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儒道至圣最新章节列表>> 永恒之火新书 第六十一章 一班

第六十一章 一班

小说:儒道至圣     作者:永恒之火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差役边走边道:“举人十人一班,一年一般收三个班。秀才五人一班,一年只有一个班。秀才和举人都可读三年,三年后必须离开。州文院每年会有一次举人考,凡是考到前五的,将入京城的景国学宫。那里不仅有本国的举子进士,还有他国来游学的举人进士,更有众圣世家的子弟。”

  方运一边听差役介绍,一边四处打量州文院。他之前只去过官员办公的地方,还是第一次来学舍区域。

  这里简直就是一座园林,小桥流水,长廊短亭,花香树茂,仿佛完全脱离世间的喧闹,回归自然的安宁。

  方运点点头,这才是读书的地方。

  两个人沿着鹅卵石路前行,绕过一座假山,看到一个圆拱门,上书“墨香”二字。

  “这就是墨香舍,是秀才一班的所在。”

  墨香舍是一个院子,院子中间有一座红顶凉亭,两侧是郁郁葱葱的草木,再向前就是一间很普通的屋子,黑瓦白墙。屋子的门敞开着,里面有桌椅和学子。

  走了几步,方运听到里面的学子正在说话。

  “先生,方运真的要来咱们班?我最喜欢他那首《岁暮》,直指朝堂诸公,大快人心。”

  “我最爱那《陋室铭》,已经挂在我的书房,每天早起和晚睡前都朗诵一遍,连我家娘子都会背了。”

  方运一愣,但想到古人结婚早,也就释然。

  “以后方运就是你们的同窗,他的才名已经传遍十国,你们五个人可不能因他是童生而轻视他。”

  “先生,你把我们当成书呆子吗?我们又不像柳子诚跟他有仇,结交他还来不及,怎会轻视他。”

  “书呆子才更敬重他,是吧,文呆。”

  “方运之才,胜我百倍,我自然无比敬重。”

  方运没想到还在门外就被人议论,走到门口后,轻咳一声。

  门开着,就见里面一个中年人和五个年轻人齐齐看过来。

  差役微微弯腰,道:“讲郎先生,诸位秀才,这位就是方案首。”

  “方运见过各位。”方运也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从十几岁到三十岁都有的六个人,年龄跨度太大。

  那五个秀才学生中有两个猛地从椅子上站起,笑着走过来。

  两个少年都身穿深蓝sè的秀才服,衣领处和袖口都绣着竹叶,和方运衣服上的柳叶有明显的区别。

  “方双甲,你总算来了!你那首《岁暮》写的太好了,实乃我读书人的楷模!我叫陆宇,和你同岁,也是十六。”陆宇眉清目秀,是一个娃娃脸,笑起来很喜气。

  一旁的小秀才道:“我叫宁志远,今年十七,我最喜欢你的《陋室铭》。”

  “陆兄,宁兄。”方运客气地拱手见礼。

  讲桌后面的老师和善地道:“我是州文院的讲郎,你以后叫我王先生即可。李云聪,你们三人也介绍一下吧,从今天起,你们就是同窗了。”

  一个浓眉青年站起来,他不苟言笑,向方运一抱拳道:“大源府李云聪,久仰大名。日后柳子诚为难你,算上我。”

  “谢过李兄。”

  另外两个人也一一介绍,一个叫杜书岱,有些古板,但言辞间毫不掩饰对方运的推崇。另一个叫汤善越,很普通的一个人,笑得很和善。

  这五个人是去年府试的前五,其中李云聪是秀才第一,在圣元大陆称之为茂才。

  方运记住五个的名字,感觉这五个人都不错,没有一个人因为他的文名大而不服气或质疑,都是真心称赞,这才是十国最正常的文人。

  李云聪三人年纪较大,所以不怎么主动,而陆宇和宁志远则对方运非常感兴趣,也不管王先生在那里,主动问方运一些事情。

  王先生倒不介意,示意他们继续说。

  方运没办法,只好耐心地回答陆宇和宁志远这两个追星族。

  李云聪和王先生四人虽然不开口,但对方运的事情很感兴趣,听得津津有味,一点没有上课的样子。

  几个人稍微熟悉了,宁志远充满期待地问:“我们都听到雷鸣圣音,也听到半圣说你有大才,过了圣选,可我们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能说说经过吗?”

  方运无奈地看了一眼王先生,王先生道:“你别看我,继续说,我也想听。”

  众人齐笑。

  方运发觉这个班和普通蒙学完全不一样,气氛非常轻松,毕竟府试前五的秀才以后中举的机会很大,将来就和王先生平起平坐,王先生自然不会处处摆出一副老师的架子。

  方运慢慢把请圣选的经过说了一遍。

  说到卫院君请求半圣考方运圣道大义的时候,六个人全都愤怒,最后说到李文鹰杀死卫院君的时候,所有人都说杀得好,连王先生都不例外。

  等方运说完,李云聪冷哼一声,道:“方运你一定小心,大源府士族都知道柳子诚的恶名,你现在有半圣关注,又有神秘老师,他不会动你,一旦你出一点问题,他必然会痛下杀手。幸好你得罪的是柳子诚,要是得罪柳子智,恐怕已经死了。他们柳家老的老少的少,一个比一个心狠手辣。”

  “谢李兄提醒。”方运道。

  陆宇道:“他大哥柳子智虽然果断狠辣,但几乎没有太多的恶名,并不会去做下流事。柳子诚就不一样了,什么卑鄙的事都干的出来。”

  方运点点头。

  方运说了一个多小时,王先生让众人休息一刻,然后离开。不多时,王先生又走了回来,说是继续教课。

  方运本以为会和族学一样换不同的老师讲,可仔细一想,这位王先生是举人,江州一年也不过出三四十个举人,不会有太多举人愿意教学生。

  王先生这堂课要讲经义,怕方运听不懂,就问了方运一些有关经义的问题。

  方运几乎看遍了所有的经义教材,理论比在场所有秀才都扎实,甚至不弱于举人,回答得头头是道。

  王先生一开始只问基础的,可最后却问了一些连秀才都难以回答的问题,方运都能答出来。

  五个秀才同窗像看妖怪似的看着方运,他们都是从童生到秀才一步一步走过来的,最清楚其中的艰辛。

  陆宇低声道:“他对经义的掌握比我们都不差,这说明他现在至少能中秀才,就算府试考中前十都不成问题。”

  “县试结束离现在还不到一个月,他竟然学到了这么多,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生而知之?”

  王先生越问越高兴,笑道:“好!坐,你请圣言是童生天下第一,诗词也是童生天下第一,这经义就算是得丙下,也能中秀才。更何况你现在的经义最少可得丙上。我就不用特意为你而改变教课内容,至于以后教的策论部分,你可不听,用来自学经义,等考中秀才后再学策论不迟。”

  接下来,王先生开始以去年州试的一道经义题“自靖人自献于先王”为例,开始教这些人怎么写经义。

  方运知道“自靖,人自献于先王”这句话语出《尚书微子》,直译是:自己决定。每个人要对先王做出贡献。《微子》这一章是说商纣王的长兄微子向父师和水师两人求教,殷商将亡他该怎么办,最后微子选择了逃跑,商朝灭亡后,微子被周武王宽恕,成为宋国的第一位国君。

  方运仔细听王先生的讲解,发现王先生在理论方面还不如那些写经义指导书籍的人,但在举例和细节方面要胜过,毕竟一本书能说的有限,而王先生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剖析完这道经义题,王先生让六个人用自己的方式破题,最后把试卷教上去,王先生一一为众人点评。

  方运前些日子一直在练破题,现在已经小有所得。

  王先生点评完前面五人的破题,低头念着方运的试卷:“君子之去就死生,其志在天下国家而不在一身。故其死者非沽名,其生者非避祸,而引身以求去者……”

  读完不过几百字的破题,王先生抬头看着方运,许久不语。

  一旁的秀才也个个目露惊sè。

  一直沉默寡言的李云聪终于忍不住,问:“方运,你真是童生?不是进士?”

  “不至于吧?”方运没想到这些人反应这么大。

  王先生长叹一声,道:“看来真有人生而知之。不论其他,只论破题,乃甲等之姿,一州解元之才。”

  方运道:“先生谬贊,我这些天一直在学习经义,又得本县县尊蔡大人指点数天,所以灵光闪现,偶得一篇而已。若是连出四五个题目让我破,我一定会昏头昏脑。”

  “说的也是。不过现在我放心了,经义浩瀚,破题为首,哪怕你是偶得佳篇,已然证明你不仅有诗词之才,亦有经义之才。想起你方才说过的对卫院君的定罪之语,你的策论必然不凡。这样我就放心了,五年之内,你必中进士!”

  其余秀才连连点头,他们真是被方运这个破题惊住了。

  方运倒没有得意,只是感叹这些天每天只睡两个小时没浪费,王先生既然这么说,就说明自己在经义方面终于正式入门,之后就是要不断磨练,不用再担心自己能力不足。

  方运道:“或许是雷鸣圣音之故。”

  。

  。

  起点会有一些屏蔽词,有的被星号替换,有的被直接抹除,我事后修改只能用同音字代替或用标点隔开,实在是无奈之举。因为系统关系,有的修改后不会更新,特此向各位读者道歉,同时感谢指出笔误的各位,我都会一一改正。

  

喜欢《儒道至圣》吗?喜欢永恒之火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六十一章 一班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