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千五百二十六章 失职的人

说到这,唐晨深呼吸了一口气“我的整个冲锋旅是被瓦努奈轰炸的核心区域,再那疯狂的轰炸袭击之中,我整个旅团活下来的人数不足几百人,我真正的所有嫡系心腹下属,也已经死伤殆尽了,只剩下了我的三团团长范培阳,我说的所有的一切,您可以去调查,如果有一个字的谎话,我愿自刎。”
  
  唐晨表现的十分真诚“现在还在狼巢的这么多的楠汐大营的士兵,是不可能所有人都和我一条心的,我也不可能和所有的人都通气儿,你可以随便找人去打问,或者随便去调查,我们是真心的想要留在狼巢。”
  
  唐晨说到这,从边上看着王赢“首先,楠汐大营都已经覆灭,我们无家可归,我们现在就算是走,唯一能去的敌法,那就是回到杜氏派系的队伍,跟着他们继续你死我亡的打仗,普通的一些士兵还好,但是我们这些管理者,再那里的前途肯定也毁了,绝对不会受到任何的重用,别的地方,也没有我们的位置了,搞不好的话,还有极大的可能性会被治罪。”
  
  “我再军队这么多年,对于杜将军的为人太清楚了,他治军向来军纪严明,这一次的行动,让我们的损失这么大,导致整个楠汐大营覆灭,黄积勋大营袁广一个旅也成为了陪葬,对整个战场的形势,都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归根结底,如果说狼巢的战斗力多么强悍,我看未必。”
  
  唐晨倒也是典型的军人性格,也不怕得罪王赢“我觉得我们楠汐大营的所有士兵,也都不是好对付的,这一次输的这么惨,归根结底的主要原因,还是我们自己内部太放松了,包括楠汐在内,包括我们所有人在内,就没有想到过狼巢敢对我们发动袭击,满脑子都想的是等待命令,扫荡狼巢!”
  
  在场的不少士兵脸都黑下来了,就连首刃,都有点压不住火儿了,只有王赢依旧平静,他转头看了眼四周围,显然,只要他坐在这里,气势上,就可以绝对的压制住所有士兵,唐晨都已经说到这了,那索性就一股脑子的都说了。
  
  “我们这边的放松,与维龙那边的警戒,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觉得将军您肯定也想过要偷袭维龙大营了,只不过发现那边太过于警戒而已,恰好我们这边还有袁广这个空子可以钻,但是不管如何,就算是你钻了袁广的这个空子,也是我的疏忽造成的问题,杜文超是我的直系下属,也是当天晚上负责巡逻戒备的指挥官。但是其实当天晚上是有杜将军的军令再的。”
  
  唐晨说到这,顿了一下“杜将军亲自下令,包括楠汐在内,所有高级将官务必值班在岗,严加戒备,我当时就是因为前一天就没有怎么睡觉,结果实在是太困了,所以临时安排杜文超守备,我找地方去休息睡觉了,所以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如果我当时不大意,不安排杜文超守备的话,你们打不破我们后面的防御掩体。而且我有信心可以分辨出来敌军友军,绝对可以和袁广合围你们狼巢!”
  
  “你算个什么玩意!从这里纸上谈兵呢?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是一个败军之将!”
  
  “就是,说的自己很牛逼的样子,你现在不是一样在这里吗?要不是我们狼巢救你,你还能活到现在?”
  
  “我受不了了,我真想一枪崩了你,唐晨,你装什么犊子,有本事你当初别换成普通士兵的衣服啊,你接着穿你的将官军装,你看看你会不会被我们把脑袋割掉!”
  
  “一个败军之将从这里还装起来了!嘣了他!”
  
  “对,对,嘣了他!给兄弟们报仇!嘣了他!!”
  
  唐晨的这一番言论终于激起来了民愤,在场的所有狼巢的士兵都愤怒了,同仇敌忾的叫骂着,有人差不多就要动手了。
  
  这也就是王赢还在这里呢,不敢动,不然这群人冲上去撕碎唐晨的心都有了,唐晨面无惧sè。
  
  “但是自古以来,成王败寇,我们败了就是败了,我确实是不服气,但是我认命。”
  
  他这番话说的也是心里话“所以说,我是肯定不可能回去的,回去我们可能都没有好,至于林凡,他和的情况差不多,因为我们两个再开战的前一天晚上,在一起熬通宵来着,第二天也在偷懒,也算是逃过一劫,这里面他的人比我多一些,但是也没有剩下多少了,后面维龙横扫袁广的时候,他的机动旅,是重灾区,大半儿都让维龙收拾了,还被俘虏了不少,他是带队的旅长,回去也好不了。”
  
  “范培阳是我的心腹下属,我再哪儿,他就在哪儿,至于樊得钟,他虽然是做后勤保障的,也是属于将官,现在还在狼巢的,楠汐大营的高级别的将官,其实就剩下了我们四个了,所以我们四个才被推选为代表,想要找您谈谈,看看狼巢能不能收留,当然了,如果您能收留最好,我们肯定踏踏实实的跟着狼巢干,如果您不收留,我们也理解,大家也绝对不会乱来,不敢乱来,一切按照狼巢安排行动就是了。”
  
  唐晨一口气说了这么多,侧面的林凡看着唐晨说到这,从边上也叹了口气,继续道“其实说实话,当初战场上面的那个形式,我们都绝望了,我们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我们楠汐大营会在一瞬间变成那个样子,这里面确实也与我和唐晨有着直接的关系,不过也正是因为偷懒,我俩也算是捡回来了一条命,但是我们想留在狼巢的根本原因,不仅仅是因为我们失职,不敢回杜氏派系复命。”
  
  “还有很大的一部分的因素,那就是我们没有想到你真的能救我们,救我们所有的伤员,就冲着这一点,我敬佩您,其实当初唐晨向您求救的时候,我就在不远处看着,我觉得他疯了,居然求助于您,但是我同样也清楚,他女儿再他心里面的位置,他是实在没辙了,求助了无数士兵都没有人理会他了,他最后才会把目光看向与您的,我也是亲眼目睹,您再做了简单的思想斗争之后,下令救人,而且救的不是他一个人,是我们所有人,并且为了救我们这些伤号,架设起一道临时的防御掩体要与后面冲上来的维龙硬碰硬。”
  
  “要知道我们可是敌军啊,您为了敌军,能做到这一步,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显然,就当初那个情况,如果把我们丢在那里的话,没有人会管我们的,我们生死有命了,而且那个地段周边更是什么都没有,如果不能及时的得到医治救助的话,我们现在这些人,得有一多半儿,都得完蛋,我们也不可能指望维龙他们救我们的,维龙他们满门心思的都去抄我们的老巢总部了,可以说,您的及时救治,救了我们所有人。”
  
  说到这的时候,林凡的眼圈就红了“这得多大的气度,能做出来这样的事情,我亲眼看着您一面心痛狼巢损失,愤怒哀伤至极,另外一面,让人救我们这些敌军士兵,这些都是发自内心的肺腑情感,再那种环境下,是绝对不可能装出来的。”
  
  “其实这么多年了,外面关于您的传闻很多,大多是卑鄙无耻,yīn险狡诈,心黑手黑,无恶不作,把您描述的十分不耻,几乎所有恶毒的字眼都用在了你的身上,还说所有为你卖命,跟着你一起生死与共的兄弟,都是受了你的蒙蔽与蛊惑,可是你却从来不解释,不仅不解释,似乎还很享受这样的“臭名昭著。”这对你来说,似乎并没有什么好处吧?你为什么从来不解释呢?”
  
  林凡这一问,王赢很坦然的两手一摊“我有什么好解释的呢,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啊,所以说,我都这样了,你们还要投靠我,是不是有点太危险了,要不要再考虑考虑呢?以免吃亏上当受骗,再丢了性命啊!”
  
  王赢笑呵呵的开口,林凡从边上听完摇了摇头“其实我现在想想,应该是你的仇家太多,刻意抹黑你的人太多,并且势力太过于庞大,你根本没有办法解释,说的人太多了,百口莫辩吧,毕竟这个世界上太多的人,都是随波逐流,大家都在说什么,他们就信什么,再或者,你根本不屑于解释。”
  
  王赢摇了摇头,没有认可林凡的话,倒是也没有再说什么,周边突然之间有些安静,片刻之后,林凡跳过了这个话题。
  
  “其实说实话,开始的时候,我们也都是这样认为你的,一提到你,就与无恶不作的恶徒挂钩,我们很看不起你,至于你曾经做过的那些所谓的“大事”再我们看来,也不足挂齿,无非就是胆大心细,敢干,运气好而已,并没有什么值得让人忌惮的地方,这么多年了,我们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甚至于都在想,说不定你狼巢的这些受你蛊惑洗脑的人,哪天反应过来,迷途知返了,你们的狼巢就自然解体了,但是传闻终究是传闻,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感触为真!”(未完待续)

看网友对 第四千五百二十六章 失职的人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