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血莽苍对血莽苍

金sè的灵雨开始坠落。

无数最先赶至的妖兽疯狂的涌向最先凝成的金sè雨滴。

唰!

一只浑身碧绿的拳头大小的异鸟一口吞掉了一颗金sè雨滴。

它的身体瞬间就膨胀起来,浑身翠绿的羽毛也瞬间变成了奇异的古铜sè。

但不等它异变完成,一道黑影就已经出现在它的身后。

一只足有桌面大小的黑sè巨虫一口便将它吞了下去,接着将前方的一滴灵雨也吸入口中。

这只黑sè巨虫圆滚滚的,就像是一个吹足了气的黑sè皮球,它的身上没有任何的翅翼,但它身上散发出来的黑sè元气却推动着它的身体,让它飞掠得比绝大多数异鸟还要快。

但它的运气也并不算好。

它刚刚吞下这只异鸟和一滴金sè的灵雨,数十只血红sè的巨蚊就落在了它的身上,瞬间就将它吸成了一张黑皮。

有像房屋一般大小的巨大妖兽在空中出现。

它庞大的身躯直接冲向坠落的金sè灵雨,金sè灵雨落在它的身上,就像是金sè的花朵不断绽放。

恐怖的妖气波动形成了恐怖的飓风,无数等阶不够的妖兽直接被卷飞出去,但有更多的妖兽冲过飓风,直接落在这只巨大妖兽的身上。

这头巨大妖兽平时是绝大多数落在它身上的妖兽根本不敢对敌的存在,但在这灵雨的争夺之中,所有这些妖兽都已经彻底疯狂。

惨烈的嘶鸣声在空中不断响起。

这头巨大的妖兽只是在刹那间就已经变成了浑身血洞的残躯,就像一座流血的小山一样从空中砸落。

轰!

它狠狠的撞入道殿废墟之中,无数无法飞遁,无法第一时间抢夺天空之中灵雨的妖兽顿时洪流一般朝着它的残躯涌去。

天空之中又出现了数团巨大的yīn影。

庞大的身躯和磅礴的威能直接在空中冲撞起来。

地上的妖兽暴躁的仰望天空嘶吼着,而且越来越暴躁。

它们疯狂的攀登向高处,疯狂的撕咬和踩踏着身边活动的物体。

妖兽成群结队的在那些道殿的高处堆积起来,即便有无数的妖兽不断的掉落,但是狂涌上去的妖兽就像是堆积起了一座座不断往上延伸的肉塔。

在最初的时间里,所有这些地面上的妖兽都没有能够获得任何一滴灵雨。

天空之中飞舞的妖兽已经密集成云。

一圈圈恐怖的旋云将所有坠落的金sè灵雨卷住,无数威能的爆发在空中形成无数道sè彩缤纷的光焰。

整个天空变成了斑驳的光海。

接着是一团团猛烈的妖气爆发。

那些在一开始的争夺之中成功夺取到灵雨而未死的妖兽,在空中开始纷纷的进阶和异变。

不断轰鸣和膨胀的妖气,将天空之中的光海变得更加澎湃和混乱。

地面被这光海照得一片雪亮。

“你的脸为什么这么黑啊?”王离更是不忍直视姜雪璃。

现在明晃晃的光线照耀下,姜雪璃脸反而显得更黑,简直就像一层锅灰加了一层黑油。

姜雪璃微微一笑,道:“脸黑有好运。”

王离第一次有种除了自己师姐之外无法和人交流之感,“我们小玉洲脸黑就代表倒霉好不好,印堂都发黑了。”

“王道友,快祭出解仙藤!”

慕余异常冰寒的声音在此时响起:“等到灵雨消时,这些妖兽不再争夺灵雨,必定来围攻我们!”

王离还未来得及回话,突然心生警意。

也就在此时,唰的一声,一道黑火已经在他身前涌起。

这道黑火直接凝成一个鬼爪,当空一抓。

噗的一声,一道诡异的气机直接被烧成团团的青烟。

“好你个老妖婆,你果然藏了一手!”

王离一声怪叫,这股气机袭来时,他只觉得衣袖之中的解仙藤骤然异动。

他瞬间就反应过来,慕余虽然对他说话让他祭出解仙藤,但实际上她直接就已出手要控制这解仙藤。

之前她已经传给他控制解仙藤的法门,按理而言,这解仙藤只能被他的真元唤醒,但眼下这解仙藤瞬间异动,便说明对方明显留了后手。

“你!”

慕余不可置信的目光却是落在一直默不作声的何灵秀身上。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暗中控制解仙藤的手段竟然被何灵秀预知般直接破掉。

“死!”

韩耀同时一声厉喝。

随着这声厉喝的响起,王离、何灵秀、叶九月、叶完和叶吉五人的身上同时闪现星星点点的紫sè光华。

五人全部觉得身体有些微微的麻痹,就像是有许多细小的根须扎入他们身体的同时,还瞬间镇压他们体内的真元流动。

“唰!”

但也就在此,王离等人的后方一股可怖的气机震动,这股气机的爆发让慕余和韩耀骇然的下意识飞退。

与此同时,王离等人身上的紫sè光华全部消隐。

一株株十分细小的紫sè小苗瞬间枯萎。

何灵秀的面sè难看无比。

她和王离早就防备这两人会提前在他们身上做手脚,但即便如此,以她的天赋神通还是没有能够提前感知出解仙宗的这种诡异法门。

她不知道王离到底有没有办法应对,但若不是后方那名黑脸女修施展法门,她便根本无法对付这种诡异的法术。

她很确定小玉洲年轻一代中应该没有几个可以和她并肩的存在,但事实证明,小玉洲的确是一个小池子,真正面对各种刀头上舔血的修士,她照样随时都有可能陨落。

姜雪璃身上破开数十道裂口。

她体内的鲜血混杂着一种诡异的光亮从伤口之中流淌出来。

她头顶上方那株黑树依旧巍然不动,但她浑身不断的颤抖,身体给人的感觉即将崩碎。

“多谢!”

王离感知到她此时的状况,眉头大皱,道:“你还是不要出手了。”

说完这句,他直接将解仙藤祭了出来。

他就不信这株解仙藤被自己的真元控制之后,慕余还能够抢夺解仙藤的控制权。

他直觉既然自己的真元能够瞬间将圣骨异炎的真源都直接剥夺,那灰殿之中那种炼化yīn雷的灰sè元气恐怕时刻和自己的真元共处,自己的真元肯定不像寻常修士的真元一样,可以被人轻易所破。

何灵秀和他配合极为默契。

几乎就在他祭出解仙藤的刹那,帝沼魔君的尸身就已经落在了王离的身前。

王离的这株解仙藤直接就在帝沼魔君的木化尸身上扎根。

“哈!”

姜雪璃看到解仙藤的刹那,她便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大千宝树果然诚不欺我。

竟然正好有这样的东西,那小命不就已经保住了?

“都这样了,还笑得出来?”王离就算不转头,也感知得出她此时的得意,他真的觉得这个黑妹变态。

“果然是大千宝树。”

慕余和韩耀连退了近百丈,他们身上法衣内里都长出了一根根青sè的藤蔓,将藤条和枝叶将他们的身体都隐于其中,初时的慌乱之后,慕余此时传出的声音已经十分镇定,而且充满着一种掩饰不住的喜悦之sè,“黑天圣地的至宝竟会流落在此,而且你果然是已经身受惊人重创,先前在这里,看来也是只能等死。”

“大千宝树,黑天圣地?”王离看到身边的叶九月等人已经一副彻底被震傻了的模样,他便觉得有些不对,“这两个

名字怎么如此耳熟?”

何灵秀早已经习惯了他的见识浅薄,而且此时她也没有心情多说什么,她只是异常简单的吐出三个字:“第四圣!”

“第四圣,半步大乘,黑天圣主!”王离顿时反应了过来,“脸黑妹,你果然变态,你居然把他的法宝都偷了出来,逃到小玉洲来,怪不得连绝修都追杀你,把你追杀得如此惨状。”

“……!”所有人都瞬间无语。

果然是对话鬼才,这脑回路也是没谁了。

连慕余和韩耀都被王离这神判断弄得猛然一滞。

“王道友,若是你能交出你那看宝光神术,我们或许能够帮你逃过这一劫。”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之后,慕余的声音再次响起,“否则你们就在这兽潮之中慢慢享受,反正妖兽应该只对你们的真元和血肉感兴趣,等到你们被妖兽吞食干净之后,我们再慢慢来捡拾法宝好了。”

慕余平时绝对不是得意忘形的人,但此时说完这几句,她却忍不住纵声大笑起来。

如此兽潮,整个七宝古域都要被席卷,等到兽潮结束,七宝古域里除了她和韩耀之外,应该不会有其余活着的修士。

虽然王离和何灵秀令她大出意外,她无法再夺解仙藤,但哪怕失去了元雷炼妖塔,失去了他们之前势在必得的另外一件宝物,这大千宝树,却是更大的机缘。

“无妨。”姜雪璃傲然一笑,“不要慌。”

“就你还不要慌?你都这样了还不要慌?”王离郁闷的叫了起来。

但就在他叫声刚起的刹那,嗤的一声,一道凌厉无比的剑罡便已经狠狠刺向韩耀的胸口。

他看出慕余和韩耀这两人应该就是能够凭借身上这种藤蔓来躲避兽潮,但他自然不甘心就让对方这样离开,然后等到兽潮过后来收他们的尸。

“小心丹炉!”

慕余一声厉喝,她之前听了辛明的话语,便觉得王离的剑罡真的有极大古怪。

厉喝声中,她身前透出血光,将王离的剑罡包裹在内。

与此同时,韩耀的身前也是血光涌起,飞出一物。

“这么巧?”

王离的脸sè顿时显得有些尴尬。

韩耀身前涌现的这物就像是一个血光缭绕的号角,不就是他说的血莽苍?

“我也有!”

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中,脸sè显得十分尴尬的王离身前也是血光涌起,也飞出了一个号角般模样的东西。

“……”最知道怎么回事的何灵秀顿时彻底无语了。

“哈哈哈…就这?咱俩碰碰?”

韩耀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都是同样的血盲肠,他的血光缭绕,光华耀眼,但王离的这一根却明显血光黯淡,和他的相比简直差了不知道多少个档次。

“来!”

王离有些羞愧般御使着血莽苍撞向他的血莽苍。

“不对!”

但也就在这两团血光相撞的一刹那,韩耀突然感受到莫名的危险,他心脏猛然一缩,轰的一声,他的血莽苍已经瞬间破碎。

王离那个原本血光黯淡的血莽苍完好无损,透亮的血光根根晶莹。

唰!

他的血莽苍碾压过韩耀的散碎血光,直接狠狠镇压在韩耀的身上。

“不要!”

慕余骇然的尖叫声瞬间响起。

“啊!”

与此同时,韩耀一声惨叫,他的胸口都被王离的这血莽苍打穿,晶莹的化神血光在他体内飞洒,瞬间将他的五脏六腑都击穿。

噗!

与此同时,一团黑火毫无征兆的在韩耀的伤口前方涌起,化为一只鬼爪朝着内里狠狠一抓。

韩耀惨嚎。

他体内的血肉都被烧成团团的飞灰。

看网友对 第一百三十五章 血莽苍对血莽苍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