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苗疆道事最新章节列表>>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 第二十六章 杨小懒

第二十六章 杨小懒

小说:苗疆道事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关键时刻,我的手不自觉地摸到了内兜里面的符袋。

这是青衣老道当初离开的时候,送给我的,里面装有符箓六张,分别是落幡神符、破地狱符、甘露符、风符、斗母玄灵秘符以及雷符。

青衣老道究竟有多厉害,这个我不知道,但是共同生活了三年,却无时不刻地能够感受到他的行为,无论是生活还是修行,都贴合自然之法,远远比我面前这些通过旁门左道弄出来的家伙,要厉害许多,所有我想要脱险,恐怕就只能够拜托他留下来的符袋了。

我在一瞬间就冷静下来,心中盘算着这六张符箓,倘若用上风符,我自然是可以逃之夭夭,可怜我老爹又要跑到那灶台边去熬人油了——到底应该用什么呢?

我的脸sèyīn晴不定,而拦在我面前的那个绿衣女孩嘴角却翘了起来:“小子,你是老鼠会的吧,人挺贼的啊,趁着我爹去追人,自个儿却溜到了这里来,还将我爹那镇魂符给解了,不错,是个人才,不过遇到你姐姐我,还是要吃瘪啊!”

这小妞瞧着不过十四五岁,但是长得有模有样,要胸脯有胸脯,要脸蛋有脸蛋,跟画片上的美人儿一样,平日里倘若遇见,必然是我、罗大屌和龙根子几个人意淫的对象,不过瞧见刚才灶房里面那熬煮的人油,还有拱卫在她旁边的那两具僵尸,我可没有半点儿轻松的心思,也顾不得仔细思量那个七老八十的麻衣老头是如何生出这么水灵的小妞儿来的,只是深呼吸,然后低声对我爹说道:“爹,一会儿我一出声,你就朝着那儿跑,不要回头,也不要停留,懂不懂?”

我爹此刻都还没有从那种巨大的恐惧中走脱出来,再加上我这超越年龄的沉稳和淡定,以及这些日子以来我的表现,觉得我是道门中人,比他这老子还厉害,于是毫不犹豫地点头回答:“好,我晓得了!”

我爹这么一说,我就没有一点儿负担了,右手在符袋里面一阵摸索,终于挑中了一张,口中默默念道:“幡悬宝号,普利无边,诸神卫护,天罪消愆……”

我念咒引导,这法门是老鬼一言一语带着我学会的,原本并无大用,然而有了青衣老道这符箓,我却是夷然无畏,随着那符箓之上回荡而来的巨大力量,与我的咒诀共鸣而生,我立刻感觉到了信心满满,一步踏前,开始吼了起来:“经完幡落,云旆回天……”

就在我这一般吼的时候,我爹就迈着脚步,朝着撵山狗他们藏身的那草丛飞奔而走,而这个时候,那个绿衣女孩也感受到了附录之上传递而来的恐怖力量,也来不及阻拦我爹,白藕胳膊往前一挥,大声喊道:“拦住他!”

她所说的“他”,不是我爹,而是我,那两具高大的白毛僵尸原本僵直不动,如同摆设,然而一得了命令,就如同猛虎,嘴一张,黑sè獠牙显露,便朝着我扑来。

这样两具浑身是毛的尸体突然一动,并且朝着而我这边冲来,那画面感真的是让人毛骨悚然,然而我却感觉到了满满的信心,全身的鲜血沸腾,用一种吼叫的声音大声喊道:“急急如、玉皇上帝律令!”

一声念完,我感觉那符箓仿佛一个巨大的黑洞,一瞬间就将我所有的气力都抽光了,我脚一软,瘫倒下来,而那符箓却“轰”的一下,燃烧起来,接着化作一道白光,像烟花,朝着天空升起。我瞧见那两具僵尸就要冲到我的面前来,双手的指间油黑锐利,僵硬的脸上似乎还流露出了一丝兴奋……

不会吧,这符箓没用?

我心中几乎生出一丝绝望,然而就在此刻,一道炸雷当场生出,我瞧见天空之上,垂落旗幡无数,无风而起,簌簌飞扬,接着充斥在我眼中的一切世界,而我也被那急剧而起的气流卷起,在地上翻滚不休。

我当时的记忆充斥着满满的白光,整个人都晕过去了,等我恢复意识的时候,感觉一只毛茸茸的小手在摸我的脸,耳边传来胖妞焦急的叫声。我睁开眼,发现自己全身酸痛,勉强撑起身子来,瞧见我已经滚落到离刚才所站之地十几米远,旁边软软的,一摸,竟然还是刘领导那具无头尸身,而在另一头,我瞧见那两具吓人的白毛僵尸竟然炸成了碎片,而拦在我面前的那个绿衣女孩则半坐在地上,一脸怨恨地朝着我这边看,显然也是刚刚醒过来。

我强忍着巨大的疼痛爬起来,看了一眼我爹跑开的方向,没见到人影,说明已经走远了,几乎没有思量,我便毅然转过头去,朝着另外一个方向踉踉跄跄地跑开,而后面则留下了那个绿衣女孩愤怒地喊声:“那小子,你等着,我不会让你好过的!”

这威胁软绵绵的,我只当是在放屁,拼命迈开双腿,带着胖妞朝另外一个方向逃离。

我见过勘测队的刘领导和马领导和麻衣老头之间的拼斗,晓得马领导就算是逃,恐怕也逃不开多远,等到那个麻衣老头回来的时候,我们恐怕就是砧板上面的肥肉,想怎么剁,就怎么剁了。

在我的生命里面,这麻衣老头和绿衣女孩是我见过的最残忍最恐怖的人物,倘若落在他们的手上,生不如死那是妥妥的,这痛苦,我宁愿我来享,也不愿生我养我的老爹来受,所以我只有南辕北辙,背道而驰,这样才能够引开那人的注意。这样一想,我便是满腔的悲壮之心,自觉得牛逼无比,脚步便越发地快了几分。然而我终究还是太小,没有跑过一刻钟,便感觉脖子后面来了一阵风,我往着前面一缩,结果还是躲不开,后脑勺被狠狠磕了一下,两眼一黑,人就直接晕死过了去。

等我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剥得光光的,双手被捆在溪边的一棵树杈上面,凉风一吹,我下意识地夹紧了双腿。

睁开眼睛,入目处正是那个麻衣老头,旁边过还有那个又凶又美的绿衣女孩,正恶狠狠地瞪着我呢。

似乎预料到了我的醒来,正蹲在地上抽旱烟的麻衣老头吐了一口烟雾,平平静静地说道:“我呢,比较急,事情也多,就不跟你废话了,就问你几句话,答得好,或许能活,答不好,溪水长流,愿你得以安眠。”

咬人的狗不叫,叫人的狗不咬,我二蛋纵横龙家岭这么多年,自然晓得这个道理,麻衣老头说得越是平静,我便晓得自己后路越发的少,想起那灶台上面熬煮的人油和尸体碎块,我原本无比悲壮豪放的心情立刻沉到了谷底里。不过这世界上又没有什么后悔药吃,于是只有极力表现出配合的意图来:“嗯,嗯,你说,我听呢。”

麻衣老头拿出了从我怀里搜出来的符袋,平静地说道:“这个东西,是哪里得到的?”

“一个青衣老道送的,我给他打了三年杂,临走的时候,他给了我,说留一个念想。”我忙不迭地说道,这才瞧见麻衣老头的脸上绷得紧紧,继续又问我:“他人呢?”

真话?还是谎话?

电光火石之间,我几乎是凭着本能地说道:“他走了,不晓得到了哪儿。”

这句话救了我,他手一挥,我就滚落在了地上,接着他吩咐道:“把你的衣服穿上,然后跟着我们走。”我可不习惯光溜溜地出现在别人面前,忙不迭地穿衣服,那绿衣女孩急了,一把拉住她爹,问:“爹,你怎么这样就放过他了啊?”

麻衣老头不答话,只是走向了旁边的一堆物件,绿衣女孩受了气,走到我面前来,一脚把我踢在地上,踩着我的脑壳,恶狠狠地说道:“小子,算你幸运,不过你记住,碰到我杨小懒,你这辈子的好日子,就算是到头来!”

喜欢《苗疆道事》吗?喜欢南无袈裟理科佛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二十六章 杨小懒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