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吾为圣师(第二更)

这是一场大机缘啊!

虽然可能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机会才能砸在自己的头上,但对于修行法门有无法参悟之处的修士而言,真的是一场大机缘。

说不定这大运恰好就撞到自己头上了呢?

修真者的世界里,智慧障最难破。

智商这种东西,看不见摸不着,但偏偏又是横亘在修行之路上的巨山。

有些事情一时间想不明白,就很有可能一辈子想不明白。

竹山湖畔,至少有三分之一的修士感激、赞叹,然后飞快的将自己对于法门上的迷障记录下来,然后传递到苏扶摇等人的手中。

这个过程之中何灵秀完全是懵逼状态。

她看到这些人宛如朝圣。

这些人肯定都已经是王离的虔诚信徒了。

她方才明明还想看王离出糗,怎么会突然演变成这副景象?

授道解惑,在修真界的历史上,是何等的宗师才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她现在太了解王离这个鸡贼了。

这个家伙此时宛如神棍,但从他脸上的神sè,从挂在他嘴角的一丝得意微笑,她就隐约觉得,王离真的还能完成这种公开传道解惑的事情。

那不是宛若圣人?

关键在于,这件事情还是她挑起的头。

现在她都无法用言语形容自己的真实心情,只是残存的理智在告诉她,这不是件坏事,只要王离能够点拨个十余个修士,那除了收获更高的声望之外,他还能收获很多真诚的感激。

传业授道者为师,修真界最尊师重道,他今后能够收获多少善意和助力?

她不得不承认,王离在走上看似早夭的道路上后,又突然下了一招妙棋。

现在就看他到底能够给多少人授道解惑了。

在她的想象之中,能够给十余个修士传道解惑已经是很惊人的事情了。

但事情的演变却似乎又和她想的完全不一样。

苏扶摇等人安排的井井有条,第一批次数千法门的智慧障就传递到了王离的手中。

王离飞快的扫了一眼这些法门的名字,他瞬间就乐了。

重合度不算高,但也绝对不低啊。

这数千法门之中,至少有两百左右的法门他会啊。

按照这个概率,看来还有两批修士的法门要传递过来,那至少他能够解决个四五百名修士的修行问题?

“传功玉符,只要报到名字的修士,准备好传功玉符。”

他放出话来,同时让苏扶摇带了两名修士到他身边做记录,以免到时候对错了号。

“这就开始了?”

“这么快?”

竹山湖周遭的修士震惊了,但听到修士的名字不断报出时,他们更是开始震撼了。

“这么多?”

“他让这么多人准备传功玉符,难道能够给这么多人授业解惑?”

转瞬之间,他们听到苏扶摇等人报出近百个名字。

何灵秀的双手也不由自主的落在了自己的头发上,她有种想要抓头发的抓狂感觉。

“你真的不是在胡扯?”她忍不住传音给王离。

“你看我的样子难道是在胡扯吗?”王离呵呵一笑,传音给她。

报名字还在继续。

所有的人都快无法呼吸。

王离站在那里,和之前并无区别,但在竹山湖周遭所有人的眼中,他的身形似乎越来越高大,越来越伟岸,他的身上,就像是不断散发着一种名为智慧的神光,这种神光就像是要结成无形的光环,朝着天地之间扩张出去。

随着传功玉符递入王离手中,王离开始朝着传功玉符之中灌输他对法门的理解和见知。

这简直太轻松了。

一片片传功玉符流转到王离

手中,然后很快又流转出去,回到这些传功玉符各自主人的手中。

这些传功玉符的主人,对于各种法门疑惑不解的修士,在神识读取了这些传功玉符之中的内容之后,瞬间都差点给王离跪了。

“王道友,你实乃我再造恩师。”

“王道友,不,王圣师,你真乃圣师!”

一声接着一声的发自肺腑的声音不断的响起。

得到传功玉符的这些修士一个接一个的越众而出,他们不约而同的来到湖畔水面,对着王离遥遥致礼。

这画面令人心神震颤。

何灵秀都快要给王离跪了。

这转瞬得到指点的修士都已经过百了,但王离的灌输传功玉符还在继续。

她不敢相信所见所闻的一切,但这一切偏偏都是无比真实的存在。

“呵呵道友,这些道友看来也不小气,但是不如方才的车道友上道啊。”此时王离的鸡贼的声音却是传入她的耳廓,“光是致谢有什么用,还不来点实际的?呵呵道友,不如你帮忙提醒他们一声?”

王离就是王离,见缝插针是绝对不会改。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在实际收益方面,她倒是绝对不会拖王离的后腿。

“大家客套话都不用说了,王道友此时飞快解读参悟法门,神识损耗剧烈,而且他连番大战之下,本身道基也受损不轻,他原本就只有炼气八层的修为,若是有能够补益他神识和对他修行有补益的宝物,倒是可以赠予他一些。”她出声说道。

她说的虽然轻声,但周遭的苏扶摇等人却是听得清清楚楚,距离苏扶摇等人不远的那批最为虔诚的信徒也是听得清清楚楚。

“对啊!”

他们顿时也纷纷出声,对着四周阐述这道理,与此同时,他们之中便有不少人取出了不少灵药灵丹递了上来。

“对,王圣师非同寻常修士,根本不在意这些俗礼,我们又何必如此迂腐!”

“小玉洲出了王圣师这样的存在,我们东方边缘四洲将来必定不像此时这番没落。”

“王圣师,我有灵丹一颗,愿对王圣师有些用处。”

一时间,竹山湖周遭的修士也纷纷行动起来。

不只是那些得了指点的修士,许多并未得指点的修士也纷纷慷慨解囊。

“我丢!”

面对流水一样流过来的各种宝物,王离倒是有些措手不及。他飞快的传音给何灵秀,“呵呵道友快点收,不然一会堆起来显得东西太多了,可能诸位道友就没有那么慷慨了。”

道理是对,就是很鸡贼。这些信徒也真的是好韭菜,真的好收割。

何灵秀翻了个白眼,来什么收什么,全部很快收起。

王离的判断不错。

随着后继的传功玉符不断的传入他的手中,他推算的概率没有太大的偏差,有接近五百门法门是他会的。

他广结善缘,将这五百门法门的见解都灌入了相应的传功玉符。

等到这些完成,他让苏扶摇传出话去,“其余的传功玉符,要是你们不急着收回去,可以先暂时收在我这里,我今后若是得空,若是有发现能够解惑的法门,我会将相应的传功玉符传递出来。”

原先无数的修士崇拜是崇拜,但这样惊天的际遇没有落在自己的身上,看着前方湖畔密密麻麻站立着的那群幸运儿,他们心中多少有些失落。

但此时听到王离传出这样的话来,他们顿时就如同黑夜之中见到了明灯,迷城之中看到了出路,他们对于王离的崇敬和感激之情,完全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圣师!真正的圣师!”

无数人心悦诚服,“竟肯牺牲平日自身的修行时间,殚精极虑的帮助各洲修士,真乃我辈之楷模,千秋万载,都出不了王离这样的圣师。”

“我有金

丹一颗,名为昊天!”也就在此时,天空之中响起一声清越的声音,一名身姿曼妙的女修从空中驾着遁光落下,“含光洞天吕幽思,特携灵丹为王圣师贺。”

昊天金丹?

竹山湖周遭的所有修士都被震住。

此金丹非金丹修士的金丹,但两者之间,却不能说毫无联系。

整个修真界,能够用金丹来称呼的灵丹,一共也只有七十余种。

有资格位列其中的灵丹,无一例外都至少拥有能够提升金丹初期修士一阶的实力。

也就是说,至少要拥有让金丹一层的修士晋升金丹二层修士的灵丹,才能位列这七十余种金丹级灵丹之列。

昊天金丹在这七十余种灵丹之中位列中游,这种级别的灵丹,便是在道子大会上真正得到道子封号的修士,所得的三圣封赏灵丹,也不过如此。

“含光洞天?”王离听着这声音却是一愣,转头就问李道七,“这不就是你道侣的宗门么?”

“前道侣,前道侣。”李道七尴尬的笑,旋即又觉得自己的辩解不够精准,又道:“前未遂道侣。”

就在此时,一点金光已经落向王离身前。

这是一个金sè的丹瓶,丹瓶瓶身上全部都是镇压灵韵,以免灵气散失的符纹。

即便如此,王离还感到有惊人的灵韵在不断的和这丹瓶的瓶身冲撞,惊人的药气就像是汹涌的江水一般,随时要冲溃江堤般冲出来。

王离接住这个丹瓶,看着这名清晰的出现在视线之中的女修,顿时他又瞪大了眼睛。

好熟悉的感觉!

这名女修面容端庄,温婉文雅,彬彬有礼,但那种和李道七、萧满蔷相似的气质,却是怎么都遮掩不住。

“吕道友是吧?”他忍不住赞叹:“你有我李道七师兄的神采,我看你们倒是相配。”

吕幽思的身子微微一僵,但她却依旧是嘴角含笑,道:“王道友说笑了,我岂能有李道七师兄的神采。”

“果然更胜一筹,和萧道友的回答都相差无几。”王离感慨。

吕幽思的眉头不可察觉的微微皱起,她是含光洞天之中待人接物最为得体的女修,被赋予重任到此,但她和王离一个照面,却是有种吃不住的感觉,完全跟不上王离的思路。

“你说给我这颗灵丹是为我贺?”王离此时看着她,问道:“贺什么啊?”

吕幽思眉头一松,微笑道:“贺王道友为我辈楷模,为我辈圣师。”

“这个说法倒能够勉强接受。”王离直接收了这个丹瓶,然后问道:“我之前让他们传出话去,你们含光洞天的沈莉道友欠我们玄天宗一个隐山的名额,想必已经传到了?那吕道友你来,是不是也带来了好消息,这隐山名额答应给我们了?”

吕幽思的微笑有些凝固在脸上。

她的心头开始有些万马奔腾。

隐山的名额和这一颗昊天金丹能比吗?

隐山每三年开启一次,这数百年来,除了偶尔有一两个逆天幸运的修士能够得到比昊天金丹更好的东西,其余的修士得到的东西给昊天金丹提鞋都不配好吧?

都直接给了一颗昊天金丹了,这意思还不清楚吗?竟然还要问隐山的名额。

她心头虽然万马奔腾,只觉得王离的脑子有问题,但她毕竟有李道七的神采,她还是瞬间定了定神,风波不惊的解释道:“王道友,是这样的,隐山的名额我们已经都给出去了,我们宗主也觉得愧对王道友,所以便特意差我带来一颗昊天金丹。”

她觉得自己说的已经足够清晰和客气,但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王离却是疑惑道:“不对啊,一开始你就说这颗金丹是为我贺,是贺礼,这不是一码子事啊。这贺礼归贺礼,欠的东西归欠的东西,不能混为一谈。”

看网友对 第一百九十章 吾为圣师(第二更)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