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太豪爽

她觉得自己还是要对王离加深些了解的。

“哥,此间死去妖兽不知有多少,残魂众多,只可惜你这魂器养魂能力太过寻常。”她想了想,说道:“若是真的能够得诸天万兽图,那便真是相得益彰,正好可以用来吸纳这兽潮产生的诸多残魂。”

王离此时心情不佳。

尤其听到这脸黑妹说话时,他心情就更不佳,于是他便忍不住没好气的说道:“那不是废话,关键诸天万兽图在哪,要不你给我说一个诸天万兽图在哪?”

“正所谓远在天边,近在眼前,我们此次说不定真的能够得到诸天万兽图。”姜雪璃哈哈一笑,她的目光落在苏理恒等人的身上,“我就说有一场惊天大气运,这名绝修自爆元雷炼妖塔,形成兽潮,无数妖兽陨落,合该诸天万兽图出世了!”

“什么意思?”王离顿时有点懵。

何灵秀的呼吸却是一顿,她的眉梢瞬间挑起,接着便看着苏理恒等人,“难道你们三人行险进入七宝古域,就是因为诸天万兽图?”

苏理恒等人虽然是背经离道盟中人,但他们和何灵秀、王离相比,却委实传统。

之前既然已经默认了王离义结金兰的提议,现在在他们的眼中,王离和何灵秀便已经是他们的结义兄妹,听着何灵秀的问话,他也只是点了点头,道:“我们原本就是为了诸天万兽图而来,诸天万兽图应该就在七宝古域之中,而且距离我们此时应该不远了。”

“你们三个来七宝古域,原来是为了诸天万兽图?”王离被震住了,“传说中的诸天万兽图在七宝古域中?”

“极有可能。”苏理恒认真的点了点头。

“他们可厉害了。”苏理恒还想是否直接说得细致一些,但姜雪璃却是已经直接接口说了下去。

她直接就将苏理恒等人所说的有关诸天万兽图的推断说了一遍。

何灵秀面无表情的听完了。

她一直在看着王离,她觉得按照正常的情况,王离此时必定是两眼放光,垂涎欲滴。

诸天万兽图、万化引魂幡、碧落黄泉旗、尸山血海、接引妙树,这五件法宝是修真界有史以来最为著名的五件魂器。

孰优孰劣不说,这五件魂器都是真正的灵器,具备无限的成长空间。

诸天万兽图在这修真界最为出名的五件魂器之中也是唯一一件最不依赖修士修为的灵器,它最为与众不同的地方,便是以魂养魂。

它可以自行炼化一些实力不济的残魂,用来养炼高阶的魂兽。

诸天万兽图的“万兽”二字,并非只是概数,并非只是说可以养炼惊人数量的魂兽,而是它养炼魂兽的上限的确是一万头。

不管吞噬多少残魂,它内里养炼的魂兽最多容纳一万头,其余多出的,都会被炼化掉,变成这些魂兽的养分。

和其余四件著名的魂器相比,诸天万兽图的镇魂能力也是首屈一指。不管它拘束的残魂品阶多高,不管它养炼出来的魂兽品阶多高,它本身的元气法则可以稳稳压制,所以御使这件魂器的修士,丝毫不用顾忌魂兽的反噬。

按照确切的记载,诸天万兽图养出来的魂兽不管如何残暴,但对于掌控诸天万兽图的修士而言,都比养熟了的家犬还要乖,还要忠心耿耿。

要是能够得到诸天万兽图,乘着这次兽潮收纳残魂,不说面对金丹修士都能横着走,至少在小玉洲和小玉洲附近洲域,筑基期之内肯定无敌了。

但让何灵秀没有想到的是,此时听姜雪璃细细说完有关这诸天万兽图的来龙去脉,王离的脸上根本没有垂涎欲滴的神sè,反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寒意。

“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你多少年前就已经因为支持你师姐而成了玄天宗的弃卒,对三圣的不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吧,这诸天万兽图还能让你这副样子?”何灵秀现在怎么看王离都有些不爽,忍不住鄙夷道:“在这种时候装深沉?”

王离听着她这几句话,突然笑了起来。

他的笑容有些惨淡,有些说不出的痛,有些说不出的恨。

“我是东极洲人。”

他看着何灵秀,缓缓的说道,“那次混乱之潮,我师尊也是去东极洲镇守的修士之一,恰好救下了我,我这才成了玄天宗弟子。”

何灵秀的眉头瞬间皱了起来。

她没有再说什么。

叶玖月等人的身体也顿时微微一震。

按照王离此时的年纪,按照上次毁灭东极洲的混乱之潮的时间,王离被他师尊救下来时,恐怕还只是个都还未开始记事的小孩子。

还不能记事呢,家园便已经没了。

后来在玄天宗修行没有多久,师尊没了。

再没过多久,便被排挤到孤峰。

叶玖月方才因为太过害羞都不敢正眼再看王离,此时她却是忍不住怔怔的看着王离,心中即是同情,又是佩服,“王道友也真的是太坎坷了,不过他被玄天宗排挤在孤峰,今日竟然都有如此惊人成就,也不知道他这么多年到底是吃了多少苦,到底是怎么拼过来的。”

“没事。”

这个时候姜雪璃却明显又不合群,她傲然的一摆手,道:“哥,不打紧,今后黑天圣地就是你的家,北冥州就是你的家。”

“姜脸黑你少说话。”王离当然不是自怨自艾之徒,他翻了个白眼,“我怕到了你们北冥州,晚上出去看不见人,只看见一排排白白的牙齿在游动。”

“哥你真风趣。”姜雪璃真的笑得露出了雪白的牙齿,“其实北冥州多的是冰雪天气,烈日曝晒极少,我们那的修士其实大多数都比小玉洲白。我也就是有这一场大气运未结束,所以脸才这么黑。”

王离懒得搭理她。

他反正这么多年下来接触的女修不多,但接触的女修之中,除了叶玖月等人还算正常,其余的人都似乎不太正常。

“那诸天万兽图灵光显形处大约在何处?”他的目光一流转,便又不自觉的扫到叶玖月的奇峰凸起,他呼吸一顿,便马上移开了目光,认真的看着苏理恒问道。

“距离祭骨塔不远,在祭骨塔往东的一片区域之中,具体何处便不知道。”苏理恒深吸了一口气,道:“不过我们身上带了数道特别炼制的灵符,只要到了那片区域,便应该能够再次激起它的灵光显形,再确定它的具体所在便不难。”

王离点了点头,飞快的转头看了何灵秀一眼。

他现在心理都有yīn影,生怕养成习惯,看到女修就第一时间目光落在人家胸口。

何灵秀和他对了一眼,点了点头。

她是明白王离的意思,若是到了近处,恐怕没有那几张特别的灵符,以她的神智慧觉就说不定能够直接将诸天万兽图的具体位置确定了。

王离再凝神感知了一下解仙藤的情况。

大千宝树的木系灵气真的取之不尽,他这解仙藤此时生长得越发迅猛,虽然外围有无数的妖兽不断和解仙藤搏杀,解仙藤的无数藤蔓就像是章鱼爪子一样被不断击碎,但这解仙藤笼罩的范围不只是没有缩小,反而在不断往外扩张。

之前那羽焰魔君的品阶也足够高了,结果它和五头白骨妖直接陨落在这解仙藤之中,对一些具有灵智的妖兽也有足够的杀鸡儆猴作用。再加上这解仙藤的威能不断变化,一会笼罩日月神辉,一会又突然疯狂生长,这也让更多具有灵智的妖兽不敢轻易冲入解仙藤生长的范围之中。

如此一来,即便远处有越来越多的妖兽还在赶来,但局势却反而彻底稳定了下来。

“你这大千宝树的木系灵气,真的是取之不尽么?”他忍不住又飞快的转过头去,看了姜雪璃一眼,然后问道。

“哥,按这般用法,真的是取之不尽。”姜雪璃道:“大千宝树和它所在的位面同时而生,是整个位面的虚空法则和木系灵气组成的真源。这解仙藤此时所用的木系灵气,也可以视为不是出自它本身,它就像是一个虚空通道,直接从别处汲取木系灵气贯入你这解仙藤之中。按我所知,以它的汲取和贯涌能力,恐怕此时修真界还没有什么木系法宝能够超越它的流通极限。”

“那不就相当于一根放水的大管子,管子的另外一头直接插入了海里。”王离忍不住摇了摇头。

他的话虽然糙,但他看着姜雪璃头顶的那株大千宝树,却是对它的神妙油然生出敬畏的感觉。

怪不得玄天道诀和诡异灰殿没有直接对它下手,恐怕是因为它的等阶实在太高,几缕灰sè元气,也根本无法撼动?

一念至此,他便忍不住问道:“那这大千宝树到底算是哪一级的法宝,第七级么?”

“哥…”姜雪璃下意识的先喊了一声,但接下来的一刹那,她却是愣住了,“你们小玉洲不是应该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来命名法宝等级的么,你怎么不问我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这七级之中,我这大千宝树属哪一级?”

“你是不是傻?”

王离心急得到答案,看她又一副完全不开窍的样子,心中便真觉得这黑天圣主之女真像是地主家的傻女儿,怪不得会流落在这里,这么凄凉。

他鄙夷的说道:“小玉洲的修士像你这么傻?见人自然要说人话,见鬼自然说鬼话,你不是别洲来的修士么,我当然懂得变通,直接问你第几级。”

“……”姜雪璃顿时无语,她想着自己之前因为这法宝命名而笑得前仰后合,原来自己真的是傻?

“好了,老实回答问题,别跟个傻狍子似的。”王离催促道,同时他还忍不住自己嘀咕了一句,“估计也只有傻狍子才在意到底怎么叫法吧?”

“……”姜雪璃尴尬的笑了笑,道:“它的能力无法直接以威能来论,若是强行要算等级,自然至少是第七级的法宝,但对于修真界而言,它的作用远胜于寻常的攻击型第七级法宝。”

“那若是修为足够高,御使这大千宝树配合

解仙藤,这解仙藤的威力应该也就到达七级法宝的威力了?”王离接着问道。

“那是自然。”姜雪璃很肯定的点了点头,“解仙宗也并非泛泛之辈,当年解仙宗的三大奇术也是极为惊人的,这解仙藤虽是植株,但也是当年解仙宗相当于用诸多秘术培植出来的法宝,它本身汲取的木系灵气越多,威力便越是惊人,你的修为若是一路提升,它汲取木系灵气的能力越不断提升。从某种意义而言,它就像是解仙宗造就的可成长的人造灵宝,只是毕竟和这些妖兽一样,比较呆笨,对敌手段较为单一而已。”

“那看来这株解仙藤给你倒是相得益彰…”王离出声说道。

他原本接下来的一句就是,“只不过你一天天的脸黑黑的对着我,嘴上喊着哥,实质性的好处我也没有捞着,我给这解仙藤给你作甚。”

但让他根本想不到的是,他这一句话还没有来得及出口,他和解仙藤的气息沟通便瞬间中断!

一缕若有若无的曼妙灵光,竟然从解仙藤之中流出,和姜雪璃的气息连为一体。

“……!”

姜雪璃的身体一震,顿时也是一副便秘的表情。

王离彻底蒙了。

姜雪璃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了。

她真的震撼了。

“哥,你真的是我亲哥!”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王离,“你这废话都没有,直接问清楚了这解仙藤和我的大千宝树相合,就直接什么都不说就直接送给我了,直接就帮我炼成本命法宝一样给我了?你竟然这么豪爽…小玉洲的修士竟然都这么豪爽的么,简直颠覆我的认知。”

何灵秀深吸了一口气。

她耳中听着这些话,觉得分外的刺耳。

豪爽?

最小气的就是王离,他会豪爽?

就连取帝沼魔君的骨剑,他都直接想要少报两个数,她见过的小气鸡贼的人多了,也没几个能够胜过王离的。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

这解仙藤瞬间就完成了气机转化,解仙藤的主人现在已经变成了姜雪璃,而且解仙藤和姜雪璃的真元契合程度远超王离,这解仙藤真的就直接像是被炼成了她的本命法宝。

好你个王离!

这人和你才见面多久?

而且你还口口声声脸黑妹,一脸极为嫌弃她的样子。

结果这丝毫废话没有,就将这解仙藤都直接送给这脸黑妹了?

怒火在她胸中不停的燃烧。

她的胸脯剧烈的起伏起来。

“王离!”

她的声音无比冰寒,“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我他妹的…..”王离看着她的眼神就知道不对了,他真的是有苦说不出,“真的和我没关系,肯定是玄天道诀干的。”

何灵秀冷冷的一笑。

她握紧了一柄剑。

就是之前王离炼了多出来的七柄帝沼魔君法剑之中的一柄。

“……”

看着她的样子,王离知道恐怕到时候稍微有点危险的时候,她就不只是背后捅自己一刀两刀这么简单了。

“是这样的。”

王离只能再次发挥他的见缝插针能力,一脸诚恳的看着姜雪璃,“我们小玉洲的修士一贯是风格淳朴,能给好处绝不废话,这样,如果你有什么好处可以给我们,也不要什么废话的,我们也不会客套的。”

“看出来了。”姜雪璃异常感慨的挑了挑大拇指,“方才你给玖月妹妹的时候,就是什么废话也没有说,直接就将元雷炼妖塔帮她炼成了本命法宝,接下来你给了这么大好处你都还不轻易承认,显然是都不想太让人承你的情。”

她这么一说,叶玖月等人看着王离的目光又有些不同了,在她们的眼中,王离的身影自然是更加伟岸。

但何灵秀的脸sè就更加yīn沉了。

王离都甚至感觉到了她眼中的杀气。

“姜脸黑,你就不要废话了。”他欲哭无泪的看着姜雪璃,道:“有什么好处就给吧。”

“好处…..”姜雪璃认真的想了想,“按理而言,你将解仙藤给了我,好想最缺的是一件防御法宝,不过我手上倒是也没有能配得上你的这种等级的法宝。如此想来,若是能够顺利得到诸天万兽图,这诸天万兽图倒是可以配得上你。至于法门…你的法门也足够强大,我好像也帮不上忙啊。除非…”

突然之间,她眼睛一亮,道:“哥,你之前用血莽苍的时候,是不是用了掩饰气机的法门。所以你的血莽苍看起来比那人的血莽苍要弱得多,但实际上比他的血莽苍要强大许多,所以才能一击奏效,直接将他击杀。但我看你很多其他古宗和圣宗的禁术,这些都是真正的不传之谜,我虽然不知你是如何得来,但若是你再别人面前动用,被看了出来,那必定会传入那些古宗和圣宗的耳中,到时候肯定要惹来大麻烦,要是日月圣宗之类的几个万古强宗同时发难,我们黑天圣地都很难保得了你。但我身上正好有一门可以改变法门灵光威影的秘法。到时候你再施展那些法门,恐怕化神期的修士也看不出你用的是那些宗门的禁术。”

“只是法门?”王离倒是有些失望。

毕竟对于他而言,法门是最不值钱的东西。

他当然知道姜雪璃说的是事实,那些强大宗门最忌讳自己的不传之秘流落在外,但他总觉得只要慢慢压榨那些灰衣修士,海量的典籍之中,肯定也会有合用的秘法让他隐藏施展这些法门时的异相。

“哥,你可不要小看我这门秘法,这可是我父亲当年在琅嬛秘境的争夺中,好不容易才抢夺到的一门秘法。若不是你出手太过豪爽,直接给我解仙藤,我要是私自做主直接将这法门传给你,我在父亲面前说不定还交待不过去。”姜雪璃看着他,笑眯眯的说道:“我这门法门叫做欺天古经,甚至能够欺瞒天道,能够在将要渡劫时,都能决定渡不渡劫,这其中诸多妙用,你便可以慢慢想了。”

何灵秀此时气得浑身发颤,眼皮都是直跳。

她觉得王离心机实在太过深沉,直接给解仙藤,一是可以换取好处,另外一点则似乎是直接换取这黑天圣主之女就不好意思独占诸天万兽图了。

王离此时也感知着何灵秀的动静,他也没有去细想这法门,道:“好,那你便将这法门给我,只是…你就没有什么好东西给其余人么,比如给何道友?”

“我看何道友擅长火系法门,又有料敌先机的能力,其余了解不深,倒是暂时也没有什么见面礼。”姜雪璃看着王离,笑道:“不过哥你随手帮人祭炼本命法宝的法门如此惊人,我真是闻所未闻,既然如此厉害,而且又如此关怀何道友,不如你也直接帮她凝练一件合适的本命法宝再说。”

“关怀?”何灵秀手指弹了弹法剑的剑锋,呵呵一笑。

“算了,姜脸黑你不会说话,你还是先不要说了,将法门给我算了。”王离实在无语,他只觉得让姜雪璃越说,他和何灵秀友谊的小船就越是要翻了。

他倒是也想给何灵秀好处啊,但是这根本不由他自己控制啊。

玄天道诀到时候又作妖,又偏偏将好处给别人,又不给何灵秀的话,那何灵秀肯定觉得他是故意气她。

叶玖月此时已经奇峰险峻的胸部也剧烈的起伏了数下,她犹豫再三,还是没有说话。

她此时已经确定这元雷炼妖塔已是伴随她终生的本命法宝,而且在她看来,王离将解仙藤给姜雪璃,只是因为姜雪璃更为适合这解仙藤,那王离将这元雷炼妖塔默不作声的给她,也是同样的道理。

元雷炼妖塔的确是最适合她的法宝。

她修的原本就是一门厉害的蛊经,这蛊经甚至远比明月斋的所有法门都要强一些,而她再有这元雷炼妖塔,她祭炼蛊虫之后再用这元雷炼妖塔,她几乎不会再有被蛊虫反噬之忧,而且蛊虫更容易控制,异变之后也威力更强。

这种法宝的好处加成,她在平时是想都不敢想的。

若是直接给她一件寻常的法宝也就算了,但这是元雷炼妖塔,是当年轰动修真界的异宝之一。

她心中所想的,自然也是蒙受王离天大的恩惠,必定要有所回报。

只是她一是觉得自己此时身上的所有都不够回报,另外就是她本身的确是个乖宝宝修士,脑海之中此时想着的就是,若是回到师门,等到将这件事告知了自己的师尊,自己的师尊也绝对要设法回报王离。

“何道友,这真的和我无关,真的是玄天道诀自己搞的鬼。”

王离此时忙着传音给何灵秀,“这样吧,到时出了七宝古域,你给我些时间,我绝对给你一门十分不俗的火系法门。”

何灵秀不置可否,她淡淡的看了一眼王离,“我信了你,不过真的和你无关,真的是玄天道诀搞的鬼,那你的意思是我都惹一门法门的厌?”

“……”王离无语。

又到了没法解释的尴尬时间。

姜雪璃的传法倒是也极有特sè,她也不需要小玉洲这一带修士所用的依附神识的传功玉符,她似乎只是凝神看着自己的左手手指看了片刻,她的左手无名指指尖上便出现了一粒黑sè的晶砂。

这颗晶砂在凝成之后朝着王离飘荡过去,在王离的身前又悄然化为虚无。

但与此同时,王离的脑海之中就已经出现了一篇黑sè的经册。

这片黑sè经册在和王离的神识接触的刹那,就完美的融合了,就和王离镇压那些灰衣修士的所得一样,他瞬间就理解了这篇古经的内容。

欺天古经。

他方才听姜雪璃说的时候也没有太过在意,但此时感悟清楚这篇古经,他的嘴角倒是不由得抽搐了一下。

姜脸黑似乎没有吹牛。

这篇古经好像真的很厉害。

这篇古经不仅是可以将法术的威能和形状彻底改变,将一门法术伪装成另外一门法术的

样子,但威能实际不改,而且这门古经还可以让修士伪装自己的真元气息,甚至可以欺瞒天道法则。

也就是说,他此时的真元和真元流速和普通的玄天道诀所修出来的同阶修士完全不同,但依靠这门古经,他完全可以将自己的真元伪装得和寻常的玄天宗弟子都一模一样。

如果他修到金丹渡劫时,他也可以用这门古经让天地元气不被自己触发天劫,这就意味着他可以等到自己完全准备好了,时机彻底成熟,才撤掉这层伪装触发天劫。

“姜脸黑,那按照此门古经,若是我和某个宗门不对,我岂不是可以修到金丹渡劫时,伪装成寻常修士,然后到他们宗门里渡劫?”王离忍不住看着姜雪璃,“那不是坑了对方一山门的人?”

“不错!”姜雪璃傲然一笑,道:“哥你给我如此大气运,我给你的古经能差么,欺天古经最厉害最霸道之处就在于此,不过一般没有修士这么干而已。因为若是真的到和你不对付的宗门里面去引发天劫,这肯定是让对方吃不了兜着走,但如此一来,和这个宗门就真的结成了死仇。因为这就不只是一个两个修士死在你手里的事情,而是有可能山门和宗门底蕴被毁的事情。最关键在于,只要你敢这么对付了一个宗门,之后其余任何宗门都生怕你来这么一出,你就有点人神共愤的味道了。所以古往今来,所有得到这门古经的修士之中,只有一名修士是真的那么肆无忌惮的到处拿天劫炸人的。当时修真界提及此人是又恨又怕,这名修士虽然天下皆敌,但最后真正成圣,人称炸天圣尊。”

“炸天圣尊?我怎么觉得前面还少了一个字。”王离嘀咕道:“姜脸黑,我怎么觉得你这么一说,这人神共愤的古经怎么好像有点坑我的意思?”

“哥你不是寻常修士,人神共愤也不算什么。”姜雪璃诚恳的赞了王离一句,却是又认真道:“不过这欺天古经欺瞒天道法则的手段最好少用,这种手段事关因果,越是欺瞒天道法则,到时候降下的天劫,也会比原有的天劫厉害一些。”

王离无语。

他的玄天道诀的劫数本身就怪异,别的修士都是大境突破时才有天道法则对应的劫数,他的玄天道诀每个小境突破时就有劫数,若是再加上这门欺天古经欺瞒天道之后的威力增强,那他大境时的天劫恐怕特别恐怖。

他怎么都觉得这姜脸黑似乎有点坑。

不过这姜脸黑的见识似乎比何灵秀还要厉害一些,尤其她的见知都比较高层,对于修真界之中顶级的法门,顶级的法宝的了解似乎比何灵秀要厉害得多。

所以他想了想之后,清了清嗓子,认真道:“姜脸黑,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件法宝,能够在修士的气海之中诡异的形成一座灰殿,灰殿里还有无数的灰衣修士?”

“又来了!”

何灵秀额头上青筋又暴了出来。

她当然不像王离所想的那么不堪,姜雪璃在某些特定层面的认知超过她是不假,但若论整个修真界的法器和法门知识,她或许比姜雪璃要渊博得多。

她觉得王离又在装模做样的胡诌。

和她料想的一样,姜雪璃听到王离这么说,也是一怔,皱眉道:“在气海之中诡异的形成一座灰殿,然后内里还有无数的灰衣修士?没有听过说有这种异宝啊,这异宝品阶如何,关键灰殿之中无数的灰衣修士能用来做什么?”

王离苦笑道:“品阶不知道,恐怕也至少是第七级吧,灰殿之中的灰衣修士又能让修士神识对战,若是能够将这些灰衣修士镇压,又能得到他们身上的法门,而且随着修为的提升,灰殿里面还会出现更高修为的灰衣修士。”

这下姜雪璃也听出了味道:“哥,你该不会说你气海里有这样一座灰殿吧?”

何灵秀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谎话都进阶了啊?

都完善的想用这样幼稚的谎话来解释自己身上有那么多的法门?

灰衣修士?

你怎么不说你体内就有扇虚空之门,可以让你任意穿梭到每个宗门的经藏处,可以让你任意的观看各宗的典籍呢?

王离听着何灵秀呵呵的笑声,他便无语道:“是不是我说是,你们都不信?”

“哥,都是自己人,你就别开玩笑了。”姜雪璃也是哈哈一笑,道:“按你这描述,光是能得法门这一点,要是真有这样的法宝,就已经是逆天气运的七级法宝了,更不用说其它了。不过整个修真界有史以来七级法宝也就那么多件,一件件都说得上名,其中可是绝对没有这样一座灰殿。”

王离无比郁闷,但还是有些不死心,难道这真的是一桩无头悬案了么?

关键若是无法真正了解这玄天道诀和灰sè道殿,今后更是不可能搞得清楚进阶时要面对什么样的劫数。

他还是有些不死心,再问道:“真的没有么,那有没有听说像我的玄天道诀这种法门,修着修着体内还会突然出现一个磨盘,可以将真元和剑罡再度凝练一番的?”

“磨盘?”

姜雪璃实在有点莫名其妙,但出于对自己这个哥的崇拜,她还是很认真的回答道:“磨盘类的,要么是生死古宗的生死大磨盘,要么是昊天古宗的昊天破碎磨盘,其中生死古宗的生死大磨盘是杀伐战法,昊天古宗的昊天破碎磨盘则专破禁制,只有在修行时有少许凝练真元的功效。其余倒是没有听说过有什么厉害的功法,能够再次淬炼真元甚至剑罡的。”

何灵秀呵呵一笑,道:“实在编不下去了吧。”

王离叹息,连这种黑天圣主之女都根本没有听说过这种异变和灰殿,看来自己今后这样的话的确不必再说了,说了也绝对没有人信。

“现在这兽潮似乎也对我们没有什么妨碍。”姜雪璃却是有些感慨,在这种兽潮之下,正巧因为她有大千古树,而王离有解仙藤,便变得有惊无险,果然印证了大千古树趋吉避凶的神妙。能够在这样的兽潮下毫发无损,还能悠闲的聊天,恐怕出去之后都足够她吹嘘一阵。

“现在反正要等兽潮过去,不如你们也帮我仔细理理。”她看着王离和何灵秀等人,认真说道:“我只觉得无论是我被追杀到此,还是背经离道盟的人出现在此处,再加上这诸天万兽图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正好凑巧撞在了一起。”

“对哦,忘记你的事情了。”王离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么脸黑的一个妹子如此重伤的坐在那里,他都好像忽略了对方为啥这样重伤的都不能挪窝的样子。

“我在白草市集被人用混沌血祭对付,靠着我身边一名厉害修士和这大千古树的灵妙,才勉强从虚空乱流的威能中逃脱,但落在白骨洲边缘之后,便马上被绝修追杀,我伤势太重,又生怕有修为更高的对手,所以便自压修为,遁入七宝古域之中。” 姜雪璃也不废话,飞快的将自己如何到此的解释了一遍。

“白草市集整个被毁,所有人都被杀死,混沌血祭?”和之前苏理恒等人听到的时候一样,王离和何灵秀等人瞬间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姜雪璃没有意外。

这种灭杀整个市集的修士的手笔,放在中神洲都要引起巨大的震动。

她凝重的看着王离点了点头,道:“先前我被绝修追杀到此,便只是猜测弥罗道场恐怕是要将我杀死,栽赃给混乱洲域的邪修宗门,然后我黑天圣地雷霆震怒,追究此时时,说不定就会查出这些边缘洲域的宗门和邪修宗门的勾结,到时我黑天圣地屠灭这些宗门以及和混乱洲域的邪修宗门大战,不只是我黑天圣地元气大伤,说不定杀孽太多,还会引发更多不可预知的后果。到时候我黑天圣地便肯定无法再有真正成就第四圣的能力。但眼下我总隐约觉得其中还有隐情,不会如此简单。”

王离深吸了一口气。

他心中有种挥之不去的不舒服的感觉。

白草市集他都去过,虽说和市集里面的人都不熟,但那种整个市集里的人都被瞬间屠灭,那就是记忆里面的画面直接就不存在了。

那若是在这种yīn谋发动时,他也正巧在这种市集里面,恐怕也就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就被抹灭了。

他缓缓的摇了摇头。

他不知道辛明决定来到这七宝古域的深处毁灭元雷炼妖塔时,便曾感慨自己只是个卷入波澜的小人物,但他此时真的和彼时的辛明有着同样的感受。

对于那些大人物而言,像他和师姐这样的小人物,恐怕真的是连蝼蚁都算不上吧?

“事出太怪必有妖。”他思路一直比较清奇,所以此时略一沉吟,便道:“既然是能够随手便灭掉一个市集的大人物,谋划的格局自然不小,那如果直接往最大的猜,说不定弥罗道场是想栽赃嫁祸,挑起你们黑天圣地和邪修宗门的战事,从而打压你们黑天圣地的力量,但或许背后还有人,会将此事爆出,到时候就是挑起你们黑天圣地和弥罗道场的战事,到时候若是修真界动荡,再传出诸天万兽图背后的隐秘,让修真界发现当年的兽潮都是某圣的手笔,那恐怕修真界的格局会彻底改变,整个修真界必定大乱。”

王离当然是随口乱猜,但何灵秀和姜雪璃却是都深深皱起了眉头。

不知为何,她们都觉得这听起来贼有道理。

“难道连我们发现诸天万兽图的秘密,也是有人安排不成?”苏理恒不可置信的说道。

“这当然只是猜测。”姜雪璃看了他一眼,道:“不过按那仙蟾宫的人的说法,他们其实暗中盯了你们背经离道盟很久了。既然你们背经离道盟都已经成了他们的利用对象,那有其余更高层次的人利用他们和你们,也十分正常。那说不定你们和我,都成为这计划之中的一部分。”

(今天的三章更新直接合并成这样的万字大章一起发,大家是喜欢这样一次性的一章大章节,还是喜欢一天三更,在书评区留言说说看,有的说大章好,有的说分章多更好,我也搞不清,我看哪个支持的意见多,我就按哪种发)

看网友对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太豪爽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