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二十三章 九法十三化,三问看清否

第二十三章 九法十三化,三问看清否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师弟……”

  “师弟……”

  宁风耳中听到熟悉的呼唤,肩膀被人拍了一下,豁然惊醒过来。

  “呃~”

  “师兄是你啊。”

  宁风一抬头,就看到沈兆轩。

  “咦?”

  宁风从蒲团上蹦起来,左顾右盼,讲道岩上竟是空无一人在。

  天云子、申不疑,诸峰山主,乃至于那些各脉种子,天云峰记名弟子,亲传附庸……,所有人走得干干净净。

  “这是怎么回事?”

  宁风眨了眨眼睛,没想到在他看来只是出神一瞬,竟是过去了许久。

  “师兄……”

  他刚刚要发问,沈兆轩显然知道宁风在疑惑什么,温和笑道:“师弟莫慌,这是好事情。”

  “好事?”

  宁风愈发好奇,眼巴巴地看着沈兆轩。

  引路师兄等了这么久,自然也不着急了,把着宁风臂膀,与他一起走到讲道岩边缘,在烟波浩渺的云海之畔坐下。

  “当然是好事。”

  沈兆轩悠悠地道:“师尊衍化神宫大法,出神入化,一缕心念流露,亦蕴有道韵在其中,师弟心神为之牵引,如一梦经年,有何奇怪?”

  宁风似懂非懂地点头,又有些不解地道:“那他们如何不会?”

  一样的外门三年,柳意蝉和木小树兴许在天资上更胜于他,可论起来大家都是白纸一张,大哥不说二哥,一样还没入门,不当有差别才是。

  没道理只有宁风一人受到影响。

  “这就是为兄所说的好事。”

  沈兆轩面露喜sè,赞叹道:“不曾想师弟先天神魂之力强大,完整地接受到师尊流露出来心念,这才会沉溺其中,不可自拔。”

  “其余不论,入门时候神魂之强,师弟当在我天云一脉七子中居首。”

  沈兆轩夸赞出乎至诚,宁风受起来倒不怎么有底气,心想:“该不会是与九窍石有关吧?魂境是它衍生出来的,这会儿自个儿还扎根在我魂魄里,不可能没关系吧?”

  这个问题,妥妥的不能拿出来问,宁风只好闷声大发财了。

  天sè有些晚了,夕阳晚照燃起火烧云,师兄弟两人面前云海亦为所染,层层叠叠,丝丝缕缕,五光十sè,绚烂梦幻。

  “师弟。”

  沈兆轩声音入耳,宁风心中一动,抬头望去。

  他神情凝重,声音浑厚,与平时截然不同,常年笼罩在他身上温润如玉的气息,更是散得干净,代之的是渊渟岳峙,沉稳如山。

  “看清楚了吗?”

  没头没脑的五个字,沈兆轩凝视着宁风双眼,沉声道来。

  宁风没有反问,缓缓闭上眼睛,脑子里闪过天云子衍化出来诸般大法时候景象,记忆中浮现一个个刻骨铭心感受瞬间,颔首道:

  “看清楚了,只是不知师尊衍化出的是何大法?”

  沈兆轩长身而起,凭风而立,足尖一寸是悬崖,面朝浩渺天云海,悠悠吟咏:

  “天火浩荡太阳风。”

  宁风眼前恍惚一下,似又见到天云子手掌推出,浩荡太阳风吹遍寰宇。

  “九炼血阳紫金身。”

  太阳之上,金sè骸骨仰天咆哮,血肉重生,一如神祇般的威势犹在眼前。

  “我太阳神宫,有九法十三化。”

  “天火浩荡太阳风,神宫九法中,第六正法。”

  “九炼血阳紫金身,第八正法。”

  宁风喃喃重复着这两大正法名称,一边在心里面与天云子衍化时候异象,当时切身感受结合在一起,牢牢记住。

  沈兆轩吟咏之声还在继续,每一个音符脱口而出,似乎都蕴含着什么力量,逼得云海为之翻滚,清风不敢吹拂。

  “正火三昧,金乌炼九霄。”

  “九法十三化,第十一化,金乌化。”

  宁风在脑海中看到金乌展翅而飞直上九重,裹挟滔天烈焰,欲要熔炼霄汉。

  “虹化七光,一气贯长空。”

  “第三化,虹化,又是神宫第二遁术,化虹术!”

  一道长虹,倏忽之间,从天的这边,连接到地的那头,跨越了万里河山。

  ……

  ……

  沈兆轩娓娓道来,如吟唱,似咏叹,为太阳神宫底蕴之深,为诸般正法各大化术中凝结的不知多少先辈血汗。

  等他话音飘散随风,宁风长长吐出一口气,额前不觉布满了汗珠。

  “九法十三化!”

  宁风悠然神往,“不知道穷极一生,不知道能得其中几门正法,几道化术?”

  “等等……”

  他猛地想起什么,豁然回首望向沈兆轩,疑惑道:“师兄,师尊最后衍化的是……”

  宁风问出口同时,脑海中不禁浮现出那一轮煌煌大日,以及天地世间惟一存在的太阳神宫。

  沈兆轩身形不由挺直,神情肃然,一字一顿地道:“太~阳~法~!”

  “太阳法?”

  “不错,太阳神宫九法十三化,中第一正法,又是一切神宫法术之根源大法——太阳法!”

  沈兆轩语速渐快,不觉中流露出一种狂热,一种落寞。

  两种截然相反情绪杂糅在一起,让宁风对这一刻的沈兆轩记忆犹新,很多年后时过境迁还经常回忆起,无从忘却。

  这一刻的他,犹如孺幕伟大父亲的孩子,既为父亲的光辉而骄傲,又为自己做不到如父亲一般而失落。

  “九法十三化,以及神宫诸般大法,皆是历代祖师自太阳法中化出,冠之以名。”

  “太阳法,源自:太昊金阙神章,本是天授,又有何人有资格为之取名?!”

  “它是太阳法,太阳法也只能是它!”

  宁风没有插嘴,只是默默地,将沈兆轩所说的每一句话,牢牢地记在心中,生怕忘记了哪一句话,忘记了里面蕴含着的骄傲。

  片刻沉默。

  沈兆轩在平复,宁风在铭记。

  稍顷,沈兆轩再次凝望宁风的眼睛,问道:

  “看清楚了吗?”

  同样的五个字,除了语气声调,与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看清楚了。”

  宁风略一沉吟,不是在思考师兄所问,而是在回想,回想天云子端坐讲道石,一言不发,一举一动,衍化出诸般大法的景象

  。

  “我看清楚了后面的路。”

  宁风缓缓开口,从第一个字吐出开始,再无迟疑,如雨后山间的清溪流泉,轻快地流淌出来:

  “举手投足,诸法生灭;是耶非耶,只在一念。”

  “我要大逍遥,大自在,就要有大法力,大神通。”

  沈兆轩含笑,点头,眉宇间尽是欣慰之sè。

  “我要这天下人,都知道我来过,便要如那煌煌大日,高悬于天。”

  “朗朗乾坤,大日不言,谁能无视之?”

  “清冷之夜,纵再漫长,世人皆知,明日太阳照常会升起。”

  宁风向着天云峰巅,诚心正意,躬身行礼:“弟子拜谢师尊,指点前路。”

  “好,好,好~”

  沈兆轩抚掌而笑,朗朗笑声,回荡在讲道岩上,如被无形力量束缚着,久久不散。

  “师弟你能看到这一点,师尊苦心,便不算白费了。”

  他笑罢,第三次正sè看过来,问道:

  “看清楚了吗?”

  四目相接,宁风觉得沈兆轩这一刻目光无比的熟悉,熟悉到如刚刚晃过了眼前一般。

  的确,在不久之前,他在另外一个人的身上,看到类似目光,并为那一缕心念,浑然忘我。

  那是:期许!

  不是沈兆轩的期许,是天云峰山主,天云七子之师尊,天云子的无尽期许。

  宁风沉默片刻,缓缓点头:“我看清楚了。”

  “看清楚就好。”

  沈兆轩这次与之前不同,没有激励,没有昂然,似乎在克制着,生怕导致了什么。

  他淡淡地道:“师尊一辈神宫弟子,算上当今的九脉之主,计上其他师叔师伯,再加上半道陨落的,惟有师尊一人,以太阳法为根本法。”

  “其余长辈,包括掌教申不疑真人在内,都是以九法十三化中的其他正法化术入道,回头再兼修过太阳法罢了。”

  “这一步之差,就是天堑。天尚且无二日,太阳法岂能屈居他法之下?”

  “故而,神宫那一辈弟子,惟师尊一人,有可能将太阳法修至圆满。”

  宁风听到这里,忍不住插口问道:“那我们这一辈呢?”

  沈兆轩眼中一黯,艰难地道:“一个,也无。”

  宁风心中剧震,总算能真切地体悟到天云子那份期许的分量。

  他沉默时候,沈兆轩收敛情绪,笑着开解道:“师弟你也不用想太多,尝试,尽力,便是。”

  “其实……”

  他摇了摇头,很是遗憾地道;“包括为兄在内,师尊前面所收下的四个亲传,皆是以研习太昊金阙神章起步,尝试用太阳法为根本法。”

  “我们都失败了。”

  沈兆轩伸出手来,将眼前云海,乃至云海外群山一起划了一个大圈子,道:“不仅仅是我们,神宫当代弟子,除了极少数,何人不是如此?”

  “我们,都放弃了。”

  沈兆轩有些苦涩,有些无奈,有些怅然,旋即重新打起jīng神,对宁风道:“师弟,所以你也不用想太多,试了,无悔,无憾便是。”

  “师尊也不想看到你因他期许,便耽搁了自身仙路。”

  宁风依旧默然,缓缓点头。他没有发什么大愿,立什么誓言,只是很郑重地在点头,表示收到了这份期许,会全力以赴尝试。

  这就足够了。

  沈兆轩欣慰一笑,拍了拍宁风肩膀,与不知不觉中同样站起身的他并肩而立,面朝云海。

  看着眼前云卷云舒,宁风脑海中依然在回荡着师兄三问。

  第一问,问的是法;

  第二问,问的是道;

  第三问,问的是愿。

  三问清楚否,共同构成了一卷画轴,徐徐展开在宁风的面前。

  片刻之后,沈兆轩温和一笑,道:“师弟,我们回去吧。”

  “明日为兄再亲送你上经香阁,选第一门法。”

  宁风深吸一口气,面露喜sè,与沈兆轩一起步下讲道岩。

  “对了师弟,你看……”

  沈兆轩刚起了一个话头,宁风脸sè就有些不对了。

  “还来……,其他的我什么都没看清楚啊……”

  宁风心里面刚在打鼓呢,沈兆轩后半句话说出来:“……看见没有,天行峰的曾醉墨师弟,天机峰的宝玺师弟,他们两个鼻青脸肿的样子。”

  “看见了。”

  原来不是问那个,宁风松了口气,旋即想起那两位样子,现在还忍俊不禁。

  他们师尊将他们作为最看重的新晋弟子,带在身边参加法会,好家伙一脸刚挨过揍,连自家师尊脸面一起丢了,回去还不知道怎么凄惨呢。

  沈兆轩也在笑,好像觉得这么背后议论不太好意思,压低声音道:“刚刚听说,他们两个是为了天择峰的陈昔微师妹打起来,据说是争风吃醋,两位山主还有掌教真人都大为光火。”

  “嗯?”

  宁风脚步不由得一顿,落后了沈兆轩半个身位。

  沈兆轩还没有发觉,继续笑道:“师弟,你说好不好笑。”

  “好笑,不过我更想把他们一起揍一顿。”

  宁风很淡定地说完这句,快走两步跟上。

  “什么?”

  这回轮到沈兆轩不淡定了,他完全能想象出现那一幕自家师尊面如锅底的样子,决计不会比三位师叔伯来得逊sè。

  想到沈兆轩就觉得不安,真要出这种情况,他这个引路师兄哪里有脸见恩师,忙担忧地问道:“师弟你不会当真吧?”

  “当然不会。”

  宁风应得干脆利落。

  沈兆轩心里一松,就听到自家师弟理直气壮地补充道:“我一个又打不过他们两个。”

  “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不会吗……”

  沈兆轩整个呆了一下,这回反倒是他落后宁风半步了。

  “不管怎样,我们天云峰不像他们天行和天机一脉成为神宫笑柄就好,原因不重要。”

  沈兆轩如此自我安慰了一番,快步要跟上师弟步伐。

  刚刚靠近呢,他就从宁风背影处听到嘟囔声音:

  “不过也难说,他们两个不太合,未必就打不过,要不要试试呢?”

  沈兆轩前脚拌后脚,一个踉跄,要不是修为惊人,妥妥成为第一个自己被自己绊倒的筑基强者。

  真要那样,他就能抢在宁风将想法付诸实践前,把天云峰的脸丢到神宫每一个角落。

  “师弟你开玩笑的吧?”

  “是啊。”

  两师兄弟的背影冲着水云间方向去,清风送来断断续续对话声音:

  “真的是开玩笑?”

  “是啊是啊。”

  “你确定是开玩笑?”

  “……”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三章 九法十三化,三问看清否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