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苗疆道事最新章节列表>>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 第十一章 摸骨算命言改名

第十一章 摸骨算命言改名

小说:苗疆道事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罗大屌正一边吃饺子,一边跟我讲起他在省钢锅炉房里面,被那个锅炉师傅欺负的事情,说着说着,委屈劲儿就上来了,泪水朦胧,却不想到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三指一捻,一个饺子就不翼而飞了,这速度,简直就是训练有素的贼祖宗啊。

罗大屌顾不得讲那个欺负他的锅炉师傅了,赶忙护住自己的饭盒,结果旁边的另外一盒饺子,直接给人抽走了。

罗大屌暴跳如雷,伸手就过去抢,作为麻栗山第一猎户的儿子,他的身手倒也敏捷,然而却没有那人利落,三两下,便闪开了他的手,在远处一站,将那盒盖儿打开来,瞧见满满一盒饺子,深深吸了一口香气,贱兮兮地笑,满足地说道:“我就知道今天晚上有好吃的,幸亏没有填饱肚子。”

罗大屌还待上前纠缠,我一把拉住了他的胳膊:“大屌,别闹了,这是我一位朋友,他闹着玩儿的呢。”

听到我这话儿,罗大屌才停下了来,不过瞧见那满满一盒饺子,心不甘情不愿。这中途杀出、来抢饭盒的人,正是昨天刚刚分别的算命先生刘老三,他一身的本事,却是个怪人,年纪不大,自称老夫,申重的盛情相邀,却弃如敝履,反而是屁颠屁颠儿地跑过来,抢罗大屌这一盒饺子,实在是一个有趣的人,我站起来,朝着他挥手招呼道:“刘先生,没想到你也来金陵了。”

刘老三永远都是处于饥饿状态,三两口,半盒饺子都进了嘴巴里,噎得够呛,这才跟我说道:“嗝,别叫先生啊,搞得怪难听的,你以后就叫我刘老三,我呢,也叫你……咦,对了,你叫陈二蛋对吧,论辈分,你倒是比我大一点儿。”

似乎怕我们反悔,刘老三把饭盒里面的饺子全部都给吃完了,这才还给我们,一边打着饱嗝,一边说道:“我都说了,瓦浪山那儿的事情,还没有完,事情复杂着呢,我最近会在金陵这带混口饭吃,到时候也查一查,应该是集云社的那伙人搞的,这帮龟儿子,潜匿这么久,死灰复燃了,实在是讨厌得很呢。”

我愣了一下,问他什么是集云社?

刘老三这才反应过来,晓得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儿,立刻顾左右而言他,我瞧见他不愿意提起,也没有再追问,而是谈起他为何如此落魄,还跑过来抢我哥们的饭吃,说到这儿,刘老三一脸愤怒,大骂道:“还不是于墨晗那个老抠门儿?仗着自己有把子手艺,就漫天要价,老子倾家荡产,才求得他帮忙做了那鱼骨剑和鱼皮软甲,靠,几十年的交情了,一个大子都不肯少,他以为他是李道子么?”

刘老三发了一通牢骚,瞧见我一脸茫然,晓得这是鸡同鸭讲,摆摆手不谈,又看到旁边的罗大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那吃得空空如也的饭盒,搓着手笑道:“小兄弟,不好意思哈,把你的夜宵都给吃完了。我刘老三出来混,从来不欠人情,这样吧,我给你俩算一回命,也算是值当了饭钱了,你们看怎样?”

罗大屌大概是不信这个疯疯癫癫的家伙有多大本事,白了他一眼,没理睬;而我呢,当初曾经被李道子和杨二丑摸过骨算过命,晓得自己不多不少,命有十八劫,苦得跟黄连水一样,那会儿的我已经晓得了李道子到底有多牛逼,所以就没有必要让这个江湖算命的再来一遭了,于是也没有啥兴趣。

刘老三本来优越感满满,就等着我们期待的眼神呢,结果这话儿一说出口,我们两人都没有搭理他,立刻满满的挫败感涌上心头,愤愤不平地说道:“嘿哟,我说你们两个傻孩子,脑袋进水了吧?我铁嘴神算刘出自麻衣世家,搁东北三省,那可是响当当的人物,平日里,别人千求万求也求不来的机会,摆在面前,你们两个竟然都不搭理?真的是把黄金当牛粪了……”

我瞧见刘老三满腔抱负,无法施展,于是劝罗大屌,让他勉为其难,就给这人算一算吧,权当做是逗个闷子。

罗大屌无所谓,便由着他弄,而这刘老三摩拳擦掌,准备大展身手,免得让我们两个小屁孩给小瞧了,问了罗大屌的八字之后,又看了手相,闭目掐算一番,然后突然问道:“你母亲很早就不在了,平日里跟这父亲一起过活,手上杀气很重,看来是玩过凶器,少年离家,今年莫非还没有成年?”

一般算命的人,云山雾罩地瞎扯,怎么玄乎怎么掰,然而刘老三一上来,字字到位,本来没怎么当真的罗大屌,不由得直起了身子来,点了点头,说是啊,你怎么知道的呢?

刘老三得意洋洋,说天下之间,熙熙攘攘,命运之线密密麻麻,却并非不能开解的,我等相学,上演天机,下推地势,区区人物,不过小技而已——你现在的一切,都在脸和手上写着呢。我还晓得你父亲杀气太重,他自己阳气足,不受影响,可怜你母亲体虚yīn弱,没躲过那杀气缠集。不过每个人的命格不同,你若是想问以后,则需摸骨了,要不要来?

罗大屌被唬得一愣一愣的,任他施为,结果刘老三也是来了兴致,一双刚吃完饺子、油乎乎的手,随便擦了擦,便朝着罗大屌的身上摸去。

摸骨算命,这讲究的就是一个细致,全身二百零六块骨头,那得摸上一大半,罗大屌没经历过这个,给刘老三这般或轻柔或粗鲁地摸着,一身鸡皮疙瘩便起了来,脸也红了,气也粗了,十二分的不自在,结果到了后来,刘老三往下面开始摸的时候,自己也吓了一大跳,眼睛都瞪得滚圆。

不过在片刻之后,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整个人却突然变得极为严肃起来。

这摸骨,整整一刻钟方才结束,两人都是一身的汗,罗大屌还好,他只不过是不适应而已,而刘老三却仿佛在这江水里游了几个回合一般,大汗淋漓,脸sè苍白,我瞧出了不对劲,问他怎么了。

足足沉默了好一会儿,刘老三这才说道:“亏了,亏了,这笔买卖真的做亏了,一盒饺子,弄得我差一点儿就脑袋爆掉——罗大屌,虚的呢,我也不跟你多讲,老实跟你说,你命不好,近日必有大劫,度过则生,不过则死,就这般简单,至于安然渡过,这里有讲究,名乃命根,你这名字虽然应景,但是却不上台面,需要改,如何改,须记两句,‘贤于己者、颠乾倒坤’,而这也只是起始,真的要过,你需要遇到贵人,那人在东南,卧虎藏龙之地……”

这话儿还没有说完,刘老三突然喉口一甜,一口鲜血就喷了出来,他脸sè剧变,站起身来,招呼也不打,竟然扛着自己吃饭的家伙什儿,仓惶逃开。

罗大屌有些莫名其妙,指着刘老三的背影说道:“二蛋,这人神经病吧,莫名其妙的?”

我知道这个算命先生并非凡人,瞧见他这么狼狈地逃离,心中也有些戚戚然,拉着他的手,说大屌,他的话,你还真的要往心里去,名字看看能改就改了吧,我自己也想改名呢,二蛋、大屌,别人听到都想笑,你也是,好好想一想。另外这几天,你自己小心点,别出了事儿……

罗大屌蛮不在乎地摆了摆手,遗憾地舔了舔嘴角,说:“好吃不过饺子,这味道真不错,可惜还没吃够呢,就都给那混蛋吃完了……”

朋友之间的相聚匆匆,完了我又开始了悠闲的办公室生涯,彼此都没有怎么把那刘老三的话儿放在心头,因为毕竟这事儿对于普通人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然而现实却仿佛在嘲笑着什么,还没有一个星期,我在办公室接到一个电话,是一枝花打来的,她问我,罗大屌到底怎么回事,都旷工三天了,人也没有露一面,现在他们厂后勤的负责人找她要人呢,让她到底怎么说啊?

喜欢《苗疆道事》吗?喜欢南无袈裟理科佛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十一章 摸骨算命言改名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