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辉煌岁月>>三修奇仙最新章节列表>> 泛东流新书 第七章 心之所善,九死未悔(上)

第七章 心之所善,九死未悔(上)

小说:三修奇仙     作者:泛东流    发布时间:2014年8月8日
选择背景色: 黄橙 洋红 淡粉 水蓝 草绿 选择字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选择字体大小: 恢复默认

  “九窍石!”

  “它怎么跑我脑子里来了?”

  宁风以手捂口,就怕自个儿一不留神,惊叫了出来。

  在这一片混乱情况下,他的动作倒是半点不扎眼。

  在魂境崩溃,奇光漩涡坍塌的一瞬间,宁风脑子里就凭空出现了一块淡紫sè,有九窍的石头。

  这块石头他再熟悉不过了,魂境中足足佩戴了十几年,怎么丢也丢不掉的恋家货。

  “难道……”

  “是了,一定是这样!”

  宁风恍然大悟,魂境中留下的最后疑云,豁然散尽。

  “魂境中那些老家伙们,还有他们代表着的天意,想留下的怕未必是我吧?”

  “而是——它!”

  “九窍石在,魂境就在;九窍石随我而去,魂境不存。”

  “怪不得了。”

  宁风这会儿身边都是惊慌失措的少年们,毕竟上面那些高高在上神仙一样的太阳神宫各峰山主都跟见了鬼似的,也怪不得他们如此。

  看到他们,宁风又想起一事。

  “对了,我的经历,跟他们截然不同,定然也跟这块九窍石有关。”

  “当然不同了。他们是去经历魂境考验,我是去夺人根基,把人命根子都给打包带走了,这待遇能一样吗?”

  宁风忍了又忍,才克制住没有让笑容浮现出来。

  “只是……,为什么选我?”

  “万年以降,进出魂境者不知凡几,为什么会选我?”

  “还有,这块九窍石,它到底是什么?”

  宁风又想起该死的九连环,感觉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疑云伸了一个懒腰,又重新笼罩下来。

  “总会知道的。”

  想不通,只好暂时放下,他想不放下也不成,宫殿之中,轩然大波!

  “申不疑,拜见老祖!”

  当代太阳神宫掌教,白袍老者申不疑,冲着上首塑像,行跪拜大礼。

  申不疑后,剩下的八峰山主,同样大礼参拜。

  “咦?!”

  宁风眼睛瞪大,惊讶地看着眼前一幕。

  申不疑等人面前塑像罗列,无不高达数丈,整座宫殿周遭更是浮雕无数,或呈龙蛇,或显神魔,皆是辉煌正大,堂堂之气。

  无论是塑像还是浮雕,在魂境消失,宫殿剧震的一瞬间,“刷”地一下,如太阳光在其中流淌,一一亮了起来。

  亮起的不仅仅是光,还有神,恍若一瞬间,这些本当只是装饰的东西,一下子有了生命,带出了神韵。

  最引人注目的,是三尊高大的塑像。

  三尊塑像的头部大放光明,仿佛各自擒拿下来一颗太阳,化作冠冕带到了头上一般。

  申不疑等人,大礼参拜的,就是他们。

  “让开!”

  三尊塑像中居左的那尊开口,宫殿剧震,申不疑等人慌忙退开。

  “咔嚓咔嚓~~”

  众目睽睽之下,塑像动了。

  它抬起一只脚,一步踏下,宫殿为之**,不堪重负。

  再抬起一脚,跟上,然后……

  “轰~~”

  高达数丈,通体赤铜,重达万钧的塑像,它推金山,倒玉柱——好吧,其实就是左脚绊右脚——轰然倒地。

  “我去……”

  宁风有整个世界都崩溃了的感觉。

  太阳神宫掌教都要跪拜的存在,就这么绊倒了……绊倒了……

  看到这一幕,申不疑等人反应迅捷,一个个抬头望天,仿佛头顶不是枯竭的宫殿穹顶,而是什么白云苍狗壮美长空似的。

  “哼!”

  一声冷哼炸开,偌大铜像四分五裂,每一块碎裂开来的赤铜在空中就溶解、湮灭,化光而散。

  下一刻,一个同样高达数丈,通体纯由太阳光凝成的巨人,一步迈出,伸手抓向魂境消失的地方。

  “厉害!”

  “这肯定是修炼到高深境界的太阳法。”

  “……”

  少年七嘴八舌,震惊羡慕,宁风屏住呼吸,双手不由攥成了拳头。

  “刷刷刷~”

  凝光现身的太阳神宫老祖手掌间,有无数道光在来回穿梭,编织成了光的罗网,笼罩住一切,纤尘都不能逃。

  “他会发现吗?”

  宁风忐忑,脑子里那块九窍石要是被发现,他乐子就大了。

  “掌教真人,诸峰山主,还有从来没有听说过的神宫老祖……,这阵仗太大了,完全扛不住啊。”

  “魂境竟然这么重要……”

  神宫老祖的神光罗网探查持续了不到一个呼吸时间,宁风却觉得一辈子都没有这长。

  好不容易神宫老祖收手了,宁风心都提到嗓子眼儿,他老人家竟然沉吟不语……

  “……您老倒是说话啊。”

  宁风嘴角抽搐,索性眼睛一闭,不去看他,爱怎样就怎样吧。

  “魂境万年,神宫弟子,皆出磨砺,然世上终无亘古永恒,没了,便就没了吧。”

  与之前那声“让开”如出一辙,当是老祖声音。

  “魂境,寿终了。”

  宁风还是闭着眼睛,听了这结论,松了口气之余,腹诽道:“那倒未必。”

  这个时候,申不疑的声音响起:“老祖,那三年之后的魂境磨砺,洗神劫……”

  “不疑!”

  老祖声音转厉,“你是我太阳神宫,当代掌教。”

  “是。”

  “天下魂境,又不止一处。”

  “嗯?”

  宁风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了,睁开眼睛望过去。

  “这好像话里有话啊。”

  这么想的可不仅是他一人,申不疑若有所思,再问:“老祖,若对方不肯商榷,无法求取,如何?”

  “尽可夺来!”

  神宫老祖摆了摆手,好像在随口说一件不足挂齿的小事。

  话说完,他纯由太阳光凝成的身躯猛地向内坍塌,光芒万丈,一轮太阳高悬而起,下一刻化光而散。

  光风过处,偌大宫殿恍若春风吹拂,和煦温暖。

  “不疑谨尊老祖谕令。”

  “恭送老祖。”

  申不疑脸上似乎带着笑容,其余诸峰山主,亦含笑行礼。

  宫殿中的少年们,无论是宁风所在的这三十人,还是后续茫然清醒的七十个,尽数目瞪口呆,犹自沉浸在刚才所见一幕里。

  “霸道。”

  “太阳神宫,真是霸道的可以。”

  “嘿,尽可夺来,这四个字说得轻描淡写,底气不是一般的足。”

  宁风放下担心事后,开始与有荣焉,自家的确是进了一个了不得的宗门。

  恭送了神宫老祖离去后,那些游走点亮整座宫殿的太阳光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然隐没,申不疑等人低声在商量着什么。

  好一会儿,他们才反应过来,申不疑向着少年人们摆了摆手,道:“通过洗神劫者,带至偏殿,暂且安顿。”

  “未过者,送去外门,去留两便。”

  掌教真人说完,自有人带着宁风等人离开。

  且不说那些未曾通过,又昏迷到最后弄不清楚情况者如丧考妣,就是宁风身边那些人,脸sè也大都不怎么好,一步三回头,怎一个失望落寞了得。

  一直到他们离开宫殿,申不疑等人都还在谈着什么,没有注意到少年们的殷切目光。

  “哎,族里在神宫的老人说,往年掌教真人不是都会分别接见先行度过洗神劫的弟子,面授机宜,赏赐宝物的吗?”

  “是啊是啊,听说不仅是掌教,还有各峰山主也会提点、赏赐准备收入门下的。”

  “真倒霉,一定是魂境寿终,他们没心思了……”

  “倒霉……”

  出了宫殿,没了约束,那几位当先出魂境者唉声叹气,原本期待落空,同代领先的优越感更是不用提了。

  “原来是这样……”

  宁风看着他们斗败公鸡的样子很是想笑。

  他倒是没损失,反正表面看来,他就是一个吊车尾。

  行至偏殿,一众少年入内。

  偏殿里倒是没有什么装饰,地上铺陈着丈许见方的赤铜砖,零散数十个蒲团随意地拜访在上面。

  偏殿的顶部还有四面,悬挂着十余个灯盏,每个灯盏上镶嵌一块光石,在不住地散发着阳光般的光亮。

  没了优越感的少年们也无心去论什么座次,大家随便坐下,一开始还互相攀谈,后面无不沉默下来,默默地消化魂境中经历,先前震撼一幕。

  宁风寻了一个角落座下,没有特意往陈昔微那边靠,脑子里的九窍石让他心始终悬着,不知祸福。

  刚一在蒲团上坐定,他两手上翻,自然而然地就摆出五心朝天的姿势。这不是有意的,实在是外门三年锻炼,身体已经形成本能。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宁风闭上眼睛,不住地想着九窍石的模样,心声发问。

  他能感觉到,盘踞在其脑海中不可知之地的九窍石颤动了一下,似乎是在回应。

  “嘿,把你挂在脖子上十几年了,现在这样还真冷不丁有些不习惯。”

  宁风随口说着,本也没指望九窍石会做出什么回应,不曾想话音刚落,意外就出现了。

  他掌心朝上搁在膝盖上的手掌猛地一沉,好像被什么东西压住了一样。

  “……不是吧?!”

  宁风心里面咯噔一下,连忙睁开眼睛。

  只见得,一块淡紫sè的圆形石头,上面布着九个孔窍,就这么静静地躺在他掌心上。

  “惨了……”

  宁风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叫起了撞天屈,“我就是随口一说,你不用这么听话吧。”

  他觉得脖子僵硬得跟落枕了一样,艰难地抬起来。

  隔着七八个蒲团位置,陈昔微也正好望过来,目光碰个正着。

  然后,她下巴一挑,别过头去。

  附近,数个围拢着陈昔微的少年察觉到他们目光交流,各种不善地冲着宁风瞪过来。

  “呃~”

  宁风看看他们,再低头看看掌心九窍石,瞬间无视了那些人。

  “看他们的样子,嗯,情绪稳定。”

  “这么说,他们看不见你,对吧?”

  九窍石默默不语,只有那温润的感觉,透过掌心传递过来。

  宁风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将心神集中到掌心,集中到九窍石上……

  

喜欢《三修奇仙》吗?喜欢泛东流吗?喜欢就用力顶一下吧!

看网友对 第七章 心之所善,九死未悔(上) 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