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苗疆道事最新章节列表>> 南无袈裟理科佛新书 第六章 命里当有十八劫难

第六章 命里当有十八劫难

小说:苗疆道事     作者:南无袈裟理科佛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这野兽灰不溜丢,长得像大狗,不过身形矫健,一身油光水滑的皮毛,脖子上面的毛竖起来,嘴巴长又大,白森森的牙齿看着就瘆人,龙家岭村民家里养的那种土狗跟它根本就比不了。这东西一下子就冲到了距离我们十来米远的地方,整个身子朝下低伏,一双绿油油的眼眸子凝聚起来,有着骇人的凶光,我虽然看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感觉整个人就好像掉进了冰窟窿里。

六月份的野林子里面又湿又热,结果被这野兽盯着,我们一家人止不住地就打起了摆子来。

“我的娘唉,是狼!”瞧见这畜生,我爹的声音顿时就发颤儿了,他跟罗大屌爹撵山狗不一样,是个地地道道的赤脚医生,连家里的农活都差不多是我娘做的,像老人家摆古时说的那书生一样,哪里能够应付得了这个?说来也奇怪,这五姑娘山虽然大,但是狼却真的少,我爹来麻栗山这十多年,都没有遇到过,哪里想得到随随便便一句话,竟然还真的把那东西招了过来。

这一头灰狼停在我们前面不远,爪子刨着土,一脸凶光,喉咙里面发出了可怕的声音,那身子好像绷起来的弹簧,随时都有可能扑过来。

我爹这人其实胆儿并不大,龙家岭稍微凶一点儿的狗都不敢惹,何况是一头狼,不过这老婆孩子在旁边,他也只有硬着头皮,拿了一把柴刀挡在我们面前,而我娘也拿着一把柴刀,带着哭声喊道:“老陈,老陈,这可咋办啊?要不然我们两个挡着,让二蛋跑开去啊?”

我娘六神无主,而我也是被吓到了,搂着肩膀上那小猴子不知所措,而就在这个时候,从我们的身后又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嘶吼,我们下意识地扭过头去看,却瞧见又有两头身形稍微小一点的灰狼从我们的后路蹿了出来,直接将后路给堵上了。

还没有等我们瞧清楚那两头新出来的灰狼,接着只感觉身后一阵腥臭的风袭来,一扭头,却见前面那头大灰狼呼的一声,直接扑到了我爹面前。

我爹的jīng神本来就高度紧张,瞧见这一道黑影子扑来,下意识地就将那柴刀挥去。不过这一刀根本就没有砍到那头灰狼,这畜生是一种十分狡猾的动物,虚张声势地一扑,结果提前落下,瞧见我爹这边甩了个空,立刻一个腾身,竟然朝着我这边咬来,措不及防下,我一下子就被那狼给扑倒,一张腥臭的嘴巴几乎就凑到了我的面前来。

我摔倒在地,只感觉整个世界都变得又腥又臭,连用手挡的功夫都没有,就瞧见那白森森的牙齿朝我脖子咬来。

然而这个时候,在我肩膀上的胖妞,突然却跳到了那头灰狼的脑袋上面,唰地一下,伸爪去挠它的眼睛。

这小猴子别看没多大,但是爪子却硬得很,也不知道是咋回事,一下子就真挠到了这头狼的眼睛上,这畜生一甩脑袋,我也就暂时脱离了被咬死的危险。

这个时候的我也已经反应过来了,伸手去推它的身子,结果这头狼别看跟一条大狗般大小,但是却重的很,死沉死沉的,我还没有脱开,它就把那小猴子给甩开去了,再次低头下来欲咬我的脖子。

我整个人被熏得晕晕乎乎的,这时才真正感受到了死亡的可怕,也不晓得哭,心里头一百个念头,一千个念头,一万个念头,尽在想着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一声尖利的叫声如洪泉般爆发:“啊、啊……救命啊!”

就在我心头被死亡的恐惧所全部占据,慌不知所措,无可选择地只能无助面对之际,突然间我整个身子只感觉一轻,原先压在我身上的那条灰狼竟然整个儿被凭空托起,接着“砰”地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而遭受死亡恐惧过后,稍微缓过神来的我眼珠子跟着瞧过去的时候,却瞧见灰狼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又猛地爬了起来,整个身子绷得紧紧,一张腥臭的大嘴使劲儿地张着,对着空中一张缓缓燃烧、凭空飞舞的黄纸片儿,发出了一声凄厉到了极点的嚎叫声:“嗷……呜……”

而与之遥遥对应的,则是一道似远又似近,沧桑而空灵的声音在半空中遥遥响起,像是来自天际,又似是近在耳畔:“……若在鬼庙之中,山林之下,大疫之地,冢墓之閒,虎狼之薮,蛇蝮之处,守一不怠,众恶远迸……”

魂飞魄散的我本来被那灰狼嚎得浑身发麻,不过待听到那空灵之声时,不知为何,心中顿时竟变得一片安宁。

而那条狼,也并没有再朝这边扑过来,不但是它,就连另两头稍微小一点儿的野狼,也灰溜溜地跑到了它的身边,嘴里低嚎着,瑟瑟发抖。

微风一动,我才发现我的身旁,不知何时竟多出了一名脸sè冷峻,仙风道骨的老道士,一身青sè的袍子,头上挽着一个发髻,两鬓斑白,唇边有两缕规整的胡须垂落下来,一双手特别干净——我从来没有看过这么干净的手指,又长又白,比大姑娘的还要好看,像抽条儿的嫩芽茬子,玲珑剔透。

刚刚跟那野狼搏斗,我爹也是惊魂未定,待瞧见这青衣老道之时,我爹眼神之间,突然间变得无比激动:“道爷,道爷,您怎么会在这里,谢谢您救了我们全家的性命啊!”

那青衣老道一脸严肃,不过对着我爹的热情,还是勉强地挥了挥手,道:“我路过这里,搭一把手而已,小事一桩。”

我在旁边看着这青衣老道,心想看这这打扮,还有爹那态度,莫非我们这回进山过来,找的那个老道士就是他?

我小脑袋里面装不下太多的事情,不过就是好奇,刚才他到底是使了什么法子,竟然把那么凶恶的畜生给弄得凭空托起来,又是怎么突然一下就出现在了我们这里来的呢?

他跑得有这么快么,连声音都没有?

青衣老道此时却又淡淡地瞥了一眼那三头瑟瑟发抖的野狼,随后道了一句:“走啊,还留在这里干嘛,等着吃肉呢?”

那几条野狼似是能听懂人话一般,待听的老道此言之时,顿时一声呜咽,夹着尾巴,跑得不知要多快有多快。

我看见那几条野狼跑开,脸上顿时一急,忙拉住青衣老道的衣角喊道:“唉,别让它们跑啊,打死它们!”

青衣老道看了焦急的我一眼,竟然很认真地跟我解释起来:“上天有好生之德——每一条生命在这个世界上都是独一无二的,要懂得尊重,能不下死手,就不要下死手,这样子手才干净,心也干净。”

我看着他那一双干干净净的手,心里面不认可,说要是像你说的一样,那狼怎么又要吃我呢?

青衣老道原本冷峻的脸上竟露出了一丝笑容,说这狼要吃你,那是它的本性,因为不吃你它就要饿死了,不过你要打死它呢,是仇恨,跟生存没有关系——因为仇恨而生起来的杀戮,这就是人们心头上的魔性,要摒弃,这样子你以后才会活得安宁、痛快,心里面也没有挂碍……

我听得懵懵懂懂,感觉这老道士说的有那么一点道理,但是却又不知道道理在何处,一时间也不知再说些什么。

而这时,一旁我爹见那野狼跑了,心中稍安之后,走几步近距离来到老道面前,眼神之间激动盎然,指了指我,张口就要说话。

然而他还没讲呢,青衣老道已是一个手势打断了我爹,道:“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也知道你们此行来的目的是什么……”

随后,他摸了把胡子,目光如炬,望向我,一字一句:“这娃儿,印堂发黑,死气萦绕,五行犯水……更重要的是,命犯十八劫,最多活不过十八岁啊!”

喜欢《苗疆道事》吗?喜欢南无袈裟理科佛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章 命里当有十八劫难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