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89】出发

其实静昂英格这会儿已经反映过来了,无非是自己这个草根,不能进他们这些人的圈子,自己当初能做到这个封疆大吏,那自己就应该满足,也应该清楚,自己已经到头儿了,是自己的权力欲望野心,蒙蔽了自己的双眼,也是自己太过于贪心了,非要继续往上走,而且走的太狠,走的太冲,引起来了他们所有人的反感,而且,很明显的事情,那就是静昂英格和他们这些人是不一样的,如果静昂英格真的做了那个位置,一定会损害到他们的利益,对于他们来说,静昂英格是圈外人,他们不允许一个圈外人,骑到他们的头顶,最开始的时候,静昂英格没有动作,那就是他们几个当中出一个人,虽然彼此都有竞争,但是这些人的利益圈几乎一样,后来静昂英格半路杀出,他们开始的时候也没有当回事,觉得静昂英格没有底子,没有后台,不可能胜出的,他们也不相信静昂英格的财力,结果谁都没有想到静昂英格居然拿出来了这么多的钱,而且甚至于一开始很不待见静昂英格的西那瓦,都已经被静昂英格给说服买通了,这样一来,他们的危机感都来了,他们都是看不起静昂英格这种草根的,所以到了这个时候,他们所有人的目标都很统一,那就是要把静昂英格拉下水。

这几个人联起手来,再整个TAI国,除了握有军权的国王之外,外人都没有办法抵抗的,更别提静昂英格这样一个没有后台靠着自己上来的草根了,他们这几个人也是为了公平统一,所以干脆就一起实名举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消息,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势力,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渠道,大家汇总到一起,够一棍子把静昂英格打死,那就足够了,打死了静昂英格,剩下的,他们六个人当中,不管哪个都可以上,还和之前的规则一样,谁上去了,那就是谁是的本事。

说实话,开始的时候静昂英格也是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这么多年努力,终于到了这个位置了,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些人给予他的最后一击,居然再这里,静昂英格依旧单膝跪地,许久之后,他从边上起身,他与国王两个人对视了片刻,国王盯着静昂英格“你有没有什么想说,想解释的?关于你和赛亚松之间的事情,关于你和那个蔡汉龙之间的事情,还有关于你和西那瓦之间的事情,关于你行贿的事情。”

静昂英格摇了摇头,显然,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任何的解释,都没有作用了,他们都这么干了,那肯定不会给自己留任何还击余地,他无所谓的笑了起来,这一刻,他的心,已经死了,他没有像西那瓦那样嚎啕大叫,也没有表现出来任何恐惧,甚至于连话都没有说一句,他显得有些无奈,说实话,他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为这个国家做些事情,做些实事的,只可惜,造化弄人。国王等着静昂英格好久好久,他摇了摇头,无奈的长出了一口气,轻轻一挥手,外面的两个士兵就过来了。

静昂英格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领,转身就往外走,这两个士兵,也跟在了静昂英格的身后,静昂英格离开之后,国王盯着房间里面还剩下的这些人,他的眼神很是复杂,片刻之后,他从边上开口“把静昂英格和西那瓦的事情从头到脚查清楚,让纳哈去查,我今天给大家把话先说明白,如果是他做的,那他得承担责任,但是如果不是他做的,谁敢嫁祸与他,我决不轻饶,真是可惜了,哎…….”

静昂英格倒台的事情,再整个TAI国,瞬间就传开了,引发起来了轩然大波,毕竟静昂英格是这几年TAI国官场上冉冉升起的新星,而且他的口碑和名声都很好,突然之间就倒台了,那肯定是让所有人都不能理解的,纳哈是国王的亲信,他很认真的查办了静昂英格的案子,通敌,叛国,这些罪名都不存在,但是行贿,滥用职权的罪名,那也是落实了,而且,随着静昂英格倒台之后,整个清莱府的GUAN场,也发生了近乎洗牌似的人员调动,静昂英格的好几个亲信,包括他的司机,也全都被带走接受调查了,显然,想要把这个案子,很快时间内就了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不管如何,静昂英格,再也起不来了,他的仕途,也就到此为止了,至于那边新的继任人选,到底也还是从那六个人当中,选举出来的,其实这就是游戏规则,仅此而已,同样的,因为静昂英格的倒台,王赢再TAI国的靠山也彻底倒塌,王赢之前再泰国做的那些事情,也开始被重新调查,王赢的名字,再一次的上了泰国警方的通缉令,当然了,不仅仅只有王赢一个人,这一次,陪着王赢做伴儿的,还有蔡汉龙。

曼谷中央监狱是泰国的中央监狱。由内务部刑罚厅直接管理,集中关押全国的重刑犯,该监狱为封闭式监狱,犯人与监外不得有任何联系,犯人之间的接触也被严格禁止,监狱的防卫措施极其严密,号称“钢铁牢笼”,凡是进来的人,几乎都别想着再出去了,静昂英格,现在也被关押在这里,本来按照正常情况,静昂英格是不应该被关押在这里的,但是毕竟这一次把静昂英格拉下水的几个人,各个都是封疆大吏,所以稍微使用一些手段,就把静昂英格,给调到了这里,他们肯定不想静昂英格在出去。

中央监狱的规模很大,正方形的构造,先后一共八道大门,三道大门之后,剩下的五道大门,每一道大门,都代表着一个监区,所以中央监狱从外面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大正方形包着一个小点的正方形,再包着一个更小的正方形,里里外外一共八层,每一层都配备着每一层的守卫,每一层的围墙上面,也一直都有值班的岗哨,二十四小时兵的监视,再中央监狱外围,方圆五公里的位置,是一片禁行区,禁止任何的行人和车辆接近,而且周边一片坦途,连一颗大树都没有,视野也是十分的开阔。

中央监狱的所有犯人,每天都是要佩戴沉重的手铐脚镣,很少拿下来,现在静昂英格就在中央监狱,最里面的那一层当中,他自己被关押在一个几平米的小房子内,房间里面没有阳光,只有一张床,还有一个极小的卫生间,监狱的狱警似乎都知道静昂英格的身份,但是他们并没有给静昂英格任何的优厚待遇,和所有的犯人,都是一样的,这会儿,也是到了午饭时间,房间铁门外面被拉开了一扇小门,食物被送了进来,静昂英格抬头看了眼中午的食物,依旧是那硬邦邦的馒头,还有那些感觉已经馊掉了的烂菜叶子,他起身,有些吃力的走到了门口,他拿起来馒头,咬了一口,实在是难以下咽,但是静昂英格也是真的饿了,他强忍着,生生的吃下去了这个干硬干硬的馒头,他又看了眼边上的菜,他整个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静昂英格这么多年了,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罪,就单纯的这手铐脚铐,就得有三四十斤,这yīn冷潮湿的房间,一点点的阳光都没有,再加上现在这样的食物,他已经连续三天没有怎么吃东西了,他的身体状态,精神状态,其实都已经十分糟糕了,实在是太饿了,静昂英格也是受不了了,他还是把这已经馊了菜叶,夹了起来,吃到最里面的时候,那味道,实在是难受,他咬着牙,一口一口的往下吃。

很快,这些饭菜都被静昂英格吃完了,他靠在边上,看着自己吃光的东西,突然之间,他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抓住了自己的头发,抓着抓着,静昂英格突然之间叫吼了起来,这么多天了,这是他第一次发出声音,随着他的叫吼,他整个人用自己的脑袋,冲着门口的铁门上面“咣,咣,咣!”的连续就是三声,鲜血顺着他的额头就开始往下流,但是他依旧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还在疯狂的往上撞击,他像是疯了一样,不停的用自己的脑袋撞击铁门,很快,外面的狱警也听见了里面的动静,铁门被打开的时候,静昂英格已经满脸的鲜血了,好几个狱警冲进来就按住了静昂英格,控制他的自杀行为,但是静昂英格却不管不顾的越来越用力,眼看着铁门撞不到了,他也被按在地上了,静昂英格“啊”的一声大吼,抬头照着地上“咣!”的又是一声,这一下,是真的够用力的,边上的狱警都给吓着了,随着这一下,静昂英格整个人眼前一黑,瞬间晕厥了过去,这一下抡倒边上的狱警发慌了,毕竟犯人自杀的话,他们是要承担责任的,更别提现在要自杀的还不是普通人,是静昂英格,这几个狱警赶忙就把静昂英格给抬了起来“医护室,医护室!”他们叫吼着,就把静昂英格抬向了医护室。

中央监狱的医护室再第四层,虽然叫医护室,但是这里的面积十分的大,有很多很多的房间,设施那也是相当的齐全,绝对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小型的医院,昏迷的静昂英格被抬进来之后,大夫也赶忙都过来了,对于静昂英格这边,也都不敢松懈,他们赶忙开始给静昂英格做检查,里里外外不少人都是进进出出的,这会儿,一个很不起眼的小护士,站在门外面,目光不停的打量着房间里面,很快,她确定了静昂英格的身份,自己转身就进了卫生间,她从卫生间的抽水马桶盖子里面,拿出来了一个被密封好的手机,她扯开密封袋儿,拿起手机编辑了一条信息,直接就发出去了。

看网友对 【3689】出发 的精彩评论

没有评论

Leave a Reply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