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谁之雷劫(第一更)

原本他还准备先花点时间仔细的整理一下自己压榨到的所有法门,一下子弄出个几十种大道异相去吓那些灰衣修士的。

但听师姐这么一说,感觉真的完全没必要了啊。

大道异相越多,他越厉害,气海之中的诡异灰殿给他安排的对手也更厉害,不要到时候他自己几十种大道异相,结果对面的灰衣修士也是几十种大道异相。

以前师姐脑子不太好的时候,所做的推断就好像从来不错,现在脑子更好用了,王离当然相信她的推断不会有问题。

所以,就这样凑合着先渡劫吧。

他体内的灰sè道殿散发的这种灰sè元气的变态程度倒是也从来没有让他意外过。

他的真元一包裹这四根内蕴yīn雷的灵骨,这四根灵骨之中的yīn雷就以十分可怕的速度被抽离出来,被他的身体吸纳,然后随即消失。

此次师姐就在他身旁,所以他很清楚的感知到,当这些yīn雷从他身体里消失的刹那,吕神靓体内的气息剧烈的震动。

紧接着一片片虽然细小但蕴含着惊人天地灵气的碎片就出现在了他的体内,就像流星划过他体内无比广袤的天际。

兴许也是此时隔得近了,或许是清楚的知道了这些金丹碎片的来处,王离第一次因为这些碎片入体而产生了和师姐气息相连的感觉。

那种命数纠缠的玄妙之感。

他的命运,和师姐的命运,似乎无法捉摸,但又牢牢的联系在一起。

轰!

一片片碎片在他体内的虚空瓦解,崩发出恐怖的气流。

“来了!”

王离只觉得自己体内的灵气节节增长,他体内七颗白sè星辰疯狂的吞吸元气,那第八颗隐星瞬间发亮,真正定下星位,接着它开始吞吸灵气,转化真元,这第八颗白sè星辰,就此正式成型!

唰!

就在这第八颗白sè星辰真正形成的刹那,他的所有神识就像是被强行拘束于一点,也像是变成一颗流星般,瞬间就投入了灰sè道殿之中。

王离脚下瞬间涌出银sè星光,他已经很自然的运转九天踏星诀,做好战斗准备。

“这又是什么鬼?”

“这劫数又异变了?”

然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眼前没有出现任何灰殿指派的灰衣修士,反而是道殿之中他熟悉的那七道火光之外,反而是直接多了一道,变成了八道。

“二四六七八….真的是八道。”

王离数了数,确定自己数得没错,他顿时有些懵了,之前第七道火光之中是炼气八层的修士,那这多出来的一道火光之中,应该是炼气九层的修士?

是这灰sè道殿觉得炼气九层的修士也不够看,所以索性就直接凝出了这一道火光,就不用打了?

但这样的念头浮现在他脑海的刹那,他又直觉按照这灰sè道殿的变态程度,不可能就让自己这样轻松的什么都不做就到了炼气八层。

“我丢!”

他心中也才刚刚生出这样的直觉,突然就感觉到灰殿的顶端传来一阵可怖的威压,一种异样的亮光从弥漫灰殿顶端的灰sè元气之中隐隐透出。在接下来的一刹那,他的所有意识又瞬间和灰殿脱离。

“王离,你做了什么?”

他的神识就像是刚刚和自己的身体重新结合,刚刚清醒过来,耳畔就响起了何灵秀一声惊呼。

“我做了什么?”

王离莫名奇妙的下意识回了一句,但神识往外扫去,他的头皮却瞬间发麻了。

“劫云?”

他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在他的感知里,这座孤峰的顶端,那些漂浮的云气不断团聚变化,其中雷罡气息不断演化,竟似要生成劫云!

他眼睛的余光里,一直在安稳的吃着灵砂的吞金兽嘴角也有点抽搐了,晶莹的灵砂顺着它的嘴角滚落下来。

“师姐,这不是你引起的劫云,是因为我?”王离转头看向身旁一脸淡定的吕神靓,飞快的问道。

“嗯!”吕神靓点了点头,吐出了一个字。

王离都快哭了,“师姐你真的没犯病么?我是什么修为,我才刚刚凝出第八颗玄星,才是炼气八层,结果这就要形成雷劫?你结果就简简单单的一个嗯字,我还是你亲师弟吗,你确定不是从野外垃圾堆里捡来的?”

“不要紧张。”吕神靓看了他一眼,道:“最多说明你已经成了天道法则认定的异数,但你此时的修为岂能引起多少天地元气法则的变化,又能引起多少的天道法则杀伐之力,这种雷劫威力很弱的。”

轰隆!

就像是在回应吕神靓的这几句话一样,天空之中劫云翻滚,一声巨大的雷鸣,滚滚的威压就像是透着山体压在了王离的心头。

王离的脸瞬间就白了,“这威力小,我怎么就不信呢?”

……

“孤峰那里发生了什么?”

“雷劫?”

“怎么可能!吕神靓只是残丹,即便不是残丹,也不可能金丹大成要渡元婴雷劫的。”

孤峰上方乱云翻卷,雷光闪闪,随着这一声天劫开场前特有的巨大雷鸣,玄天三十一峰修士也已经全部被惊动。

“宗主!”

一座道殿前方的青玉台上,出现了一名身材颀长面如冠玉的青衫修士。

他负手而立,看向孤峰的方向,身后的灵气渐渐结成一朵朵青sè木灵芝的模样。

他出现之后,十余名玄天宗的长老也随即出现在青玉台的周围。

“这劫云威力弱小,不是金丹大成的劫云,不用慌张。”

这名气度不凡的青衫修士便是玄天宗的宗主郑羡仙,他此时皱眉看着孤峰上空翻卷的劫云,虽说确定这些劫云的威力不强,但心中其实也是惊疑不定。

但也不过数个呼吸的时间,孤峰上那些劫云并未变得更加浓烈,也没有真正的落下各sè劫雷,反而是随着隐隐的雷声震荡而缓缓消散了。

“这…?”

郑羡仙的眉头缓缓松开,如释重负,“是了,这定是吕神靓的残丹气息紊乱,又有异动,所以这才引起孤峰周围元气法则混乱,产生这假劫云。”

“应该便是如此。”这一群玄天宗长老级的人物都觉得这是独一的可能,都纷纷点头。

“三圣鼎立之初,我玄天宗便如同阻碍三圣鼎立的叛逆宗门,好不容易战战兢兢存继下来,直至今日,我也依旧有如履薄冰之感,幸亏吕神靓神智不全,才终于没有惹出什么大祸,否则别说三圣亲自下令,便只要对类似

仙蟾宫这样的宗门透露些意思,我玄天宗恐怕在小玉洲就再无立足之地。”

郑羡仙神sè肃然的看向孤峰,“吕神靓那一剑纠缠惊人yīn雷,拥有无比灵韵,我虽不知她是如何做到,但她在修行上的天赋,我玄天宗无人能及。但她金丹和神识残损无法补足,随着金丹威能的不断增强,终究有一日无法压制,恐怕整座孤峰都会被她自爆金丹荡平。既然她此时剑罡已有如此威力,连我青木剑罡都不能胜,那便只能小心安抚,她要做什么,便随她心意,切莫不要让她在三十一峰范围内动气,否则她金丹爆在我三十一峰之中,我玄天宗更无法收拾。”

一群玄天宗长老都点头应允。

……

“怎么劫云突然又散了?”

何灵秀方才催促王离出去渡劫,但感知里劫云却是莫名消散,她怔了怔,眼睛的余光里突然扫到王离有些心虚的模样,她瞬间就反应过来,“王离你又鸡贼!你是动用了欺天古经?”

王离倒也不狡辩,讪讪的一笑,“之前姜脸黑说这欺天古经甚至能够欺瞒天道,我看这劫雷气势汹汹,马上就要落在孤峰,我就算是在此地应劫,哪怕这劫雷威力弱小,我安然无恙,但这劫雷砸了我孤峰的花花草草也是不好,我对这孤峰的一草一木,可是如同家人,岂能让它们受损。”

“你以为我信?”何灵秀冷笑,“分明是你见劫雷气息惊人,胆小不敢马上应劫,就想好好先筹备一番。”

吕神靓的脸上依旧古井无波,王离选择在此应劫也好,选择用欺天古经暂且拖延天劫也好,对她而言似乎也无所谓。

她只是平静的提醒王离,“用任何法门欺瞒天道,就是多了一股元气法则纠缠,你现在不渡这雷劫,下次你收起欺天古经时,雷劫降临,威力就会超过这次。”

“这我倒是也知道。”王离点了点头,道:“反正渡这劫也不急在一时,我先留着这雷劫,下次哪个地方惹我不快了,我就和他们一起渡劫。”

吕神靓只是平静的点了点头,但何灵秀却是深深皱起了眉头:“王离,你难道忘记了姜雪璃的提醒,你自然可以用雷劫轰击别人山门,逼人和你一起渡劫,但关键在于,这样的事情你只要做过一次,你便如同过街老鼠,任何宗门都会视你为危险人物,甚至直接视你为不守道例的邪修。”

“没事。”王离呵呵一笑,也是一脸不在意的模样,“我才炼气期,就算落下劫雷,谁会怀疑到我头上,到时候我也装着一脸震惊,喊这是谁的雷劫。”

“.…..!”何灵秀是真的惊了。

这狗屎的王离,竟然是一切都已经谋划好了!

真的是无法用言语形容。

的确和他所说一样,他这样的修为,谁会觉得这雷劫是他引起的?

“哈哈!”

王离却是得意万分。

姜脸黑诚不欺我,这欺天古经果然犀利!

他此时心中觉得这炼气八层的雷劫威力既然一般,不如接下来试着冲击炼气九层,按照道理,既然他炼气八层就已经引发了天道法则的警醒,那炼气九层肯定也是会落下雷劫。

那就索性用欺天古经将炼气九层的雷劫一块也欺瞒了,到时候威力肯定不俗。

看网友对 第一百五十九章 谁之雷劫(第一更)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