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送一场造化

韩耀的那颗飞头眼中绿光闪烁,似乎很迷茫的样子。

片刻之后,他眼中的绿光开始消散,这颗飞头不断的沁出血红sè的元气,最终便彻底黯淡,变成一颗寻常的死人头坠落在地。

等韩耀的这颗飞头也坠落在地后,一名戴着青木面具的青衫修士才缓缓出现。

这名青衫修士很显然便是之前和辛明对骂的那名修士,在杀死那名叫做“老五”的绝修时,这名青衫修士也并未付出多少代价,但此时他身上的气息明显有些不稳,似乎在昨夜的兽潮之中也损耗甚剧。

“又是什么鬼东西!”

这名修士看了一眼跌落的死人头,语声清脆的轻骂了一声。

他似乎也和王离一样见识不够,也没有听说过过解仙宗的飞头术。

他此时的语气里也明显透露着极不愉悦的情绪,等到他走到慕余的身前,捡起那个奇异的丹炉时,他似乎才有些欣喜。

不过这样的欣喜在他彻底搜查完慕余的尸身之后,也渐渐消失。

他看向七宝古域的中心地带,又默默的摇了摇头。

“原来那三名背经离道盟的人发现的,竟然是诸天万兽图的线索?但为什么诸天万兽图元气又会暴走?眼下注定形成兽潮,我原本是瞒着父亲来做这件事情,但非但没有及时发现那三名背经离道盟的人,反而卷入了这桩大事之中,我哪怕及时赶回去报讯,父亲也一定饶不了我。”

他轻声自语了几句,越加心烦,忍不住又用力顿了顿足,这才转身朝着七宝古域的外围方位行去。

……

白骨洲的天空之中,不断有大群的妖兽朝着七宝古域的方位飞掠过去。

大量妖兽的不断汇入,不断的绞杀,使得恶障灵毒都似乎更加浓烈了一些。

就在鸣骨峡之中的某处,数头异禽哀嚎着从七宝古域的方位飞来,然后如流星般狠狠坠地。

这数头异禽身上有可怖的伤口,连内脏都已经损失了大半,显然在七宝古域之中遭遇了更为强大的异兽,虽然生命力强横,但支撑着飞到这里时也已经彻底支持不住。

咚!咚!咚!….

数声闷响之中,这数头异禽体内妖元炸开,又像皮球一般弹起,又撞碎了一些刀锋般的巨骨,身体静止时,便已经彻底没有了生气。

碎骨地上马上响起许多沙沙的声响。

许多拳头大小的火红蚂蚁以惊人的速度如同潮水一般涌来,瞬间覆盖到这几头异禽的身上。

只是数十个呼吸的时间,这几头异禽已经只剩下一副空洞的骨架。

但这几头异禽的品阶都不低,它们的体内都有一颗青sè和白sè交缠的妖晶。

这些火红蚂蚁在吞食完血肉之后,马上就又抢夺起这些异禽体内的妖晶。

蓬!蓬!蓬……

一连串的爆炸声不断响起。

这些火红蚂蚁只是吞噬了一点点妖晶的威能,就似乎根本无法承受体内的元气扩张,瞬间一个个鼓胀起来,下一个刹那就猛烈的爆炸开来。

但即便如此,后继的蚂蚁却还是前赴后继。

不断的爆炸之中,却有极少数的这种火红蚂蚁似乎能够承受这种妖晶的威能,它们的身体不断的异变,然后依旧不断的吞食着妖晶。

到最后这一群潮水般的火红蚂蚁只有三只存活下来。

这三只蚂蚁的体型没有变化,但它们的身上却是出现了青sè和白sè的花纹,就像是很奇特的符纹一般。

它们的背上,也生出了三对薄薄的白sè翼翅。

这三只原本不会飞翔的蚂蚁,很快振翅飞起,速度惊人的消失在上方的天空之中。

在这三只蚂蚁消失后不久,一只已成骨架的异禽下方的碎骨地突然微微翻动,一名修士包裹着淡淡的灵光,慢慢的从地下升腾而起。

这名修士赫然是那名叫做凌七的绝修。

他此时微眯着眼睛看着明晃晃的天空,宛如隔世。

他之前身受重创,体内化神血光一直不消,虽然弥罗道场的地藏大华术疗伤,但自觉已经希望渺茫,几乎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但他没有想到的是,那些足以致命的化神血光似乎提前消散了,他竟然是活了下来。

“难道是因为那两名解仙宗修士也已经身死道消,所以他们血宝的威能也提前消散了?”

他想着只有这样的可能。

虽然在疗伤时对于外界的变化一无所知,但此时他也已经感知到七宝古域内里必定出现了惊天大变,但对于他这样只知执行命令,却绝不多想的绝修而言,他此时根本不关心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惊天大变,只是想知道辛明是否还活着,想知道他是否完成了任务。

“辛明。”他激发了传音法螺。

传音法螺的那端没有任何的声息。

凌七沉默了片刻,“如果你真的死了,我就帮你收尸。”

隔了有一个呼吸的时间,辛明的声音响起,“难受啊…凌七…”

“我保证以后你会更难受。”凌七平静的说道。

“你就不能让我死了算了么?”辛明苦笑着的声音响起:“你就不知道安慰一下?你这种实话实说真的让人想死。”

“你甘心么?”凌七平静的问道。

辛明沉默了片刻,他知道自己的想法绝对瞒不过凌七,“我怕连累你,现在七宝古域里的妖兽太多,你自己也是侥幸未死而已,伤势未愈,你再进来,未必能够活着见到我。”

凌七听着他的话语,就知道他也已经受伤很重,根本不可能凭借自己的力量逃脱。

“我只明白一点,如果现在是你在外面,我在里面,你肯定也会进去。”凌七很罕见的笑了起来,“所以你活着等我。”

“放屁,换了我,现在老子说不定转身就走了。”

辛明很无奈的说了这一句,但转瞬他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哈哈….”但他的大笑却似乎牵动到了什么伤势,传音法螺之中接下来马上响起了他郁闷的惨叫声。

“等我。”凌七收敛了笑意,他朝着鸣骨峡的出口,朝着七宝古域掠了过去。

他甚至没有问辛明所在的具体方位,他和辛明之间,总有办法将对方找出来。

……

藤宫还在静静的飘行,但姜雪璃的眉头突然深深的皱了起来。

此时就连何灵秀都并未感觉到有什么特别的气机,但是她却已经感知到了虚空之中透出的清晰的气机指引。

如此一来,算是真正的逃出生天了。

理应感到欣喜和庆幸。

但她还真的有些舍不得眼前的这些人。

王离和这些东方边缘洲域的修士真的打破了她的固有思维。

“哥,等会你们可以什么都不必说,我会安排。”她对着尚且在沉思着什么的王离说道。

“啊?”

王离豁然醒觉,“黑天圣地的人来接应你了?”

“是!”

姜雪璃点了点头,她带着天生的傲意,真诚道:“相聚太短,甚是遗憾,只是哥你如日月皎皎,相信即便我们接下来不因兽潮而很快相逢,不久之后,恐怕你也注定一鸣惊人,我们再次相逢不远。”

王离皱了皱眉头,“姜脸黑你的意思是不管我怎么藏,都藏不住,很快树大招风呗?你怎么脸白了也不会说话,马上都要分离,你还要说这等话诅咒我不成?”

在何灵秀看来,王离自然是对话鬼才,但在姜雪璃看来却并非如此,她哈哈一笑,道:“哥你真风趣,我现在已经可以想象,中部十三洲那些道子圣女在你面前纷纷折服的景象。”

何灵秀狂翻白眼。

“折什么服,折现比较好。”王离却是对姜雪璃的这几句话也不满意。

“何道友。”姜雪璃却是看向何灵秀,轻声道:“听我一句劝,珍稀眼前人,要抓住赶紧抓住,否则肥水流了外人田。”

何灵秀一愣,她头皮马上发麻了。

在此之前,她对王离很少赞同之处,但此时,她却是觉得王离有时候很明智,“姜道友,你哥说的对,你有时候还是不要多说话了,你赶紧回去吧,黑天圣地有很重要的事情在等着你呢。”

“你啊,就是太小,太羞涩。”姜雪璃笑了笑。

何灵秀简直要炸毛了,但她却终于也不再说话,一脸肃然的朝着前方某处看去。

虚空之中毫无特殊的灵气波动,但有一圈黑意却是不断的荡漾开来。

姜雪璃伸手一点,一点晶光化为一座微型的道宫。

唰!

虚空之中就像是骤然有一卷无形的巨大布匹卷动一样,瞬间就将众人身外的这座藤宫卷在其中。

在接下来一刹那,这座藤宫就像是被人骤然拔起的萝卜一样猛然往上,有些略微失重的感觉。

等到失重的感觉消失时,所有人眼前的景物已经彻底变幻。

他们竟然置身在一座悬浮在半空中的黑sè祭坛之上!

这座黑sè祭坛的下方,是一片水质极为清澈的水域,其中生长的水藻如同碧玉一般,水中有许多七彩大鱼在游动。

此处水域之中灵气虽然不是特别浓郁,但混乱洲域之中那种驳杂元气时刻充斥感知的感觉却是荡然无存,所有人都感觉浑身一轻。

这座黑sè祭坛之上,只有一名乱发披肩的黑袍老者。

这名老者脸上虽然也是布满皱纹,但他脸上的肌肤和血肉,却是如同神玉,散发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神光。

他的呼吸吐纳之间,身后不断异彩纷呈,天地元气呼应,甚至不断凝出各种实质般的古符。

这名老者看到藤宫的刹那,眼中有些惊喜的神sè,随即看清姜雪璃身边的王离等人,顿时有些意外。

“师叔祖。”

姜雪璃却丝毫没有废话,道:“帮我疗伤。”

一轮黑月瞬间在这名老者的身后升腾而起,黑月的下方一片黑sè的气海同时展开,海面上浪花翻滚。

一股难以想象的威压,瞬间让王

离等人丧失了思索的能力。

唰!

一片黑sè的晶光碾压在姜雪璃的身上,这种威能足以瞬间将姜雪璃的整个身体瞬间碾为飞尘,但极为诡异的是,姜雪璃的身体纹丝不动,她的身后却是出现了一片斑驳的光幕。

她体内对她一些不利的威能,似乎瞬间就被这股力量压了出来,压成了一张薄片,而此时的姜雪璃反而却像是瞬间被抽离到了一片虚空之中,丝毫不被这名老者和这张薄片内里的威能影响。

噗!

这张威能形成的光幕薄片瞬间散碎成无数肉眼难见的尘屑,直接消失在虚空之中。

老者身后的黑月和黑sè海面瞬间消隐,姜雪璃的肉身才似乎恢复正常,从虚空之中被拉了回来。

先前姜雪璃体内的元气极为驳杂,身体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裂,但此时体内的气机却是异常平稳,她身上一些裂纹般的光纹也已经全部消失。

“竟然还有这种疗伤方式?是用强大的威能,用一种诡异的手段直接将她体内的诸多不利威能全部瞬间抽离了出去!”

“方才他施术时,身后的那黑月升腾和黑sè海面,就是大道异相?”

王离平日里面对金丹修士的威压一点都没有感觉,但此时面对这名老者,他浑身却是兀自不断的发寒,他直觉方才那轮黑月只要有一丝杀机流露,恐怕就有一片如潮汐般的恐怖威能横扫虚空,他根本毫无还手之力就要被彻底碾碎。

也就在此时,他感觉到身旁的何灵秀双手竟是不断的颤抖。

他觉得何灵秀按理而言不至于此,耳廓之中却是已经传来何灵秀的声音,“这并非真身,这是身外法身.”

“我妹的…..”

王离汗流满面,他刚刚还觉得不至于…但现在他的手也抽抽了。

身外法身!

化神期修士!

活生生的道尊!

整个小玉洲,现在也只有两个宗门各拥有一名化神期修士。

像他这种级别的修士见到化神期修士的概率,就和遇到一名元婴期的女修当众裸奔的概率差不多。

关键这个时候这名老者还特意看了他和何灵秀一眼,似乎何灵秀和他的这种传音,都没有逃过他的耳朵。

姜雪璃此时却也没有任何多余的话语。

她异常凝重的伸手在手心一划,一连串大小不一的晶莹血珠无声无息的悬浮在了她的掌心。

这些晶莹血珠瞬间变成黑sè,接着急剧的旋转撞击,化为了一张黑sè的道符。

“这是我们黑天圣地的血符。这也是我们黑天圣地血誓秘术,以此血誓义结金兰,便如骨肉至亲,若有逆誓言者,必定遭受反噬,终究会被其它位面的虚空星兽吞噬。”

姜雪璃转头看着王离等人,道:“我已施术完成,你们只需用滴血认主般的方式,便可完成这血誓。”

那名黑衣老者眼中瞬间又泛出异彩,但他也依旧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安静旁观。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她也没有任何的废话,一点鲜血从指间沁出,落在那张黑sè的道符上。

王离看她也没有任何异议,也不犹豫,心念动间,一滴鲜血便也从他指尖沁出,紧随其后的落在黑sè道符上。

叶玖月和苏理恒等人也依次施为,等到他们所有人的鲜血落入这张黑sè道符,姜雪璃目光一闪,这张黑sè道符瞬间化为道道流光,分别落于众人掌心,旋即消失无踪。

“今后我们便是异性兄妹,哥,我们就此别过。”姜雪璃的眼中闪现出一丝欣慰的神sè,她对着王离认真的说了一句,然后对着那名黑衣老者轻声道:“师叔祖,你将他们送返小玉洲。”

黑衣老者点了点头。

这名老者一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王离此时便是好奇,他和何灵秀偷偷传音说话也是说惯了,他此时也是忍不住下意识的传音道:“呵呵道友,这身外法身是不是不能说话的?”

何灵秀的身体一震,她顿时满脸黑线。

黑衣老者也是身体一僵。

他修行了这么多年,也是从来没有听说过会有修士问这样的问题。

“咳咳…”他顿时有些尴尬的干咳了两声。

王离没有转头看何灵秀,他听着这咳嗽声便顿时更加好奇,“只会咳嗽?是不是身外法身是真的不能说话的?”

黑衣老者也是无奈了。

此人既然已经是姜雪璃的义兄,而且姜雪璃似乎对这人分外另眼相看,他虽然觉得此人的脑回路清奇,但也不能给此人的修行之路留下什么误解。

“能!”

于是他咬牙吐出了一个字,在此之前,他原本还有些犹豫要不要送这些人一场造化,也算是黑天圣地给这些小辈的见面礼,但现在他却是没有了丝毫犹豫,直接就送瘟神一般直接施术。

“能说话?”

王离听到一个“能”字,才刚刚反应过来,他就赶到一种恐怖的虚空之力已经急剧的将他们卷了起来。

唰!

他们瞬间已经被迫横渡虚空,眼前天旋地转。

“能就能啊,多说几个字能咋滴?”

王离十分郁闷,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居然让一名化神期修士都有些情绪波动,他只觉得这名道尊不够地道,这种施法横渡虚空不够温柔,让他差点摔个狗吃屎。

“这是哪里?”

他好不容易在空中坠落时控制住身形,缓缓往下坠落时,他却发现像是置身在一座巨大的荒山之中。

他和何灵秀等人坠落的区域应该在山腰中某处,周围全是参天古木和巨大的藤蔓,各种一人高的蕨草,看上去极为荒芜。

“王离,你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你明明都已经察觉那名道尊能够听到我们的传音,你居然还敢问出那样白痴的问题!”何灵秀真的恨不得再在王离身上两肋插刀。

她直觉这处地方灵气荒芜,真的一处荒山,按照这山的高度,她觉得这很有可能是小玉洲的天荒山一带。

小玉洲地界之内,有十余条山脉之中灵气很少,是所有仙门正统嫌弃的荒山,之前通惠老祖渡劫的荒山就是其中一条山脉的尾端。

若此处真是天荒山,那她觉得真的被王离又坑了一次。

天荒山在小玉洲中部,危险是没有什么危险,就是标准的地广人稀,周遭千里范围之内,都根本没有什么合用的传送法阵,他们要返回各自宗门,真的又是大费手脚,而且这一带灵气稀薄,多的就是杂草杂树,一路上除了荒芜之外,都没有别的景sè可看,更不用说有什么灵材、灵药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啊,而且我感觉那名道尊挺欣赏我的啊,都那么急促的时候了,还特意回了我一声‘能’。”王离狐疑的环顾四方。

此时他视线之中,除了所处的这座高度惊人的荒山之外,周围望去也都是连绵的荒山。

如果他们此时真的是被横渡虚空丢到了小玉洲中部的天荒山脉,那他们此处所处的位置,恐怕也是天荒山脉的最中心地带。

何灵秀胸部都气得微鼓,“你分清前后好不好?那名道尊明显都是受不了你,回了你一个字,就赶紧把你送走。”

她此时也放眼四顾,越发觉得这就应该是在小玉洲的修士眼中鸟不拉屎的天荒山。

天荒山一带在数千年前还好歹产些可以炼器的玉石,但现在那些玉石矿脉都已经被挖空,现在除了脑子有问题的修士才会进入天荒山深处。

“这…?”

但也就在这一刹那,她的眼睛却是鼓了起来。

她发现了一件绝对不可思议的事情。

这处荒山之中明明灵气稀薄,不可能孕育灵物,但就在她眼睛正视的前方不远处,却是有灵光灿烂,很明显孕育有极为不凡之物。

咻!

她心中极为震惊,直接施展遁法,身后一溜烟的火光就到了那灵光灿烂处。

“这….?”

王离瞬间就到了她的身边,他和紧跟在他们身后的叶玖月等人全部都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

他们的面前竟然有着一口天然的灵泉,数丈见方的一个椭圆形池子,池水是乳白sè,灵韵内敛,而池边的几块孔石之中,竟然是生长着一株充满古韵的古树。

这株古树只有三尺左右的高度,但是浑身流淌着难言的道韵,连树皮的纹理都是自然形成古朴的符纹。

此时他们靠得近了,只觉得口鼻之中全部都是幽幽的清香,这清香让他们的身心舒畅,脑海变得都更加清晰。

“这是木樨道树?”

尹心缘原本是最为内向,话最少的一个,但此时看着这株古树树皮的纹理,看着这株古树上自然卷曲如握拳小爪的树叶,他第一个失声惊呼。

“木樨道树?”王离第一反应是没有听过,第二反应是:“什么树,名字这么难听?”

何灵秀差点直接一刀把他捅进前方的灵池中去。

叶霁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王…哥,木樨道树,就是修真界三种能够后天造成木灵根的极品灵树。”

“后天木灵根!我….!”王离的眼睛鼓得像蛤蟆,他看着那株古树,“真的?”

“的确如此。”苏理恒在这种时候倒是有些处变不惊,他看着那株三尺左右高度的小树,道:“这株古树和记载中的木樨道树完全一样。”

“难道?”何灵秀的脑海之中瞬间充斥荒谬的感觉。

“哇哈哈哈!”这个时候王离得意的大笑声响起,“呵呵道友,我就说姜脸黑他们黑天圣地的这名道尊明显挺欣赏我的啊,否则怎么可能特意将我们横渡虚空送到此处!我都说了,你刚刚还不信!”

何灵秀无语。

她当然知道这绝对不是凑巧。

但最大的原因,应该还是他们将姜雪璃从七宝古域之中救了出来,又和姜雪璃结拜。

只是她不知道的是,这株木樨灵树对那名道尊而言也太过珍贵,他虽然脑海之中临时起念,但实则没有下定决心将这株木樨灵树当做见面礼送给他们。

但后来王离

和她传音的暗中问题让这名道尊情绪有些波动,那一念闪过,就真的直接将他们送到了这里。

这一念为左,一念为右,送与不送,其实几率对等。

严格意义而言,的确是因为王离,才将这一半的几率变成了百分百,现在那名道尊,委实有些心疼。

王离得意万分,脑海之中只想着入袋为安,“呵呵道友,那怎么能够利用这木樨道树造就木灵根,直接将它炼化吗?”

“木樨道树…只需摘取一片灵叶,炼化之后便能形成木灵根。”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呼出,然后说道。

“哇塞!”

王离顿时眼冒金光,看着那株木樨道树上的树叶,忍不住就唱了起来:“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嘎嘎嘎嘎真呀真多呀。”

“我….!”何灵秀差点一口老血都要吐出来。

之前挖灵骨唱的高兴,现在竟然连这个都唱起来了。

你不仅是对话鬼才,你还是唱儿歌鬼才?

尤其她想到自己之前还在自己的师尊面前说自己有童真,现在和王离一比,谁童真?

王离此时是已经唱着歌数清楚了。

十三片,一共有十三片。

“我们这二四六七八,正好八只鸭…哦,不,正好八个人。”王离得意道:“那我们一人一片,还有四片呢!”

“十三减八等于四,王离你这算术鬼才。”何灵秀骂了一句,突然觉得不对:“王离你又鸡贼,你是故意少算一片,想多吞一片对不对!”

“哪里哪里,我就是调节一下气氛。”王离呵呵一笑。

“你觉得我信你?”何灵秀冷笑了一声。

“直接就采了吞服炼化么,这道树能不能移栽?”王离也不想再废话,万一那名黑天圣地的道尊又后悔,临时变卦了呢。

“直接吞服炼化。”何灵秀倒是也觉得不能浪费时间,她直接伸手一摄,摘了一片灵叶就纳入了口中,“夺天地之造化的道物,除非你修为远超三圣,否则还能移栽?更何况木樨道树的灵叶生长也暗合天道气运,有时数十年就生一片灵叶,有时数千年也不生一片灵叶。”

唰!

她的话还未说完,王离伸手一摄,直接就将剩余十二片灵叶全部采了下来。

“那按你这么说,我们真的是气运惊人啊。否则那黑天圣地的道尊就算明知此处有一株木樨道树,将我们横渡虚空送到此地,这木樨道树要是不长灵叶,也是白搭。”王离一边对着何灵秀说话,一边将其中的六片灵叶分别点到叶玖月等人的面前。他也丝毫没有犹豫的吞了一片灵叶下去,接下来倒是看着手上剩余的五片灵叶有些发愁,“这剩余五片灵叶,呵呵道友你说怎么分才好?”

何灵秀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冷笑道:“黑天圣地给了我们一场造化,你至少也给他们留上两片,这种能够直接造就后天灵根的道树,即便对于黑天圣地也不是随手就能拿得出来的宝物,至于剩余三片灵叶,你至少要坑一片给你师姐,其余两片,我看你身边也没有什么人可用,要么留着将来换取同等的修行灵物。不过这两片灵叶价值惊人,要是留在你身上,你自然也要给我和他们一些好处。”

“可以啊。”王离倒是没有想到何灵秀如此干脆,“呵呵道友你果然是好妹子!”

“滚!”

“我等承蒙王道…承蒙哥赐予诸多造化,哪里还能再要什么好处,这两片灵叶,哥你和何师妹一起收着便是。”苏理恒等人互望了一眼,却是由苏理恒出声说道。

按照小玉洲的习惯,泛泛之交和关系还算不错的修士之间都是互称道友,但若是结拜之后,都是视年长年幼来按师兄、师姐、师妹、师弟相称。

现在苏理恒等人的年纪和王离相差无几,他们也不确定到底王离年长一些,还是他们更为年长一些,但因为心中对王离尊敬,所以他们便自然当王离是兄长。那按照小玉洲的规矩,其实他们是喊王离王师兄,但之前姜雪璃喊王离一直是口口声声喊哥,他们无形之中便也接纳了这个喊法。

至于何灵秀,年纪明显是比他们都要小的,所以他们都称何灵秀为师妹。

这倒并非是对何灵秀不够尊敬,按他们这种仙门正统的观念,不管师兄比师妹修为高还是低,一定是要尽力维护,若是有危险,也一定是不惜自身都要护佑师妹。

“我们直接离开此处。”何灵秀看了王离一眼,也不和他在那两片灵叶上纠缠不清。

对于她而言,此次白骨洲之行虽然凶险,但收获绝对是她做梦都想象不到的。

这株木樨道树的所在,虽然是黑天圣地那名道尊直接将他们送来,但这株道树生长在此处,虽然此处的确不会有修士过往,但周围既无灵兽蹲伏,又无一些古禁制,这便让她觉得怪异,让她心生不安。

按理而言,这种道树至少在此处生长数千年,连身前水潭都已经化灵,那这数千年之中便没有任何修士有机缘见到这株道树,也没有任何妖兽感知到它的气息?

这里又不是那种修士和妖兽根本无法进入的绝境之地,也并非那种大能交战之后,到处空间裂缝的凶险禁地。

她想想也是不太可能。

“走!”

王离也懂得见好就收。

这株木樨道树是黑天圣地那名道尊赐给他们的机缘,如果是他自己发现的,说不得也要再带点灵池的灵液和扒点树皮啊之类的回去研究研究。

“我王必回,也是从什么灵根修士变成了木灵根修士了?”

王离喜滋滋的跟上何灵秀,他感觉到体内那片灵叶的灵气不断如丝如缕的发散,那些灵气似乎并不汹涌,但拥有难言的道韵,和他之前炼化任何灵药都不相同。

这些灵药的灵气在他体内行走,和他的肉身不断相融的同时,居然是将那种难言的道韵也篆刻和融合在了他体内一般。

“灵根灵根,怪不得叫灵根。”

随着这道韵的游走,王离又有种开了眼界的感觉。

他感知起来,这种道韵在他体内时不时的显化,就像是无数有形和无形之中不断变化的灵韵根须在他体内游走,与此同时,这种根须般的道韵又似乎生向他身体周围的虚空,不断的去汲取和牵扯更多的灵韵。

怪不得灵根修士就是比没有任何灵根的修士要厉害。

这种灵根,压根就是天道法则帮忙作弊啊!

先天灵根修士,天生就是自带了一个帮忙亲和和吸纳元气的树根啊!

王离忍不住在暗中吐槽天道不公时,唰的一声轻响,他身前灵光自然的绽放,那万凰重生经的大道异相竟是不和他打招呼就自然显现了。

青sè灵果在王离的身前摇曳生姿,它原本就已经极其灵动,但此时却是更有了一份独特的道韵加成,感觉那种灵韵的气息都甚至要在青sè灵果上凝出晶莹的露珠。

“木灵根也能对大道异相有着独特的加成?”

王离愣了愣,反应过来的同时,他又觉得自己不只是对于法门的认知不够,他对于灵材、灵药之类,甚至是一些修真界的基础知识也是大大的不足。

真的是没办法,不只是师尊死得早,就连带着他修行的师姐也是靠谱的时候少。

看来接下来也要设法让呵呵道友再多弄几本涵盖这些方面的典籍恶补一下。

……

黑sè祭坛在虚空之中连连横渡。

被姜雪璃称为师叔祖的这名黑天圣地的道尊莫名的叹息了一声。

“怎么?”姜雪璃好奇的问道。

这名黑天圣地的道尊忍不住摇了摇头,道:“方才和你结拜的这些人,运势真的不错。”

姜雪璃顿时傲然一笑,“那是自然。”

“之前我有一名老友坐化,指点了我一处宝地,那里有一株木樨道树。之前那株木樨道树一直未结灵叶,但此次我接连横渡虚空而来,特意去看了看,或许是我自身的灵气和连续横渡虚空所带的元气法则激荡,那株木樨道树却是结出了十三片灵叶。”

这名黑天圣地的道尊看着她,有些唏嘘道:“方才我见你无碍,明显又是受了这些人恩惠,我一时高兴,想着是否要给这些小辈一些造化,脑海之中刚刚便出现这株木樨道树,我听了那名小辈的言语,一时按捺不住,鬼使神差一般竟是直接将他们横渡虚空送了过去。”

“一株道树,我那老友守了足足七百余年都没有守到它结出灵叶,现在结出了足足十三片灵叶,却全部给了这些修士。”这名道尊忍不住又叹息了一声,“也不知道这些人会不会心存感激,给我们黑天圣地也留下两片。”

“木樨道树,十三片灵叶?”姜雪璃听完了也直吐舌头,“师叔祖你这手笔真的骇人,倒是为我脸上增光,也显得我们北冥洲的修士不小气,不过师叔祖你到底将他们送去了何处,有没有危险?”

“我们北冥洲的修士和其余诸洲的修士相比何时有小气之说?”这名道尊奇怪的看了一眼姜雪璃,道:“那处地方又恰好在小玉洲大荒山,你原本就又说将他们送回小玉洲,或许也正因为此,我脑海之中才一直都是那木樨道树,才将他们横渡虚空送了过去。我将他们送去之前,已经在他们身上种了特殊气机,他们根本触发不了我老友留下的禁制,还能有什么危险。”

“那自然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姜雪璃笑了起来,道:“那意思是我哥现在除了已经能够演化三种大道异相之外,又多了一条木灵根。”

“什么!”

黑天圣地的这名道尊都吃了一惊,“你说的哥…就是那名赤着双足的炼气期修士,炼气期…演化三种大道异相?”

他这样的反应丝毫没有让姜雪璃感到意外,她看着这名道尊哈哈一笑,道:“其中有一种大道异相,还是自身法门品阶不够,应该是依靠他自身真元功法的强大补足,这才演化出来。”

“就那小子?那个连身外法身能不能说话都不知道的小子?”黑天圣地这名道尊无语。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八章 送一场造化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