的事情还没完,这不,老夫现在就已经找到凶手了。”

似乎对先前我和罗大屌并不怎么搭理他这事儿,耿耿于怀,刘老三走过来,揽着我的肩膀,洋洋得意地说道:“你知道这货是谁了吧,集云社你别听着名字文气,其实就是你们这一带最凶残毒辣的社团帮会,虽然解放这几十年,被瓦解许多,但是依旧余孽仍在,可以这么说,你们这儿但凡出现点什么坏事儿,九成都是他们集云社弄的鬼。不过呢,今天倒是让你瞧好,老夫是怎么灭了他的!”

刘老三年纪顶了天也就四十,不过老喜欢在我面前说起“老夫”二字,倚老卖老,不过罗大屌这事儿上面,我有心找他帮忙,倒也在旁边捧哏,拱手说道:“倒是请先生施法,将这魔枭给灭了,免得遗祸群众。”

刘老三这边得意,却没晓得驼背老头早已忍耐不住,这儿是他的地盘,整个车间的地下都被他暗中布置了法阵,哪里能容刘老三在这儿撒野?

他本来还准备将那个黑暗中的高手给逼出来,却没想到刘老三根本不接招,于是厉声喊道:“你这个家伙,莫非真以为将荆门黄家搬出来,我就会怕了?你当我杨大侉子是刚出来混的是吧?今朝就将你们给全部弄死,祭炼进那寒光剑里去,有了那深水怨灵和钢铁怒火的淬炼,我看到时候还有谁,能够过来找我的麻烦?”

他大声喊着,身子朝着高炉那儿退去,不知道要做什么,我扭头看了说大话的刘老三一眼,发现他只是光喊喊号子,身子却是纹丝不动。

这个家伙,他特意跑到这儿来,莫非是来吹牛的?

刘老三给我的感觉十分不靠谱,手握着短剑,我想要再次冲上去跟驼背老头拼了,心中估量着如果我将《种魔经注解》中的魔功施展而出,能不能拼得过?然而刚走一步,刘老三却伸手拉住了我,沉声说道:“你别动,让那个家伙先吹一下,我倒是想要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敢说出这么牛逼的大话来。”

刘老三这话儿一说完,我就晓得他应该是另有所图了,而驼背老头却是毫不在乎,三两步走到了高炉旁边,脚在一块地上很有规律地踩了三次,手朝着空中一挥,竟然凭空抓出了一把长剑来。

这长剑,剑长三尺,非金非铁非石非木,给人的感觉,好像是珊瑚上面镀了一层胶质,然后有浓郁的血光将其笼罩,煞气逼人。

刘老三瞧见这玩意,整个人的眼睛都不由得亮了起来,大声喊道:“不错,以血钢为构架,以深水凝胶为媒介,虎楼石碾碎而附着其上,先是在yīn气逼人的水底凝练,而后又用含血煞的现代钢铁技术熔炼——杨大侉子,金陵人称呼你为天才,是可以并肩于墨晗的大师,这话儿倒真的不是吹捧,这把饮血寒光剑一出,只怕就算是于墨晗大师,都压不住你的风头了……”

面对着刘老三的夸奖,驼背老头的脾气也变得温柔了,他轻轻抚摸着那把长剑的剑身,就像抚摸自己情人滑腻而白皙的肌肤,投入了十二分的感情,这般腻乎好一会儿,他才抬起头来,回复刘老三的话:“这剑呢,目前还只能算是半成品,所有的功效都还没有完成,不过杀了你们,差不多就能够出炉了!”

刘老三嘻嘻笑,指着驼背老头说道:“剑都是有灵性的,认主人,而世界上最了解这剑的,是它的创造者。一般来说,如果用铸剑师的鲜血和性命,来给这剑开光,我觉得这才算是完美,对不对?这事儿古人就有典范,如果真的这样做,我相信,这三十年内,将没有人能够做出超越这把饮血寒光剑的作品,而你,则将永垂不朽,惊醒后人——怎么样,我给你想的结局美丽吧?”

刘老三自说自话,而驼背老头整张脸都变黑了,他将剑给提起来,做了一个标准的起手式,冷声说道:“这结局,我不喜欢。”

这话说完,他脚步一动,整个人就宛如鬼魅,一步竟然就跨到了刘老三的跟前来,那把剑的剑身上面有好多孔洞,一动,无数呼啸声便滚滚而起,宛如万千的魑魅魍魉,一齐狂啸,整个天地都化作了一片扭曲,无边血海陡然而生。我心中骇然,感觉空气在那一瞬间凝固了,浑身僵直,动弹不得,而旁边的刘老三也是有些猝不及防,唯一能够做的,就是将手中的那杆旗幡往前一挡。

刷……

一道清脆的撕裂声骤然响起,刘老三的那杆旗幡碎成了一大片,漫天飞扬,而我和他则终于一齐往后退开,我心中发麻,朝他大声喊道:“大哥,你不是信心满满,胜券在握么?现在是咋回事啊?”

我痛苦,而刘老三并不亚于我:“我艹,我的招牌!那可是我混饭的玩意啊,没了它,我吃啥呢?杀猪的,你再不出现,老子就死了!”

这话音未落,持着饮血寒光剑大步前来的驼背老头突然停住,那把红光滚滚的长剑往前一绞,竟然给一道碧绿sè的寒光给缠住。

叮叮当当……空中发出了一阵爆响,跟打铁一般模样。一开始我的视线被那漫天的剑光给吸引,然而过了一会儿,我才发现那碧绿sè的光芒末端,竟然有一只手把握,凭空之间,出现了一个矮个儿男人,鼻孔外翻,满脸麻子,长相极为丑陋,然而他的身手却是出奇的好,与这个手持饮血寒光剑的驼背老头,竟然战得不相上下,隐隐还有反超之势。

漫天的剑光宛如星光,能够将人的眼睛都给耀瞎,高手较技,在于剑招,也在于剑势,两人在一阵交锋之后,双双后退,驼背老头握剑的手都有些颤抖,朝着那个丑汉子厉声喝道:“哪里来的家伙,报上姓名来!”

喜欢《苗疆道事》吗?喜欢南无袈裟理科佛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九章 饮血寒光剑,铁齿神算刘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