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2章 选择

查斯坦身子一震,又惊又骇地问道:“张大人的意思是……”

张九维悠悠一笑,向前倾了倾身子,凑近查斯坦,低声说道:“只要查将军死了,所有的问题,都会迎刃而解,风军会退兵,京城会安然无恙,陛下亦可高枕无忧,”

只一瞬间,查斯坦的脸sè就变得煞白,他难以置信地瞪大眼睛,结结巴巴道:“张……张大人,你……你……”

张九维笑了笑,不紧不慢的从袖口中抽出两张书信,一并放在方桌上,推到查斯坦的近前,

他先是轻轻敲了敲左手边的书信,说道:“查将军打开看看吧,”

查斯坦看着张九维,过了好一会,他的目光才慢慢落到张九维推过来的书信上,他颤巍巍地伸出手,拿起书信,打开,低头细看,这哪里是什么书信,而是皇帝手谕,

他坐在铺垫上的身子险些瘫软在地,难以置信地说道:“张大人,这……这……”

“查将军有什么话,等把陛下手谕看完之后再说,”张九维端起茶杯,放到唇边,提鼻子闻了闻,又把茶杯放下了,

早知道这偌大的查府连点上好的茶叶都没有,他自己顺便带点过来好了,

这份手谕当中,长孙伯昊历数查斯坦的罪状,什么治军不严,疏于管理,玩忽职守,中饱私囊等等,光是这些罪名就够要查斯坦的命了,可这还不算完,接下来还有更重的罪名,欺压百姓,掠夺钱财,以及数次在战场上不战而败,临阵脱逃,给本方造成的损失难以估量,

在手谕的最后,长孙伯昊给查斯坦定了性,罪无可恕,罄竹难书,当满门抄斩,以儆效尤,

看过这份手谕,查斯坦瘫坐在铺垫上,瞠目结舌,彻底傻眼了,

啪、啪、啪,查斯坦看完手谕的反应,完全在张九维的预料之中,

他抬手在查斯坦面前连打了三个响指,让他回神,而后,他又轻轻敲了敲右手边的书信,说道:“查将军,我想,这个你更应该过目一下,”

此时此刻,查斯坦的脑子都是麻木的,他知道自己罪责难逃,不过心里还抱着几分侥幸的心理,

前几日在朝堂上,冠玉等大臣联手为他求情,陛下也打消了问责他的打算,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平安度过了这一难关,可是,长孙伯昊的这份手谕,彻底打碎了他心底的希望,

按照张九维的意思,他机械性地又拿起另一份书信,打开,这依旧是一封皇帝手谕,而这封手谕,与上一封完全不同,

其中不仅表彰了查斯坦的生前的功绩,还表彰了他死后的功绩,把他的死,定位成为国捐躯,杀身成仁,追封他为忠义伯,赐忠烈将军号,查斯坦的嫡长子,亦可世袭伯爵位,

两份手谕,相同的结果,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虽然最后都是一死,但第一封手谕,查斯坦是因罪被处死,是罪有应得,死不足惜,最为关键的是,还要连累家人,被满门抄斩,而第二封手谕,查斯坦的死是杀身成仁,为国捐躯,大义殉国,不仅家人不会被株连,还能获得世袭的伯爵爵位,

张九维看着一脸呆相的查斯坦,说道:“陛下的两封手谕,查将军都看清楚了吧,陛下是何用意,我想,查将军应该更加清楚吧,”

说话之间,他把两份手谕从查斯坦的手中慢慢抽出来,仔仔细细的叠好,重新揣回到自己的袖口当中,

“查将军不让陛下难做,陛下自然不会亏待查将军,更不会亏待查将军的家人,反之,查将军为难陛下,不仅查将军自己要遭殃,连带着,全家都会被株连,查将军究竟是对陛下心存善念,还是暗藏歹意,这,并不难选吧,”张九维把该说的话说完,站起身形,还慢条斯理地弹了弹衣袖,

“张大人,末将……”查斯坦眼圈湿红,眼巴巴地看着张九维,眼神中充满了求助和哀sè,但凡有一线生机,但凡还有一条生路,谁会愿意选择去死,何况还是查斯坦这样的人,

“陛下现在杀不了查将军,查将军心知肚明,但查将军不死,风军不会退,陛下也吃不香甜,睡不安稳,老夫还是那句话,咱们这些做臣子的,理应为陛下分忧解难,而不是让陛下为难,查将军好好想一想,老夫告退,”说着话,张九维向查斯坦拱手施了一礼,转身向外走去,

没等查斯坦回过神来,张九维恍然又想起什么,他停下脚步,回头说道:“对了,查将军不能让陛下久等,最迟明日早上,陛下就要知道结果,”

查斯坦闻言,嘴巴动了动,刚要说话,张九维向他摆摆手,说道:“查将军不必送了,老夫自己走就好,”说完,他推开房门,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看着空荡荡的门外,查斯坦呆呆地坐在铺垫上,久久都是目光呆滞,一动不动,

陛下给了他两个选择,其实,又什么选择都没他,只给他指了一条路,死路,fRDo

两份手谕,同一个结果,古往今来,能做到如此手腕者,屈指可数,但确切的说,这个手腕,并不是长孙伯昊玩出来的,而是搅屎棍张九维在操控,

这一宿,风军于天京南郊展开操练,喊杀声阵阵,城内,很多人都是彻夜未眠,其中便有查斯坦一个,

翌日早上,查斯坦很平静地在府内吃完早饭,而后回了自己的书房,当有家丁去书房找他的时候,才猛然发现,查斯坦早已吊死在书房的横梁下,连身子都已经僵硬了,

查斯坦的自尽身亡,在天京城内可是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很多宁南百姓都冀望于十三军团能再创造出一个奇迹,再次重创风军,结果,人们的期许还未来得及实现,查斯坦就在自家自杀了,

还没等朝廷有何举动,yīn谋论的调调已经在军中和民间传扬开来,

身为一军统帅,堂堂的军团长,如果不是受迫于无法承受的压力,又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在家中自尽呢,而能给军团长制造压力的人,除了皇帝,还能有谁,

皇帝表面上不向风军屈服,当朝许诺,不问罪查斯坦,而实际上,皇帝还是打骨子里畏惧风军,最后使用了见不得光的手段逼死查斯坦,以此来确保他自己的太平无事,

虽说yīn谋论的调调都是一些捕风捉影的言论,谁都无法去证实,但与实际的情况也八九不离十,

宁南朝廷还未对查斯坦的自尽做出相应之举措,长孙伯昊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令人到查府,带走了查斯坦的尸体,并着人送给城外的风军,

另一边,他又下旨,表彰查斯坦的功绩,并赐予他一系列的追封,基本上,手谕中有写到的内容,他也都有做到,

如果说查斯坦的自尽,人们还只是捕风捉影的说其中有yīn谋,那么,等长孙伯昊把查斯坦的尸首送给风军之后,yīn谋论便已基本成为了定论,

不管是军方,还是民众,甚至连朝中的大臣们都认定,查斯坦就是被皇帝活活逼死的,

这样的结果,可以说让所有人都对长孙伯昊大失所望,

宁南并不缺少忠义之士,更不缺少甘愿为国玉碎的死士,他们不怕死,也可以随时去赴死,但起码要死的有价值,要死的有意义,可是,为了这么一个贪生怕死,不惜以牺牲臣子性命为代价,换取自己苟且偷生的皇帝去死,他们不愿意,

冠玉等大臣那么反对长孙伯昊现在就处死查斯坦,原因就在这里,查斯坦不该死吗,他太该死了,哪怕死一百个来回,都没人会为他喊一句冤,

但什么时候都可以杀他,唯独在风军兵临城下的时候不能杀他,这个时候,皇帝必须得挺直腰杆,顶住压力,必须得表现出一国之君该有的骨气与尊严,也只有这样,皇帝才能博得天下人的爱戴,让人们心甘情愿的为皇帝去作战,为皇帝去赴死,

可长孙伯昊不仅逼死了查斯坦,还厚颜无耻的把他的尸身送给风军,去献媚,去邀功,去保自己的平安,如此皇帝,如何能恩不让人失望,又如何能不让人心寒,

得知陛下要把查斯坦的尸体送到城外,冠玉第一时间就派人前去阻拦,可最后还是慢了一步,长孙伯昊派出的使臣已经出城,进入风营,

手下人回府禀报,知道这个结果之后,冠玉忍不住在心中哀叹一声,完了,大事去矣,昊天千百年的基业,毁于一旦,

此时此刻,想来冠玉的心中应该是充满悔恨的,后悔当初未能辅佐大皇子长孙伯渊,而辅佐了一个看似仁义,实则却自私自利的二皇子长孙伯昊,

长孙伯昊的自私,并不是从现在才表现出来,早在皇室战争爆发的时候,他就已经表现出来了,如果他真是一个大度、大义之人,宁南国内,根本就不会有这一场内耗无数的皇室战争,

与如丧考妣的冠玉相比,风军众将可是喜出望外,

得知宁南使臣把查斯坦的尸体带到了己方大营,原本坐在铺垫上的孟秋晨一下子蹦了起来,满脸的惊喜之sè,对上官秀激动地说道:“殿下,大事成矣,”

上官秀也是仰面大笑,对长孙伯渊说道:“人人都说,二皇子贤德,现在看来,所谓的贤德,也只是装出来的贤德罢了,”

长孙伯渊冷笑出声,嘲讽道:“贤德,这简直就是个笑话,”

别人不了解长孙伯昊,他又哪能不了解长孙伯昊,如果再让他做个几年皇帝,他或许真会变得贤德,但他现在刚刚登基,帝位未稳,对周遭的一切都异常敏感,本性便自然而然的逐渐暴露出来,

他嗤笑道:“为了坐稳他刚刚得到的皇位,别说牺牲一个查斯坦,哪怕牺牲掉再多的人,他也会连犹豫都不犹豫,”

上官秀抚掌而笑,说道:“接下来,伯渊兄一雪前耻的机会终于来了,”

长孙伯渊眼中闪过一抹幽光,拳头也下意识地慢慢握紧,自己无法得到的皇位,长孙伯昊也别想在上面坐得安稳,

上官秀向孟秋晨点点头,说道:“烦劳军师,去接见长孙伯昊的使臣吧,”

“是,殿下,”孟秋晨拱手应道,

“对了,”上官秀补充道:“接收查斯坦的尸体之后,于天京城前,以重礼厚葬,”

孟秋晨先是愣了愣,而后慧心的一笑,说道:“微臣明白,殿下尽管放心,”

“嗯,军师去吧,”

在长孙伯昊哪里弃如敝履的查斯坦,被移交到风军这边却要厚葬,这个攻心之策用得太厉害了,林奕暗暗叹息,上官秀都算计到了骨子渣子里,查斯坦生前被他所利用,连他死后,他还要继续利用,

风人的手腕,歹毒吗,很歹毒,高明吗,也着实高明,

看网友对 第1322章 选择 的精彩评论

评论已关闭。